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三国同人现代AU】君室臣家(曹荀 玄亮 策瑜)

【番外二】请问,翻掉的醋坛子是你的吗?(这就是个七年之痒的极度OOC的故事)

预警:人物OOC,自我放飞的泥石流画风,确定能忍受再看

(中)

男人之间牢不可破的亲密友谊总是可以来得十分诡异清奇。

就好比玄德与法正,从前脚玄德还在心里琢磨着早晚找个理由把这个上头新派来的挤走到二人在整个警局形影不离过从甚密,只隔了一声哈雷摩托发动机的轰鸣。

法正是上头派给玄德这边缉毒组的专业顾问,听说是国外哪个光读就要舌头打结的犯罪学博士,专门研究毒品犯罪,之前一直在西川局。玄德就想不清楚,西川局富得流油,待遇好工资高,一言不合就组织旅游,他到底哪根筋不通非要到自己这个累死累活还没五铢钱的地方。总之,玄德不喜欢这种泡在糖水里还非要体验体验人间疾苦的角色,尤其还配上这个花哨到骚气的学历。

看朕三天之内不把这个书呆子挤兑走。玄德从内网里调出法正的照片,端起大茶缸就是一口。

结果某“书呆子”真的来了,哈雷的轰鸣差点没把很有些年头的警局大门震塌。法正见玄德第一句就指着门口被擦得晶晶亮的座驾:“这是我的车,我每天骑这个上下班。”

“所以?”玄德整个眼珠子都黏在车上,完全没跟上节奏。

“您要是嫌弃它讨厌可以直说。西川局老大刘璋就不许我骑,说每天这样上班有碍观瞻不够庄重,所以我就申请了调职。”法正道。

“这能叫有碍观瞻?!”玄德眼睛都要绿了。他痛心疾首的想起自己多么喜欢这能在大路小径上奔腾嚎叫的野兽,然而刚和孔明提及想要入手一辆的意愿,便被孔明一脸正色义正辞严的教育了一顿关于正常汽车铁包身而摩托却是身包铁,其中还夹杂了数个因摩托危险驾驶而死于非命有名有姓的生动案例。秉持着家中大事听自己小事听孔明的中心思想,自认为一家之主的玄德便再也没敢提一句这种“小事”。

没被当成怪胎的法正还没习惯这等待遇,突然生出一股惺惺相惜的感动,道:“除了这个,我还喜欢狗,藏獒那种,还有漂亮衣服——在西川他们都嘲笑我……”

“我也喜欢!”知音哪!这个法正是给他定做的吧!玄德仗着手长与迷之来源的自来熟,一把勾住法正脖子:“兄弟,车能借我出去溜一圈吗?咱今天下班后出去烧烤摊喝酒,我请你。”

“没问题!廉价冰啤加肉串,有了这个,天王老子让给我都不干。”

于是,玄德就和法正一瞬间达成了统一战线,局里同出同入,当发现法正专业知识真的相当过硬,不拘泥不矫情满脑子损人利己的坏点子简直更是意外之喜。两人每天狼狈为奸,在工作之余偷着飙飙车,琢磨琢磨各大品牌的当季新款,三不五时互相交换一些不可描述的小视频种子,日子过得不亦乐乎。

 

 

“大哥,你这段和咱们顾问走得也太近了吧。”张飞拿着个哑铃晃晃悠悠走过来,一边训练着肱二头肌一边意味深长满脸八卦。

玄德一瞥眼看隔壁桌的法正手拿手机明目张胆上班刷摩托越野公开赛,两脚架在闲置的小板凳上,身下椅子以一种奇异的平衡单腿着地,整个人一晃一晃。应该没听见……但玄德感觉自己怎么就不信呢?

