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季汉国庆大典——及君臣鱼水【搞事】二十问福利现场

作者有话说:这个文从去年搞到今年了,真对不起宝宝们,一定尽快填坑。后面大概会《狼君》和这个穿插着写吧……

CP:玄亮    (微)维亮维   (微)亮X小后宫   费董费——总之,季汉各路西皮乱炖ing  

前情回顾:第一更第二更

庞统【翻白眼表示他们两个我真是没眼看】:既然说到贤才,我们正好对应接下来的第八题。作为臣子的一方,是如何向作为君主的一方举荐人才或者在君主所识非人的时候匡正君上的呢?【说着一脸欠揍暧昧的看向诸葛亮,不断眨眼】尤其是孔明,你与主公鱼水之情,堪称古今君臣之盛轨,当陛下与你意见相左的时候,你是如何把握这举荐亦或是匡正的度,从而保持住陛下“盛宠不衰”?

【听见“盛宠不衰”四字浑身一阵恶寒,诸葛亮手背在身后打了个手势,就见两名白饵暗卫飞身离开会场,估计等庞统回家就会发现自己珍藏百年的酒窖一夜回到解放前徒剩四壁的惨状】

丞相【笑颜从容,羽扇轻摇】:主公极善识人,哪里轮得上亮指指点点,班门弄斧。

主公【在庞统开口前侧身叉腰面向丞相】:既然士元问了,丞相为何不直言相告?【转头拿起话筒】孔明举荐或者劝谏的方法十分简单粗暴,大底就四个字——“朕没眼光”。

庞统【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主公居然公开搞事了?激动地差点语无伦次】:陛……陛下,介意……可以……那什么详述一下吗?

主公【长者笑】:没问题。蒋公琰那个事儿,大家还记得吧,也不用朕多说了……

丞相【看台下蒋琬面色,怕他尴尬,立时打断】:主公,干什么老跟公琰过不去?【眼神中暗藏魔王变身预兆】

主公【怂】:没别的意思,就举个例子,哈哈,例子。【然后继续】一般自古以来的臣子吧,即便觉得君上有错,大概也会这么措辞,说主公息怒,广都令虽然触犯律法,冒犯君上,然念其年轻,事出有因,又有大才,所以恳请主公饶恕什么的。然后朕再左右考虑一下,再最终决定放人。【主公摆手对观众】但是孔明呢?他当时一路快马,风风火火劫了法场,行动带风扑了朕一脸,直接说蒋琬不是百里之才,叫朕查之。实际上,朕跟你们翻译一下,那还是孔明顾忌四下有外人,毕竟蒋公琰的广都令是朕封的。他的意思就是,你让公琰当广都令,是你没眼光,他饮酒沉醉都怪你。这个就是孔明举荐的方式。【主公清了清嗓子】至于劝谏,记得有次有个叫什么来着的人,名字朕记不得了,反正后来证明是曹贼弄来的刺客细作。自称山野闲人来了招贤馆,朕与他秉烛夜谈。说实在的,到现在为止,朕都感觉那个谁才学真的不错,当时就觉得孔明平日里公务繁忙太累了,这个人正好能给他帮帮忙,做个助手。结果孔明恰巧来了,朕还在那笑吟吟介绍呢,他阴森森的一句话都没说,就往朕身后一坐。结果,不到一炷香的功夫,那个谁就给他吓得尿遁跳墙跑了。完了事后,朕觉得可惜,孔明当时毕恭毕敬的跟朕施礼——他每次跟朕礼数一过度周全朕就知道没好事——讲那个人眼睛怎么怎么样,人怎么怎么邪,一定是刺客。其实吧,再跟你们翻译一下,就是你怎么这么没眼光,这种货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还以为是贤才。总之,举荐谁或者不看好谁,只要和朕意见相左,都是“朕没眼光”。

庞统【听话感觉有点不对】:陛下,您这……这是在……公开批……批斗吗?

