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假如他们都是文圈大大

PS:ooc预警,求不打脸,我只是粉不如黑

PPS:玄亮老夫少……夫即视感~~~你亮试图写文开大,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自在持晚菘 感谢脑洞~

(7)中二之魂

当一个奸相……当一个奸相……

两天来,这五个字的弹幕在卧龙先生精密快捷的大脑里连环刷屏,就像是那种想要解一道数学题却左思右想无果,结果你会发现,你吃饭嘴里也是它、走路眼睛看着它、听歌耳朵里也都是它。季汉与诸葛亮处得亲近的人这两天都发现了,丞相大人时不时就会目光深远,陷入沉思。

丞相每当开全新黑科技的时候,这样的状态大家都十分熟悉,所以人人都见怪不怪。然而这一回,大家不知道的是,他们家丞相确实在开一个新的黑科技,而这黑科技的名称是成为“万世奸相之表率”——当然是假想中的。

作为以脑力非凡吊打世人多年的卧龙先生,诸葛亮对于自己光是想写个文就卡了这么多天的行为实在感到耻辱。自古以来黑亮之人多矣,怎么在历史事件上解释出一个奸相版本就这么困难呢?

这其实真的不能怪他。拿历史开脑洞黑化和架空完全是两回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作为对季汉每一件事都了如指掌的诸葛丞相来说,惯性思维害死人,不是某位丞相不想害人,而是他真的想不到他当时的那些做法到底怎么才能有理有据的解释成阴谋。

当然,阳间盛行的阴谋论在地府也是一抓一大把,但大多是前后矛盾,断章取义,完全不可取。这个世界总是很严苛,只要是诸葛亮出品就必须是精品,黑化出的奸相也必须是最“奸”的不是?不能无脑,不能俗套,更不能拾人牙慧。

昭烈庙里摆好了饭,但先帝却见他家丞相本来吃得开开心心的,但突然停止了动作,眼睛看着筷子上的一瓣花椒壳子,欣赏起了其浑然天成之美。

孔明?

平时不是挺爱吃他做的菜吗?动了筷子就基本停不下来那种……先帝刚想小小声问一声,就见丞相精亮的一双眼睛突然看向了他——被丞相这样看的时候,总觉得心里毛毛的。

“主公……”

“嗯?怎么?”先帝赶紧答,顺便抽空看了一下自己,没穿错衣服,牙上也没沾着菜叶子。

“你说你当初永安托孤的时候,房外安排了甲士吗?”诸葛亮问道。

先帝被这突如其来问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安排了啊……”先帝道,“当时寝宫不是一直都要求轮岗护卫吗?你来了之后还加倍了武士。”

“不是问这个。”满脑子要新货证明阴谋论的丞相,听到这个回答显然是不满意的,“埋伏在四处的暗卫呢?”诸葛亮又问。他家主公忌惮他的权势暗藏刀斧手的鬼话,诸葛亮是根本信不来的,但当初希望先帝速死的大有人在,只要有一个不受他控制的人被先帝安排在外面,他就能用来“按照正史”搞事了啊……

“有啊,还不少呢。”先帝把自家丞相筷子上坚挺的花椒壳子扒拉下去,给他换上了一筷子牛肚,“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今天做得不好吃?盐放多了?”说着自己拿筷子尖沾了点汤汁放嘴里嘬了嘬尝味道。

!!!还有这事儿呢!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诸葛亮这下兴奋得连筷子都放下了,早就说了,我的主公永远都是最给力的。“真的?”转念一想,他斜着眼睛——都怪最近的邪说太洗脑——有点阴阴地道,“主公,你当时不会是真的想等我一句话说得不对就干掉我吧……”

先帝一听这话差点吐血,才跟老曹吐槽完,怎么猝不及防病原体感染到源头了?他这暴脾气的,真想一巴掌糊到那聪明绝顶又好看的脑瓜壳子上,探寻一下他到底是怎么运转的。然而……怎么敢嘛……真是的,想想都不行?

先帝长叹一口气,又从火锅里给他家宝贝丞相捞了两块鸭血:“祖宗啊,好好吃饭行吗?那些暗卫不是你带来的白饵精锐吗?你人还没到,陈到就带着那一个个的在我寝宫周围爬高上低,围了个水泄不通。”

“哦,那不是怕有魏吴的刺客细作嘛……”诸葛亮见主公脸色不好,知道他不爱听这个,便笑了两声,把先帝夹给他的几口吃完,道:“主公,你今天鱼烧得挺好吃的。”

“是嘛!”先帝听见很开心,立刻转移了注意力。当初他先下来以后,那几年里就眼睁睁的看着他家丞相自己在阳间吃得越来越少,身子越来越瘦,他是只有干着急的份儿。从那时起便养成了这个习惯,天下大事,他家丞相吃饭最大,还因此练就了一手好厨艺——尽管自从他家丞相到了地府,恢复了容颜,年轻了心态,爱吃的属性也回复了,这事儿根本就不用他劝。

