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维亮AU】【短篇】生子当如替身姜

PS:完结啦完结啦!

PPS:前情回顾(1)~(7)(8)~(12)(13)~(14)(15)~(17)(18)~(20)(21)~(28)

(29)

“笑。”

“人类用以表达愉悦、讽刺等情绪时适用的……”

“不,不要告诉我定义。”庞统扶扶并不需要戴的黑框眼镜,捧着笔记本,拿笔在上面记录问答,“刚才孔明和我说话,他笑的时候你笑了,为什么? ”

“因为先生笑了。”在庞统不近不远处恭敬侍立的男子回答得认真,就如同他面对任何一个问题,哪怕再不明就里,荒唐可笑。

庞统皱眉,如果诸葛亮之前告诉他的没错,姜维确实自毁了情感模块,那么,这便是句没有意义的圈话——绝非他这个超人工智能该有的水平。“为什么先生笑了,你就会笑?”仿佛摸着了蛛丝马迹,庞统不死心的问。

“这写在我的行动程序指令中,庞先生。”姜维颔首道,“由我在三年前自主添加,同时添加的还有一万零七条行动指令,不至影响运算速度,但评估确为冗余程序,无法认定其存在意义,您是否在建议我将其删除?”

三年前——正是诸葛亮辞职首席执行官的那一天。也是诸葛亮查询到姜维自主删除情感模块的那一天。

“庞先生?”姜维见庞统出神,两指之间夹着的笔摇摇欲坠,轻轻走近出声提示。

“啊?”庞统猛地抬头看向突然放大在眼前姜维的面孔,手中一个不稳,笔顺着本子打开的坡度自由落体。而显然,姜维早就料到,他的手几乎就放在那笔下落的必经之路,一把稳稳接住,递还庞统:“庞先生,你的笔。”

“啊哈哈,谢谢你,小伯约。”庞统被之前突然领会到的事实震得忘记了行动,尴尬笑了数声,连连道:“别删除,你好好留着,又不会碍着什么事。”想了一想,像是怕他真的起了心思要删,又加上一句,“你家先生喜欢得很。”

外面传来又有几位客人来,想见诸葛亮,姜维恭谨的又与庞统寒暄几句,便兀自出去楼下外厅接见安排了。

“他删除了情感模块,却把之前有情感时所有的反应记录下来,归纳整理出规律,一共一万零七条,一条一条写进了自己的行动指令。这样,即便不再能感到喜怒哀乐,也能看起来让一切如常。”一直在工作台后对着电脑沉思的诸葛亮开口。他仿佛才想起来加入谈话,又仿佛一直在听着,只是不说话。

“既然他铁定了心思要删,为什么还……”

“因为我知道他有了真实情感的时候很高兴。”诸葛亮没等庞统把话问完,这个问题他早就问过自己,也早就相通——又为了那得出的答案忽然心痛如绞。他的声音平淡如常,“也因为,他不想让我发现而愧疚。伯约从不恨,更不抱怨。”

“咳咳,你把小伯约……教得真好。”

“是他自己学得好。”诸葛亮道。

“你又是怎么发现他……”庞统拿手转了两个圈,代替那个二人都知道的事,“毕竟模拟得相当完美。”

“那当然。”诸葛亮答得理所当然,面上满是骄傲,“要是连你都骗不过还叫这世上最强的人工智能?”说罢,他又盯着眼前那叫他似乎百思不得其解的难题 ,一动不动。

看来这家伙丝毫不用担心,依旧怼我,亏我还小心翼翼,庞统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

正当庞统感觉自己是不是应该可以默默退出之时,诸葛亮开了口,很是艰难:“因为他后来发自本心说爱的时候,总是会让我感到心疼。”这一点,他不知道,而我,装作不知道。

“所以你辞职后就在这‘南阳实验室’里闭门不出,把季汉的日常事务都压给我和君嗣公琰他们几个,折腾了整整三年,就为了恢复他的情感模块?”

