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维亮AU】狼君

日常预警:舜华晚节不保之作,看不惯AU的抓紧撤退。

PS:又是一个剧情章,写得累死了还没有铜矿,还污蔑我有敏感词【我心里苦啊……】

PPS:小狼单刷副本

(77)

姜维夤夜发兵,行动极快,飞驰一夜一日已至汶山郡平康城下。城外一条河水纵贯东西,成天然之险。

一日一夜,眼睛未阖上一刻,九千军士人困马乏,疲惫不堪。姜维却没有遵从裨将之议,早早安营扎寨,养精蓄锐,明早攻城。他命人务必在日落之前于河上扎起十座浮桥,一面向平康城中递入战书,约定次日决战,一面留下一座空营,调随行的五千人马全副武装,尽皆藏入营外丛林之中埋伏。

夷人狡诈无有信用,见汉军奔袭疲惫,又非名将征讨自当轻敌,必要趁夜偷营。姜维口中衔着一枚细小的木棍,亲领先锋伏身在草稞之中。他的心咚咚直跳,右手紧紧握住枪杆,掌中已渗满汗水。过度的紧张让他一面困倦无比眼酸头痛,一面又激动地难以平静呼吸。姜维把长枪夹在腋下,狠狠将掌心抹上衣物以吸除汗水。他知道,自己此行,已有多人觉得莽撞,不信他这毛都未长全的十六岁孩子能做主帅带兵,苛求将士更会征得无数怨言——因此,他必须料对;他必须打赢这一仗!

终于,夜至三更,平康城内火光扇动,敌军出城了。

五千伏兵分左右两翼包抄倾城而出空闯营寨的夷兵,成关门打狗之势。夷人兵出五千,眼见中计,情势不好,便蜂拥回城。哪知今日他们借汉军浮桥过河偷袭,未备船筏,而此时,早有姜维布置在河边的五百将士一见营内火起,便放火烧桥。姜维特地有所嘱咐,十座浮桥,只烧九座,留下一座让其奔逃,切不可使其退无可退,形成背水一战之势。而待夷人败兵奔至最远的一座浮桥,姜维事先伏下的最后三千生力军扼住桥头。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前有勇士,后有追兵,前后包抄,日出之时,经一夜激战,五千夷兵被尽数剿灭在河水对岸,汉军损伤极微。平康县及邻城之中仅剩四千人马与两千余家小见事不好,弃城而走,退进平康县西一座小山之上,负隅不出。姜维于次日便领兵进驻平康,一举收复二城。一时之间,汉军声威震天,都道陛下用兵如神,犹如战神临凡,尽皆拜服。

姜维白袍银甲,腰跨长剑,持一杆银枪,快马入城。他的手上满是鲜血,却依旧能把枪身紧紧扣住;他的喉咙因嘶吼杀敌而干得发痛,每一次呼吸,都是在过度透支的体力之下隐隐颤抖。可他来不及顾忌,也来不及听那过度响亮的溢美之词。姜维目不斜视,直接冲入平康城的府库,只见其中空空如也,粒米不存。

真的是这样……果然,是这样。姜维的手上一瞬间有些脱力,在战前他才想到这般猜测,而哪怕只有十一的可能,此时也终于落了地——在不乐观的那一面成了既成事实。

这确是他失算了。

姜维为了兵贵神速,彻夜奔袭,只让每人随身携带十日的口粮。原以为入城之后就有补给,却不料夷人打开始便未准备永久站住城池,在进入平康的每一日,几乎都在搬运粮米钱财回到山寨囤积。此时,汉军入城,面对的就是坚壁清野。

汶山虽在益州,却偏僻不富庶,常常成都发配贬谪,都会放至汶山,四周城池稀少,纵有补给也十分微薄。而此刻,姜维的九千人马又不能移动分毫,只要给了夷人可乘之机让其跳成城西小山躲回山寨,则终难免除后患。

如若不出意外,再等个五日,粮草辎重便该到了。姜维心中思量。

西山……西山……

姜维口中一遍遍念着。西山之上素无人居住,只因山间多石,只有一条小溪。如这六千余人都一齐拥在山上……

“什玖!”姜维唤道:“传令下去,明日留两千人守城,其余五千人马全部随我增援围困西山之军,不放一人下山。待其断水,强逼夷人下山投降。”

姜维说罢,却没见那鬼魅一般的身影出现。“什玖?什玖!”心中疑惑,又叫了两声但还是不见人影。

姜维正要出门去寻,只见什玖正好从院外匆匆而入。

“你去哪了?”姜维皱了皱眉。

“陛下恕罪。”什玖俯身叩首谢罪:“臣方才收到急报,黄元趁成都空虚,陛下亲政,带兵谋反包围了城池……”

“送来汶山的粮草呢?”姜维急问。

“陛下。”什玖从怀中掏出一方写满了字的丝卷,“黄元在出兵之前,先袭了陛下的粮草。”

未完待续……

评论(3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