先帝一边给诸葛亮多夹了几块鱼,一边道:“看来下次还得让他们赶早就去湖边买刚起网的鲜鱼……”

与主公谈论实乃下策……刚吃得十分饱美,开始有点犯困的卧龙心中思忖,还是应该去论坛里找找灵感。

正想着,诸葛亮突然想起,曾几何时,季汉版块里似乎出了一个“亮黑”,广发阴谋论,然后引起全季汉版的同仇敌忾,最后由于一面压倒的群殴太过惨烈,影响不好,被版主锁了帖子,拉黑了用户,全剧终。

当时那个帖子,诸葛亮还是有点印象的,楼主名为“诸葛操”,一张帖子引经据典,咀嚼史料,前后呼应,主要为了印证诸葛亮之为相,狼视虎顾,大权独揽,结党营私,犯上欺君,拥兵自重,更甚于魏之曹操,能看出来写这一章帖子很是废了一番功夫。

有了方向,诸葛亮也不困了,把电脑抱到膝上,垫着大腿就开始噼噼啪啪。原以为他或许许久不用论坛了还需黑科技追踪,没想到那人依旧活跃在三国论坛里,只不过主要在魏晋板块活动了——到现在他还被挂在季汉版块的黑名单上,见一次打一次。

“诸葛操”同志的意志还是很坚定的。诸葛亮浏览了他最近发的帖子,此人依旧兢兢业业的在魏晋宣传他的“奸相诸葛亮”理论,只是也隔三差五被诸葛亮魏晋分部的广大粉丝们骂得狗血淋头——啧啧啧,真可怜……诸葛亮感叹道。

诸葛亮再次运用小号精分大法,化名“鹰视狼顾”调戏无知青年鬼,几下私信就把人忽悠得泪流满面,仿佛遇伯乐,逢钟期,来来回回几句话就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诸葛操:其实我最近又有了个全新的设想,只是还没有机会发。我觉得啊……诸葛亮的强权,只手遮天,不是从建兴年间开始的。很有可能早在刘备主政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

鹰视狼顾:???真的咩!怎么说啊?

诸葛操:假想一下啊,刘备为人向来仁德宽容,因为关羽的事,就赐死了跟随自己多年征伐天下的养子刘封,这很不像他能做出来的事。

鹰视狼顾:我听说……这个好像是采纳了诸葛亮的建议。。。

诸葛操:你听我说完啊……采纳建议?太天真了。这很可能是诸葛亮为了铲除异己,借一罪名,逼迫刘备下的令!

哎哟!我还能这么厉害呢?!屏幕后的诸葛亮在经历了三观破碎后,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那时还不知道,这扇门的名字叫中二。

鹰视狼顾:但是……弱弱的问下……当时不管怎么样,刘备还是主公啊,手握重权,诸葛亮怎么能逼迫他呢?

诸葛操:NAIVE!你以为当时刘备在外征战,诸葛亮在后方足兵足食实在干什么?表面上无声无息,很多人天真的以为这是刘备冷落诸葛亮的体现,实际上,那是诸葛亮在暗结党羽势力,以他的能力声望,等刘备带兵归来,那荆州益州实际上姓刘还是姓诸葛,早就不好说了。只要诸葛亮想,哪怕只是延迟一下粮草,他随时都能弄死刘备,自立为王,他去逼迫刘备有什么困难的?这你都想不到?

我……我还真没想到……诸葛亮陷入了沉思,我怎么就这么单纯,什么歪点子都没动过,明明能这么厉害——而他没注意到的是,即便过了一千八百年,他的思想依旧很“单纯”,之前为了个奸臣脑洞卡成狗,现在别人帮他照着历史开奸相脑洞,还总被人带着思路跑。

鹰视狼顾:不过这终究只是猜想,没有证据……

诸葛操:我没有证据证明存在,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不存在呢?只要逻辑通了就行!

虽然法家惯性思维的诸葛亮很想回一句谁主张谁举证,但他不得不承认,这个脑洞开得太爽了太中二了太……没下线了!