他使眼色瞪张飞,明明啥都没干却感觉做鬼似的压着嗓子回话:“别胡说八道!你们一个个的,当初刚认识孔明的时候,也神神叨叨说我跟人走得太近了,碍着你们哪了……”

“那代表翼德的眼睛是雪亮的,人家说的对啊,你现在可不跟人很近?”简雍也不知道从哪突然钻出来,压住玄德的椅背,贱贱加上一句“非常近——咳咳,负距离的那种……”

“我去你二大爷——”玄德刚抬手要一巴掌拍过去,忽听见窗外一阵骚动,剧里新进少男少女的尖叫声撕破了办公室里老干部喝茶的静谧。忽然耳边一声椅子腿砸地的巨响,只见法正一手紧扣桌案,一手还死命把手机护在胸前,显然是被这阵仗吓得装逼失败,差点倒扣着摔下被一直摧残着的座椅。

能把满局玄德的人变成别人家疯狂小粉丝的,也只有一人了。这气势,这颜值,这风度,一定是霸道总裁和迪士尼王子的合体!

孔明在熟悉的簇拥下轻车熟路往玄德这边办公室走来,门前守卫形同虚设。他推门而入,到玄德正前方时转个了身,向赵云那边走去,这使站起身张开嘴准备打招呼的玄德一时之间十分尴尬。

玄德望着孔明的背影,听他清清嗓子,周围喧闹的迷弟迷妹立刻安静下来,等着他开口。孔明倒十分习以为常,与赵云笑着拍拍肩,道:“子龙,今天带我新收的小徒弟来看守所认认门,听说你在,也带过来叫你认识认识。他专攻刑辩,以后如果出现场见到了,你也帮着照顾照顾。”说着拉过身后一人的手,让他站到自己身边,这对于素不爱身体接触的孔明来说,显得格外亲密。“来,伯约,这是我大学时候的学长,赵云……”

到此时玄德才发现孔明身后还跟着一个人,一个十分年轻的年轻人,看不清正脸,但远瞧着个子挺高,身材挺好,也穿着西装,却是浅色,与孔明沉稳的纯黑三件套相比活泼许多。

他被孔明拉着手,顿时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低头,却没有往后退半步。玄德用自己作为孔明“主攻”的尊严打赌,这个臭小子的嘴绝对乐得和皮鞋底炸线一样——是的,此时此刻,你还指望一个醋海翻天连对方说什么都听不见了的中年老男人有什么样稍许体面些的形容词?

玄德正腹诽心谤脑中跑满弹幕之时,人群簇拥着孔明已出了门,喧闹也如潮水一般褪去。

不知何时,法正已蹭到了玄德身边:“玄德,这位……谁?”

“我家小祖宗。”

“哦……”

现场一阵沉默。

良久,法正又道:“他是不是听见刚才翼德他们说的话吃醋生气了?”——才故意不理你。

玄德砸砸嘴,没答话。

“不。他应该是根本没费心注意到玄德就在办公室。”一旁简雍不怕死的帮忙解惑。

 

晚上靠在床上,白天法正的话久久萦绕在玄德耳边挥之不去。浴室水声停歇,孔明一手拿毛巾拧着尚湿漉漉的头发,慢悠悠走进卧室。

他掀开被子,把整个人陷在自己特意垫好的三层厚枕头里靠着,顺手把毛巾扔给旁边的玄德,自己好整以暇腾出手目不斜视翻看床头放着的小说。

玄德叹了口气,任劳任怨爬起身,拿起毛巾给自己找的小祖宗擦头发。孔明平日里头发都是用发蜡梳过,整整齐齐定住形状。而此时半干的头发却软趴趴搭在额前,显得特别年轻而……软萌——虽然这百分百是错觉。

看孔明坦然叫他伺候着,舒服得虽举着书,眼皮却直往下耷拉,玄德道:“孔明,你今天去局里看见我新配的那个顾问了吗?就做我邻桌……”

玄德顿了顿,等着孔明回答。但他没几秒就放弃了执着,因为显然孔明就没准备答,而眼看着若他再不续下去,某日理万机的大律师就要直接倒头彻底睡昏过去。玄德只得认命,道:“他就是我跟你讲过的那个法正,专业素质绝对过硬,现在组里全靠他出谋划策。也可巧,我和他特别对脾气……”

一说几百字小论文,玄德觉得自己几乎用尽了溢美之词,终于,章武律所知名大律师开了金口:“哦,就是他啊……”

这就完了?!就没一点点醋味?

