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当他们穿越到了ABO的世界(上)

PS:蛇精病突发之作,极度OOC,ABO设定(不了解的可以度娘),小段子,短篇分上下,两发完结,点进来之前要做好心理准备!!!

PPS:Alpha=乾阳;Beta=庸和;Omega=坤阴;信息素=势气(越是强大的乾阳,其信息素越有威压,可做震慑之用);

CP为【亮维】、【裔琬】、【费董or董费?】这个亲们自己判断、至于有没有【玄亮】或者更逆天的【亮玄?】亲们也自己判断233333333

你真的准备好了吗?【预警】【预警】【预警】

【楔子】

诸葛亮是在清晨醒来的时候感觉到有些微妙的奇怪的。但他没有工夫理会这些玄之又玄的直觉,兢兢业业的上朝之后,又照常马不停蹄的回到相府处理今日的公务。

今日报上来的公文普遍处理得不尽如人意,诸葛亮觉得自己的眉头在一点又一点的收紧,耐心如流水般在一滴又一滴地流逝。终于,当他看到一份被貌似恭敬呈到手中却完全不知所云还错漏百出的税收账目之时,诸葛亮忍无可忍,卷牍被“啪”得一声拍在案上。

“看看你们做的好事!这样的废物也敢上呈,还在府里做什么官?领什么俸禄?!”诸葛亮冷着嗓子呵斥道。

就在话音放落之时,原本交谈不绝的前府之中瞬间静地连吸气都显得响,屋里不论官阶大小,扑啦啦一片跪倒在地。

堂下之人瑟瑟发抖,而真正被惊到的却是堂上的诸葛亮。孤也没做什么啊……至于反应这么大?甚至连秉正谏上的杨洪都……

不过向来敏捷的诸葛亮也模模糊糊发现了一直让他心中疑虑奇异的问题所在,这些人似乎不是为了讨饶而下跪,而是……膝盖生理性发软,两条腿根本站不住。

诸葛亮是个就事论事的性格,他发火对事不对人,此刻半句话还没说就一个个的这样,难道还等着他轻声细语再一个个哄起来?心中越发有些不快,沉声道:“还不起来?这般唯唯诺诺像什么样子?”

这次诸葛亮看清了。就在他说话的一瞬间,一道透明的波状的气浪从自己周身飞射而出。然后……不仅堂下的人越发跪着不起,就连府外路过扫地的侍从也膝盖一软,咚得一声跪了下来。

不好,我该收敛势气的,他们之中不少都是庸和,甚至还有坤阴,怎能经得住我这样?诸葛亮心中暗自反省。

……

等一下!

什么庸和?什么坤阴?什么势气?这些奇怪的东西是什么时候跑到孤的脑子里的?!

 

【亮维】

——诸葛亮

诸葛亮在去皇宫面圣的时候,刘禅已经等在殿内多时了。这是一个年轻的庸和,周身平和宽仁的木竹气息与他的父亲如出一辙。

公事既毕,刘禅为诸葛亮坐下烹茶。

“相父,姜维归汉也有了些时日,他身为麒麟之才,必不会辱没相父,相父为何还不娶他入府?相父年过四旬仍旧膝下无子,朕实不忍心。麒麟送子,更又年轻力盛之时,早日入府也能早些为相父绵延子嗣。”刘禅饮了半盏香茗,道,“若相父仍有疑虑,朕可特许他入府之后还能以坤阴之身留在军中任职,相助北伐大业,共兴汉室,如何?”

