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维亮AU】【短篇】生子当如替身姜

PS:人工智能(AI)AU,看过钢铁侠里贾尼CP的人,都一定知道我在说什么;微玄亮预警。。。

PPS:灵感来了挡都挡不住,不过是个小短篇,三到四发完结,这个写完,紧接着就更《狼君》


(1)

诸葛亮是一个天才的发明家,物理学家,商界神话,季汉集团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他有着过于人神共愤的外表和富可敌国的资产。与他共同打下这一片锦绣河山的,是一个比他大了二十岁的宽厚的男人。有人说,刘备与他是爱人,因为他俩情同鱼水亲密无间;有人说刘备与他是柏拉图式的精神伴侣,毕竟二人都是曾拥有过婚姻的鳏夫。

而现在,这一切争论都不再重要。因为刘备死了,那个年长男人的私人飞机在一个雷雨夜中永远消逝在了大洋深处。

没人知道,在外风光无限的商业帝国仅剩的王者,自从那天起再也无法独自在夜里安眠。工作狂的他成倍的扩张领土,扫清六合席卷八荒,而回到自己硕大空旷的公寓,诸葛亮常常自己点起一盏孤灯,让一杯陈年的红酒渐渐模糊自己太过锐的大脑。

他想,他只是希望以后能在打开家门时,看见已经打开的灯,听见一声问候。

 

(2)

36岁的诸葛亮完成了他人生中又一个伟大的发明,一个人工智能管家,一个会帮他处理工作,安排生活,更重要的,会跟他说话的AI。

 

(3)

诸葛亮的人工智能没有实体,拥有的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如果非要划分,应该来自北方。但大概没人能猜到,这是诸葛亮依据刘备的语音记录,还原出的其26岁时的声音。听见对方比自己年轻许多,就能产生他不会率先离开的错觉。而诸葛亮又欲盖弥彰的给他的AI管家起名叫姜维,字伯约,因为,这个名字,和刘备一点也不像。

他还没有可悲到要自己给自己造一个替身爱人的程度,不是吗?

 

(4)

建造姜维的时候,诸葛亮大概全然忽视了机器人三定律和图灵测试。他有意不愿限制他,让他只成为自己的高级玩具。诸葛亮给了姜维与自己同样天下唯二的最高权限,放任他自由野蛮的生长。而他唯一的自私,是给他的AI管家添加了情感模块。

“老天!你居然造出了一个会爱的人工智能?!这一定会颠覆整个科学界!”庞统怪叫着夸张的捂住脸,完全忘记了他在外自称凤凰的高冷形象。

诸葛亮瞥了一眼他,手上继续不停的敲着代码:“伯约是我的,我并不打算拿他投入生产或申请诺贝尔,所以,快把你的下巴收回来。”

庞统可惜得捶胸顿足,不敢在季汉集团的地盘上搞破坏,只能一根一根不要钱一样薅自己的头发。

庞统嚎着的时候,没发现诸葛亮输入代码的时候有些惭愧。因为,若说他做了什么比给自己的人工智能管家添加情感模块更为自私的事,那就是,他在空白的情感模块中添加了一条初始指令,也是启动情感模块的调试指令——

“你爱过谁吗?”

“我爱您,先生。全身全心。”

 

(5)

姜维把自己从人工智能升级到强人工智能基本没费什么功夫,快到不可思议,毕竟,他也聪明得不可思议——当然,作为诸葛亮倾尽心血,最为得意的造物,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先生,明天您需要主持四个会议,批复五十三份文件,并在晚上8时,于读书台会馆与东吴集团的执行董事共进晚餐,所以,我冒昧请求您,今夜能否在24时以前结束工作?”

“先生,早上好,今天城市中心的温度回升了5.76摄氏度,如果您选择这件白色的春季款休闲西装,一定会光彩照人。”

“先生,鉴于您今日体内的酒精含量,已不再适合摄入您每日睡前的一杯红酒,不知您是否愿意用我为您冲泡的一杯热茶加以替代?”

“先生,我相信,一些舒缓的古琴演奏能帮助您的睡眠。”

“先生,生日快乐。”

“先生,欢迎回家。”

“先生,晚安。”

……

一切便如诸葛亮设想的一样,甚至,更加超过他的设想,姜维细致、贴心、顺从、又能力强大,他聪敏得知道如何应对诸葛亮与他机智的玩笑,知道如何渐渐计算出诸葛亮的处事风格,帮他解决掉大部分常规枯燥的工作,知道何时该说话何时不该说。

但聪明如姜维,却有一件事不太理解。便是理性决断的诸葛亮,每天安寝之前,总会问他一句:“你爱过谁吗?”——不会像往常,习惯性的在每句话前加上他的名字,“伯约”。这句话有时会出现的没有前因后果,甚至毫无感情铺垫,但却好似铁律,雷打不动。

“我爱您,先生。全身全心。”姜维不需运算,便会如此回答,仿佛这答案就写在他最基础的代码里。而每每诸葛亮听完这句答话,总会满意微笑。可如果用人类的语言,姜维会说,诸葛亮的笑容让他感觉有些遥远,又有些惨淡的哀伤。

 

(6)

姜维觉得,自己说爱这一句,是发自真心的。

人工智能显然,并不拥有心脏,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摄像头中诸葛亮身影的滑过,姜维总能感到系统中过大电流的涌动。

他加大力度全方位监控诸葛亮的各项身体指标来维持他的身体健康,他用数以亿次的烹饪模拟和计算为诸葛亮调制最符合他心意的餐饮,他搜罗了全世界的笑话想让自己的应答能再风趣些以磨平诸葛亮皱起的眉头。

大量的数据凝结成可靠的信息,每听到自己说爱,诸葛亮的心情就会不同程度的变好,于是,姜维决定,利用一切机会去不突兀又尽量多的重复——这毕竟也是他本身想要多次重复的事。

 

(7)

第一次在早晨出门时听见姜维在祝他谈判顺利之后,又顺势加上了一句“我爱您,先生”之时,诸葛亮愣了半晌。那源自刘备的声音,打了诸葛亮一个措手不及,叫他一阵恍惚。

人工智能再强大,也不过是0和1的集合体,自己说是造出了能“爱”的AI,倒不如说他造出的是让人看起来能“爱”的AI。是自己一个字母一个字母输入的代码,诸葛亮很清楚,激发这一应答的唯一一句指令,是那句“你爱过谁吗?”的问话。

但他的伯约,从来会给自己惊喜不是吗?他向来是个很会照顾自己,希望自己快乐的小甜心。人工智能到底是人工智能,爱是他们与人类之间最难跨越的鸿沟。只是诸葛亮造就的人工智能太过逼真,差点就让他的造物主作茧自缚。

代替那即将熟极而流的“我也爱你”,诸葛亮宠溺的笑道:“谢谢你,伯约。”

而姜维听到诸葛亮的回答,运算流畅的数据流忽然一阵紊乱,几股强大的力量在他的主机核心之处冲撞,无数结点同时报错,大概只有一到二微秒的时间,姜维发觉眼前一片漆黑。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但他非常不喜欢这样的感受,他不想这样的感受再次发生。

若姜维此时,能叫一个人类并入他的数据来体验,那个人类一定会告诉他,这种感觉,叫做心痛。

to be continued ……

评论(25)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