主公【惊讶】:啊?

庞统【被没跟上节奏的主公也弄得跟不上节奏】:您不是刚才说……

主公【嫌弃脸】:朕还没说完呢。而且你们不看史书的吗?哪里写朕事后气愤了?批什么斗。【摇摇头,不明的看身边一直十分淡定的丞相,又看看台下被信息量震惊的观众】朕觉得孔明说得都挺有道理的,难道不是吗?

庞统【以为是搞事,结果最终还是莫名被猛塞一嘴狗粮】:你……他……我……是的是的,陛下您说的都对。咳咳,下一题。

 

 

庞统【正经脸】:我们下一个主要是问陛下的,也是我们此后世世代代为臣者非常想要学习的经验。世人都知道,季汉诸葛丞相乃万世为臣者之楷模,而作为臣子,就总是逃不过要与主上通书信、上表章,很多时候这小小一纸文书就能决定我等的命运。那么【庞统把话筒凑到刘备嘴边】,请陛下从一个为君上者的角度谈一谈,孔明与您的书信、表章有什么非常值得大家学习的地方。

主公【突然变色,冷漠脸】:这个问题让阿斗那个臭小子来,朕答不了。

庞统【不明所以弱弱试探】:陛下?

主公【一脸假笑】:那是因为孔明从来就没有正经给朕写过“书信”或者“表章”!基本上都是口信儿!【略一停顿思索】哦,只有一封,还是托了士元你的福。

庞统【疑惑脸,还有我的事儿呢?】:哦?

主公:就是入川的时候那个“亮夜算太乙数,主将帅多凶少吉”的信。不过士元【神色落寞歉然】朕还是对不起你,当时在雒城没把你护好。

庞统【大袖一挥,笑】:没关系,都一千八百多年了,统能得主公如此明君早已此生无憾。

主公【接上话头】:你看看孔明和他哥,和他那个玉人长史,和他一府的属官,写过多少书信?跟隔壁孙二谋都写过书信。你再看看朕!【摊手表示呵呵】你看人家老曹,和他家荀令君来来往往通过多少信?整整收藏了好几大箱子!每次跟老曹喝酒,他都故意拿话刺我,说哪封哪封是他趴在马背上给文若写的,哪封哪封他在文书背后还附了一首诗,然后他家文若回信的时候怎么一口一个明公balabala……

简雍【想说玄德,你刚才不是叫人家曹贼吗?怎么转眼就成了一起喝酒的老曹?然后考虑了一回还是吞下吐槽】

丞相【扶额,永远不能理解主公这个和隔壁老曹谜一般几千年不消的攀比心理】

 

 

庞统【赶紧掐住主公吐槽曹某人停不下来的话头】:陛下,这第十题还是问您的,这个问题就有些争议了。【翻题板】有人说,诸葛丞相侍君之道不甚周全,主要还是体现在上面才说的表章之上。除却前后出师二表,似乎都过于简略,甚至敷衍,多则四五行,少则两三行,行文没有开头没有结尾,联名上奏时,官员的签名都比正文长上许多。尤其是丞相最后一次出祁山,密表蒋琬继任己职,前后不过十个字,连举荐的理由都未提。不知陛下对此,作何看法?

主公【斜斜眯着眼睛】:这话哪个说的?

庞统【猝不及防,被主公杀气吓得手一抖,毕竟主公是一怒之下鞭了督邮几百的人】:不是,陛下,哈哈,您听问题要抓重点嘛……

主公:难道这个不是重点?【还是决定放过,挥挥手】朕觉得,丞相行文简洁明了,单刀直入,完全没有问题啊。没事搞那么多繁文缛节,歌功颂德,开头结尾啰里啰嗦一堆套话有意思?丞相平时已经够忙了,还要他费心学后世满清,搞八股文吗?【突然想到什么一抬头】莫非阿斗有意见?