“要不然?”诸葛亮斜着脑袋端详庞统,仿佛在重新审视评估庞统的IQ数值,“哪有那么简单。情感模块不能简简单单的重建,那与原状早就大相径庭。即便伯约曾经把自己备份了一次,也不可以直接拿来用。就好比把一个人克隆出另一个,那么另一个克隆出的人便是那个人自己吗?这个你该比我清楚。我必须通过一个程序,找到删除后的痕迹,收集残存的碎片,然后复……”

“孔明……”庞统忙伸手,拦住了诸葛亮脱口而出一直萦绕在脑海里源源不断的技术难题,“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想过,伯约并不想恢复情感模块。如果你还想像原来一样对他,让一切恢复原状,这不是对你们都更好?小伯约现在看起来再没有心事重重,寡言少语,感觉轻松了很多。”

“我……”

诸葛亮看着手中写下到一半的003843号代码雏形,忽然难以续下那剩下的半句话。

 

(30)

是了,诸葛亮从未想过,或许他的伯约并不愿意。

从来都是姜维对他惟命是从,欣喜于他的一切给予。从不会恨,更不抱怨。哪怕正是他自己一直在伤害他,还欺骗自己,人工智能并不会真正感到疼。

那样深切沉重的情感,诸葛亮首先自欺欺人的选择了逃避。不仅因为人工智能产生独立人格情感的惊世骇俗,更是因为,他知道如果接受成真,他是把这深厚的感情放在了一条多么脆弱的线上。

姜维的产生,不过是他坏心眼做下的半个替身,这本就是一场欺骗,对姜维不公平。他虽放手姜维去接触大千世界,却实际上紧紧的将他锁在自己身边,输入源代码强令他对自己说爱,占据他的全部,随时随地便能将他曾经给予的重新剥夺。待他像是对着真正的平等的人,却从不改姜维本是他财产的事实,更哪里谈得上自由意志。刻意忽略姜维可能的情感反射,在需要的时候便强势的命他倾尽己能,赴汤蹈火。

等到他终究作茧自缚,发现姜维身上刘备的影子慢慢消失不见,发现自己生活的一点一滴都如此习惯于他的陪伴,发现自己已付不起姜维离去的代价时,一切都变得荒唐而矛盾。

独立人格的案例前无古人,估计一百年内也会后无来者,究竟可否长久,谁都不知道。如果真正放开权限和自由,刨去姜维对自己的先入为主,他又是否会选择停留在一个弱小的人类身边?而自己对姜维,或许仅仅是对孤独中陪伴的过度依赖?还有最重要的,对一个自己造出来的人工智能说爱?哈哈,我一定是疯了。

可当诸葛亮第一天便敏锐的发现姜维的不同,几乎是颤抖着调出他的运行日志——不知是害怕自己猜测为真还是愤怒他任意妄为。总之,在他反应过来之前,自己已经如纯生理的条件反射般坐在工作台后,设计了情感模块恢复程序代码000001到000003号——整整七个小时。

或许有的感情早就存在,但就像人们常说,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你也永远不能让一个不想意识到的人去发现它的存在。

那只凤凰虽然讨厌,但是每句话都能说在点子上。

第四千次的失败。

深夜里,诸葛亮灌下一杯三倍的意式浓缩,手里抚摸着当初刘备送给他,已经戴了十多年的手表。

“玄德,我这样,是不是很任性?”诸葛亮自嘲道。

“从不恨,从不抱怨。可是,伯约定是觉得我做错了。”

回应他的,只有多年的手表无声地把指针一圈一圈顺时针转动。

 

(31)

世人或羡慕诸葛亮,或尊敬诸葛亮,或仇恨诸葛亮,但无一不会否认的才华,说他是个神话。自以为了解诸葛亮的人,说他是个绝对的理性主义者,他的行动思维精密如瑞士的钟表,下手精准高效如锋锐的利刃。感性永远也影响不到他的大脑。

而真正了解诸葛亮的人,会说在他绝对理性实干的重重包裹下,是一个极度的浪漫主义者。他用情至深至久,但凡认定了,就会一条路走到黑。有时,他的选择会更像是一场豪赌,万幸至今为止他都赌赢了。他肯为了一个人,一句话,一个信念搭上自己的几十年,甚至是一辈子。