诸葛亮大概使出了毕生的定力,才让嘴里的一口茶水顺着进入腹胃,而不是倒着灌入鼻腔。即便在来前的半个时辰里,他已经被迫重温了这简直要打破天地世界的逆天设定,但这这这……

就算他之前在原来的世界里对姜维有情意,可这大庭广众的,光天化日的,由陛下苦口婆心劝他娶其入府,还还还绵延子嗣……诸葛亮觉得自己的头有点晕。

刘禅见诸葛亮面色忽青忽白地不好看,以为他是并不信自己所言出自真心,而是出言试探,不由得轻叹一口气,道:“相父,朕确是真心实意。当初相父与先帝……先帝常说乾阳与庸和,是难以育出乾阳的。又加之身份阻隔,不得已才两相分手,先帝也深以为恨,觉得亏欠了相父。朕自幼崇敬相父,嘴上不说,却把相父当做亲生父亲一般对待,与先帝之心是一般无二的。今日此言,只是为相父着想,别无他意。”

是了,主公与陛下一样,都是庸和。那么……诸葛亮突然被一个可怕的想法冲上了头脑——刘禅这话的信息量,太大了!

“臣怎敢恬称父位!陛……陛下的生身之人……”诸葛亮说话都有点抑制不住的结巴了。

“昭烈皇后早丧,但朕相信,她若知朕能以父事丞相,九泉之下也必是欣喜的。”刘禅笑道。

吓死孤了!

诸葛亮第二次感谢自己多年来修炼出的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绝佳定力。都怪这个世界太变态,让他的脑子也跟着坏掉了,居然以为陛下是自己和……算了算了,赶紧住脑。

 

——姜维

姜维早晨一醒过来就知道自己绝对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虽然住着的是自己在成都的府邸,躺着的,也是自己亲自一点一点搬进来的床。

但谁能告诉他,自己这一身看起来男不男女不女的衣服是怎么回事?虽然自己长得颇为俊美能算个白面小生,但这浑身上下的皮肤都莫名白皙滑嫩到让他自己都不敢碰的地步是怎么回事?这一股莫名其妙挥之不去的梅花香气是从哪里来的?还有这个捧着药碗一脸郑重站在自己卧房里的人是谁?

我的剑呢?!我的枪呢?!

姜维掀开被子,一骨碌起了身,光着脚就向外走。还好,自己的长枪利剑,银铠白袍,贴身匕首都在。桌案上是他才被封当阳亭侯的印绶,还有他豢养的死士夜里送来的一卷密书。

姜维敲敲头脑,勉强能断定自己不在做梦,自己也还是自己。

正在这时,里面那个端着药的老医官一脸槽心老父亲的模样就一手捧着药碗一手拎着姜维的鞋出来了,那跑得叫做一个人未到声先至啊。

“将军,将军!丞相心里还是很惦念你的,虽没提过入府的事,但还是千叮咛万嘱咐命老朽来给你调养身体,这药将军还是喝了吧!”老医官感觉再说下去就要涕泣横流了。

姜维一听这话,心里忍不住一甜。丞相……丞相竟也如此挂念维。

姜维自从阵前一怒之下弃了魏国归降大汉,便沉溺在诸葛丞相的眼眸之中。他从未想到过,一个人竟能如此崇敬另一个人,竟能如此快的爱恋上另一个人。但他从不敢说,只能默默的藏在心里,当好丞相心爱的学生——这样已经是无上的幸运了,不是吗?

虽然这个人其他的话听起来有点奇奇怪怪的,姜维以一时想不出到底奇怪在了何处,但无论如何十分中听,他心情一好,便也不再多言,躬身称谢,接过药来一饮而尽。

老医官见姜维喝了药,便又露出那老父亲般欣慰的笑容,柔声道:“将军你也要理解丞相。你自幼长期服食丹药,强改天命装作庸和二十余年,早就坏了身子。好在此时还为时不晚,可以调理。难道将军不愿意早日养好了身体,为丞相绵延子嗣,开枝散叶吗?”

哎……姜维本能的被这老医官说得心头一苦,他有自己的抱负,偏偏身为坤阴也不是他能决定的,他不得不服食丹药掩盖自己的味道与势气……

不是,重点不在这啊!!!

开枝散叶?!谁?!和谁?!

咔嚓一声,姜维的药碗从指间滑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亮维】篇完;后面的下篇是【裔琬】和【费董费】

评论(4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