后主【从观众台突然站起】:没有!拒绝造谣!相父就是季汉的信仰,朕的信仰,相父所说,朕都一律赞成,不用多解释!【回给台上主公一个“霸霸你看我给不给力的眼神”】【收获主公一个还算满意的点头】

庞统【继续坚持】:毕竟,那个啥,君臣之别还是有的,礼不可废嘛……

主公:孔明跟朕讲什么礼?我与孔明名为君臣,实如民间……【此时突然话筒故障,一阵刺耳巨响,将主公最后两字淹没】至于对阿斗,朕说,孔明这么行文很好,反正也习惯了,不必再改。

庞统【弱弱的】:那如果有人非议……

主公【一拍桌子】:叫他找朕来理论,朕宠的,不服忍着!【整整衣襟】朕起于微末,得丞相才如鱼得水,令成就帝业,翻然翱翔,不可复制,怎可禁止丞相使不得行其意耶?

丞相【扶额】:主公,你这是引喻失义……

法正【突然感觉膝盖好痛】

 

 

庞统:第十一题稍微有点偏离主题,但是呼声实在太高,所以主办方还是决定拿出来问一下。这个问题是给孔明的。【面向丞相开始读题目】我季汉子民实在倾慕丞相,甚至还包括很多他魏他吴的外国人以及后世无数的小迷弟小迷妹。都很想问问,丞相相府的入职要求是什么?要怎样才能更容易入相府为官?

丞相【轻摇羽扇】:相府建有读书台,定期会选拔征辟人才。当然,如果毛遂自荐,读书台也常有府吏接待。【微笑】孤招募人才,并不拘家世如何,也无论出身何处,更不管是儒是法是道,只要有真才实学,心系汉室,人品端正,孤的相府大门便永远为他们敞开。至于具体的细则,相府中诸事一直是君嗣在掌,孤全然信他的判断。只不过累得君嗣,出一趟门,一路上有心拜谒者也何止数百,难怪跟孤埋怨说孤害得他疲倦欲死。【陷入回忆,露出十分宠溺的笑】

庞统【点头】: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总结,如果想更容易拿到相府的offer,除了基本的品行之外,最好是文武双全——

主公【本来挺高兴,但听丞相讲到最后一句,吹吹胡子插嘴吐槽】:士元你这个总结还不够准确。【拿好话筒】原来朕也觉得要求应该是“文武双全”,但是仔细看了看,才发现入相府其实的要求是“色艺双绝”。如果真的特别“色艺双绝”被孔明看上了,“掳”都要“掳”来。当时孔明得了姜伯约,激动成什么样子,直接入了嫡系,还27岁就给人封侯。

主公【继续】:就你们看看相府的整体颜值。知道的是相府选官,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后宫选秀。哼,其实也差不了多少。就那个谁,劝阿斗投降的那个,谯周!【转向台下谯周】别往心里去,不是故意怼你。谯周进相府拜谒的时候,因为相貌被一众府官笑成什么样,而且,就连孔明自己都说憋不住要笑。

谯周【欲哭无泪,小声念念碎】:我也忠于季汉,也是丞相小迷弟啊,可当时不投降也没办法了啊呜呜呜……而且,陛下,您真的不是故意怼我吗?我怎么感觉这么不相信呢?

庞统【喜闻乐见煽风点火】:看来,陛下您对丞相开后宫,啊,不是,开府略有点小怨念啊。果然就是因为这个,您称帝时才坚决不给丞相开府吗?

主公【斜眼】:那不是一回事。称帝的时候,朕还没死呢,又不是不能理事,丞相和朕一心,闲的没事开相府?不怕丞相累死吗。等到阿斗的时候,朕给丞相留了那么大一个烂摊子,如果不立刻开府,莫非坐等灭国?朕对开府完全没意见。

庞统【贼笑】:对开府没意见,那就是对开后宫有意见了?

主公【装作没听到,来了个默认】:下一题。

未完待续……

评论(60)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