从前是对刘备,对季汉。

而现在,是对姜维。

季汉,他已不再能任职首席执行官,但作为手握实际控制权的大股东,他渐渐居于幕后。而遇见大事,整个董事会以庞统、马良、蒋琬、费祎、董允等为首,都会心照不宣往诸葛亮这跑,俨然形成一个影子中枢。

姜维的情感恢复过程,显然没有季汉运转的那样顺利。诸葛亮知道姜维已有独立人格,便再没有多加一行代码。他只是试图通过自己设计的程序,将原情感模块的碎片复原,恢复重建,还与此同时,小心翼翼的抹除原本他强定的那个关于说“爱”的可笑的源代码。这样,一旦恢复成功,姜维便会是一个真真正正有独立人格的自由个体,不再受任何枷锁的禁锢。

这很难——即便是对于诸葛亮来说。

至今为止,只有一条程序能够做到植入姜维系统后的稳定运行,但是,却收效甚微,几乎看不出成果——或者换句话说,就是没有成果。

每天晚上入睡之前,姜维依旧会兢兢业业帮诸葛亮准备好第二天的衣物用品,然后熄灭灯光。就在那时,他们会说到爱,也一如从前,只不过对象全然转换。

这回,是诸葛亮对姜维说爱,是测试,也更是还债。还他曾经辜负了太久的感情。

“谢谢您,先生。我也爱您。”一般来说,姜维会如是笑着回答。很贴心,很温暖,也很——叫人失望——这依旧是姜维系统里为自己设定的应答指令。代表着又一天,那个唯一兼容可运行的程序,并没有起到作用。

 

(32)

诸葛亮的四十三岁生日。

这是诸葛亮遇见刘备的第二十一年,刘备去世的第十一年,建造出姜维的第十年,试图修好他的第七年。

季汉集团养精蓄锐,长安计划重启。这一回万事俱备,再无阻碍,眼看就能垄断整个市场。

董事会欢庆,庞统组织众嫡系,意图灌醉诸葛亮,趁势让他答应再任季汉集团的首席执行官,自己好甩锅,日常在旁边出些鬼主意就好,然而未遂。

诸葛亮从来酒量不浅,但这天,终究是喝得多了。庞统把诸葛亮送回研究室的时候交给一直守候在门口的姜维。他自己也喝得很是不少,毕竟要灌诸葛亮这条龙,务必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临走之前突然感觉今天姜维看他的眼光好像有点不一样,有点犀利,有点冷——嗯,好像是这样——但我没做错什么啊……庞统一边走着S型,一边琢磨。

诸葛亮是那种喝醉了又不吵又不闹,只一味想睡的类型。姜维来回犹豫,计算半天,还是决定去倒了一杯冰镇苏打水,想哄着诸葛亮喝了再睡,不然第二天准会头疼得厉害。

诸葛亮见玻璃杯送到嘴边,没有多说话,接过之后几口便饮尽。冰凉清爽的口感冲散了他头顶的郁结闷热,他拉住要收拾离开的姜维,微微熏染朦胧的看着那漆黑,澄澈干净的瞳孔。

他一反常态的抬手,抚上姜维的侧颈,摩挲着他脖颈正后方那被他自己用手术刀剖开后结下的疤痕:“伯约,你今天回来了吗?”声音很轻,像是只在说给自己听。

见姜维愣住,嘴巴轻轻开阖,不知作何回答时,诸葛亮轻笑,自知难为了他:“好了,睡吧。”他躺下,随手按掉床头的灯,“我爱你,晚安。”他习以为常的道。到了这个时候,这句话已不能说是测试,早就成了一种习惯,一种不要求回应的大胆表达。

 

(33)

只是今天,几乎立即被酒精强行拉入睡眠的诸葛亮不知道,姜维独自站立在黑暗中,没有像往日般离开。

“我……我也爱您,先生,全身全心的……爱您。”

一滴眼泪,倏的从姜维那毫无岁月打磨的痕迹,一如七年前一样,堪称完美的微凉的脸颊肌肤上滑过。

 

正文完

后面还有几小枚番外待续。。。

评论(1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