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维亮AU】狼君

日常预警:舜华晚节不保之作,看不惯AU的抓紧撤退

PS:你亮王者归来啦!

(38)

“都抓住了?”阴森的地牢中,白天时漆黑一片不知日月,到了夜晚却又在火把的烈焰中变得灯火通明。上位者半回过身,他的衣角透着森森寒气,目光如炬,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曾与他把酒言欢,曾与他同榻抵足,但张裔与蒋琬却仍为他而惧怕瑟缩,此时他的目光之下,多说一句怕错,少说了一句怕也是错。“但少一人,约莫十四五岁,重伤,后去清点之时,只寻到身上破烂衣衫,想是被山中野兽叼去。”终于还是张裔回话,他微微抬头去看那身材高挑之人的眼睛,却没得到希望中的些许回应。等不到对方应答,冥冥中连四处空气都压迫着身体,他只得屏息凝神,把头又低了回去。

何祗目不斜视,催眠自己关上耳朵当做没听见,一边挪动着浑圆肥胖的身体,招呼狱中小卒取钥匙开门,引向地牢更深的地方。他只想安安生生过完此生,厚重的石墙帮他挡住了外面不断的风云变幻,但过分聪明的脑子却长在那里,想关也关不掉。

自从大量宫中人,穿着怪异的教中人被不动声色成批关进来,何祗就知道有大事发生,但他万万没想到,原在南中平叛的诸葛丞相竟会回师如此之快,大军尚在城外五十余里,他人却在深夜,出现在自己这阴冷潮湿的地牢之中。

被绑在刑架上的人浑身是血,已看不清究竟熬下多少刑罚,烙铁烧焦皮肉的臭味与浓浓的血腥气在地牢并不畅通的空气中混杂。比起狱卒,他们更像高明的屠夫,手中剪刀便如庖丁解牛,顺着筋脉,顺着肌理,去正中肯綮,描绘人体骨骼最美的图案——这本不该是庙堂之人该来的地方。

诸葛亮却对这血腥气息恍若不觉,他好整以暇,一拂袖便稳稳坐在案几之后,张裔蒋琬于他身后一言不发,侍立两旁。

“你熬尽酷刑,只道要诸葛亮在方愿交代。如今孤来了,可愿招吗?”诸葛亮以食指轻敲了两下桌案道。

“丞相但问便是。”那人使尽平生之力才抬起头,气若游丝,双目却十分明亮。

“可是尔等五斗米教徒众密谋行刺陛下?”

“正是。”

“何人指使?”

“五斗米教已散,如今我便是教中魁首,何须指使。”

“为何行刺?”

“呵……那姜维本是北方蛮人,如何能承季汉帝位?”

“尔等从何得知陛下行踪?”

“自张鲁不听我等劝告自取灭亡,我教中四散经营多年,何处又无我教耳目?”

……

诸葛亮与那教魁一问一答,越来越快,但无论如何都是些无用的废话,有问必答,而结论都是到他而为止,反反复复,无非是不服姜维为帝。前因后果通畅,并不似说谎,但诸葛亮却总是心里隐隐觉得蹊跷。

“你是南阳人?”诸葛亮咂摸着那人说话的尾音,突然一问。

“丞相说笑了,草民是汉中人。”教魁回答,依旧不假思索。

“既如此,孤曾于南阳躬耕,知那是片富饶之地。你若肯不再隐瞒,以实情相告,孤便上请陛下,拨南阳乐山南麓五十顷良田与你宗族妻儿为生,从此隐姓埋名不受大逆罪株连之刑,如何?”诸葛亮道。

“丞相又何苦诈我。”教魁轻笑,硬从喉咙之中带出一口血来,他续道:“只要读过些地理志,哪怕三尺小儿也知,南阳乐山南麓尽是丘陵碎石,哪来的五十顷良田。”

“原来,你果真是南阳人。”诸葛亮右手拿起羽扇,他笑了,似乎心情也随之好了些,“只有南阳人才把乐山读乐(音le{四声})山,他处都只会读乐(音yue{四声})山,孤说乐(音le{四声})山,你身为汉中人,又怎知哪里无有良田?”

那教魁脸色大变,原本因伤口而发热通红的面孔,一时丧尽血色,变得惨白。

“还不说实话吗?”诸葛亮缓缓走近祂身边,忽然收了笑,声色俱厉。

“哈哈,哈哈哈哈……”教魁本浑身颤抖着,但当他再次抬起头来,却又仰天大笑,“我五斗米教虽被你们成为邪道,但也好歹知道忠义,不知丞相为何如此苦苦相逼?事到如今,只望丞相能不背允诺。”说罢,突然一声沉闷呻吟,口中涌出滚滚血浆,竟是咬舌自尽了。

他临终之言不明不白,在场众人尽皆面面相觑,诸葛亮饶是退得快,衣上也被溅染上点点血浆。脑中,教魁的话在一遍遍回响,突然,他捏紧了手中白羽。

诸葛亮觉得,自己似是上了那人的套。

“丞相,如此该当如何?”蒋琬听到南阳一词便觉不妙,这与早先董允详查的宫中投毒之事渐渐重合,他有种踩不到实地的空虚感,面前好似有张大网,却偏偏看不清网在何处。

“五斗米教谋大逆,铁证如山,皆斩首夷族;另全国捉拿五斗米教余孽,但有擒获,皆以谋逆论处。”诸葛亮步履带风,转身出了地牢,他还需连夜赶回大军驻扎之处。

如今最重要的陛下的安危,虽说治标不治本,但五斗米教却是非除不可。他领军在外闻之朝中变故就已胆战心惊,如今回朝,他不能让姜维身边有哪怕丝毫的威胁存在。至于他诸葛亮自己?无论是何圈套,都可放到以后再查。

未完待续……

评论(2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