玄德掰过觉得头发干得差不多就摆摆手把自己弃若敝履,要背过身子把自己裹成蚕蛹的某人,道:“我这么夸他你就一点不担心?我跟他这么好,万一要是出轨了怎么办?”

孔明坚决顶着不翻过来,脸一半埋在被子里闷声闷气睡意朦胧地道:“担心什么?现在除了我谁还能看上你这个老头子……”话音减低遂去会了周公。

老头子……

官运亨通,有钱有权,又成熟又有肌肉的中年帅大叔玄德觉得自己的心灵受到了严重伤害。明明在外面像自己这款的,不知道多抢手好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地球 又在人们不经意间原地逆时针旋转了三周半。玄德放在桌上黑屏的手机忽然亮了起来,呜呜震动着。他随手把手机捞起来,只见群里,自家老哥突如其来发了四个大字:功德圆满——还很没有霸道总裁偶像包袱的在仅有三个人的群里画蛇添足艾特了他和伯符,后面还缀了一大串餍足的爱心和爆炸表情。

中午快十二点你给我发这个,生怕人家不知道你昨天干了什么是吧!玄德咬牙。

可转念一想,人家好歹吃饱喝足了啊,有骄傲的资本。自己呢?想到试图叫孔明吃醋却惨白的战绩,玄德只觉前途渺茫,吃肉神马的遥遥无期啊……

“玄德?下午闲,咱中午出去下馆子呗,我发现有家店的猪腰子做得特别好吃。要是吃得快,我们再去城外趁人少跑跑车?”正巧,法正此时笑嘻嘻的过来。

“不行,中午我要回去做饭给孔明送过去……”玄德条件反射头也没抬就答道,自从刚追口味挑剔的小律师开始,他的午餐就从来都是玄德全权负责。

而转眼,他又看见孟德发来耀武扬威的信息明晃晃在偌大的手机屏幕上,又想到孔明嫌弃味道大,从来不许猪腰子进家门,他突然眼睛一眯,左边嘴角轻轻一扬。

“等我一下……”玄德摆着手叫住法正,一面拨通了孔明的电话。

“喂?孔明,今天中午我就不过来送饭了。自己今天能解决吗?我和同事有约出去吃,忘了跟你说……”玄德故意把语调拖得长长的,歉意很诚恳,但又过于诚恳,到了有些可疑的程度。

那头律所里,孔明对着双层食盒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接通了玄德的电话。听罢来言,他反倒轻轻松了口气,道:“那太好了。你去吃吧,我正怕你做过了菜要跟你说呢,今天伯约正好给我带了午餐……”

“不会饿着就好。你就凑合这一天,明天我再……”按道理说,试图叫人吃醋的玄德不该多说这话,半途而废。而作为雄性动物的危机第六感让玄德即便说不出明确理由,也必须把这话说出口。

“不用……”孔明略微顿了顿,“以后午饭伯约会一起带过来,你也不用老费事多跑一趟,后面夏天天热,也省的你累。”语气颇有些不好意思。

“也好。”玄德干笑两声,答应后默默挂断了电话。看着法正仿佛什么都看透了的眼神,豪迈的喊道:“走!吃饭去!”

法正说的不错,这家店的猪腰子确实做得很有一手。玄德泄愤似的大口嚼着,却觉得再多的猪腰子也弥补不过内心里自家领土遭到侵袭般严重的不爽感。

【玄亮】的(中)篇未完待续……

舜华最近三次元实在是太忙太忙了,虽然还要一更才能把这个(中)写完,但是想想还是先发上来吧,不然不知道又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抽出时间。希望宝宝们别骂舜华偷工减料啊,实在是又极其重要的考试在身,不得不见缝插针来更文。

舜华保证,下一次绝对把(中)写完, 而且不出意外,一定会夹杂一辆【真】儿童车,我对灯发四!

评论(2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