诸葛操:不仅如此,从刘备永安托孤让李严成为托孤之副,而其后李严又被留在永安,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鹰视狼顾:不是诸葛亮为了防止李严回成都掣肘分权而故意偏远他吗?——此时诸葛亮已经十分自觉的在用阴谋论思考了。

诸葛操:开玩笑,诸葛亮能怕李严掣肘?那是刘备终于发现了他曾经信任赋予重权的人实际上是身边最可怕的毒药,于是开始转向他真正亲近的臣子李严。他怕自己一死,李严回到了成都就必死无疑。于是才给了他一个托孤之副的名分,然后将他留在了江州一带,远离中心,这样才能一面保住李严的性命,一面让他积蓄力量,伺机而动。

鹰视狼顾:原来……原来是这样……

此时,诸葛亮已经完全预料不到故事走向了。但由于刷过太多本时代的耽美同人,他过于快捷的大脑里已经形成了一段写作感人肺腑读作狗血的片段:

奄奄一息的皇帝垂泪,拉住已泣不成声跪在自己塌前的臣子的手:“正方,一会儿……他就到了。你……你一定要收敛性格,好好活下去……”

李严垂泪再拜:“臣怎能安心苟活!当初大公子……”

此时门外有刀兵声响,刘备清楚的能听到,那就是诸葛亮训练多年的白饵精锐。那些人无处不在,仿佛天边缓缓压近的乌云

“嘘!莫再多言!”刘备死死扣住李严的手:“你以后就在这里,他不敢动你,往后,你万万要好生看顾我儿,更重要的……活下去!朕……只能护你到这了!”

李严看着刘备的眼睛,一狠心,咬指为誓:“臣此生,必要灭此国贼!”

……

脑补到此处,诸葛亮停住了,一是剧情没了,二是他怕他再脑补下去,以后见到李严,就不知道该叫他吉平还是董国舅了。

鹰视狼顾:那永安托孤呢?如果刘备如此防备诸葛亮,为什么还要给他如此权柄,举国相托,甚至说如其不才,君可自取?

鹰视狼顾:哦……应该是诸葛亮逼刘备说的……

诸葛操:聪明!孺子可教!

诸葛亮的脑洞成文机再次不受控制地转动:

刘备看着端正跪在自己的面前的丞相,那人面无悲喜,永远静如止水,哪能知道其实是个心如豺狼的人。

“若嗣子可辅……则辅之……”

“如其不才呢?”诸葛亮打断了刘备接下来的话。

刘备心头一震,他手指颤抖,想要起身,但终究没了力气,长叹一声,道:“如其不才……君……君可……自取……”他只能用这用于含混不清的表达,来为自己年轻的儿子铺下最后一重并不有力的保障。

“臣,谨遵圣旨。”诸葛亮领身后一众臣子,拜伏于地。

……

诸葛操:而后来,一切都顺理成章了。李严想要开府,想要封巴州刺史,诸葛亮皆不准。后来诸葛亮把李严调回成都,李严还是感念先帝,不顾生死,奋力一搏,忍辱去了。可惜最后,他哪里斗得过诸葛亮……

鹰视狼顾:为什么忍辱?

诸葛操:你想啊,当时李严在回成都之前,突然改了名字,不奇怪吗?“严”之一字,本身就充满了尖锐戾气,同他本身身有龙鳞一样;而“平”之一字,就温和顺从得多,此后,诸葛亮在谈论到李严时,都用了“李平”这个名字,这很有可能就是诸葛亮强令他改的。而且李严身为尚书令,回到成都,本应与诸葛亮并肩而立,诸葛亮却让李严来属府事,成为他的府官,这不是屈辱是什么?

鹰视狼顾:有道理。

诸葛亮此时,已经不知道该表达什么了。他仿佛看见了一篇几十万字的宫斗党政大戏,而那个巨厉害的大反派,居然是自己!真惊喜,真意外!

诸葛操:对了,还有一个忘了跟你说。其实,我觉得,法正当时病死的时间太过巧合了,也有可能就是诸葛亮派人下毒害死的。这样荆州失去,刘备东征也没了良谋,如果遭遇大败,诸葛亮就彻底没有绊脚石了。而法正于李严最初都在刘璋帐下为官时,互为好友,李严最后即便自不量力也要挑战诸葛亮,一定是知晓了法正的死因。

看完回复,诸葛亮已经在脑中看见李严桌案上供奉着先帝与前尚书令的牌位质问他可还有些许良心,夜里可怕魂魄寻仇的画面了。

这文章要是写出来,一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诸葛亮觉得自己的中二之魂都要爆炸了。小心肝一跳一跳的,太……刺激……

鹰视狼顾:请问一下,你这个脑洞,我想拿去写个文,可以吗?我会注明脑洞来源的。

诸葛操:不用不用!我的这点所谓知识产权全部送给你。只要能看到脑洞成文,洒家这辈子也就值了!

这人还真……豪爽……

诸葛亮用小号道了谢,顺便打开了word文档。

有这个脑洞撑着,文若点的奸相梗也该符合要求了。只是……写出来了,我又该怎么发出去不被封呢?

显然,诸葛亮对于自己的人气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弄不好他的文章刚发第一章就要被自己人怼死封号挂大字报加人肉。

于是,卧龙先生一边码字,一边陷入了第二个难题。

未完待续……

评论(97)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