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假如他们都是文圈大大

PS:完结倒计时,下一更完结

PPS:史上第一混乱,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ooc预警,求不打脸

(12)三国slashonly(上)

圈中地位到了姜维、张裔这种高度,都是出过本子的。而凡是出过本子的太太,就没有几个能抵抗在only展子里坐在摊子后签售+被一众粉丝膜拜的诱惑。

三国在fanfic/art界向来是属于低调的类型,毕竟是个后世的新兴产物。而在地府的三国界……怎么说呢,日常生活在这里的本地居民,都是三国人——简而言之,要让你的爷爷奶奶学会网络狂欢,需要时间的积淀。再加之萌三国的根本上来说都是rps,各种名誉权、肖像权等问题也不好处理。因此虽然狂热追从者极多,但地府三国界的fanfiction文化发展,一直处于相对滞后的状态。

从前,姜维出了本子,都是放在三国界外的综合cp展子上找人代售,其他地府三国界大大出产的本子也大底如此炮制。放在全世界浩如烟海的脆皮鸭文学绘画作品之中,实在不成体系。

而今年,也不只是哪位大神如此手眼通天,居然解决了一切障碍问题,大摇大摆的就在地府三国界!开出了第一届!三国slashonly!而且整整两天!全包了他魏最高等级文化活动场所——铜雀台!(而且据知情人士在《三国小报》——地府三国界最权威八卦报刊——上透露,原本同一时间他魏曹老板预备举办的大魏诗会因与三国slashonly冲撞而不得不被迫取消,曹老板得知之后的反应是只要你开心就好,连个p都不敢放)

这人脉,这财力,这在他魏目测只要想就能横着走的架势,惹不起惹不起。

所以,作为季汉维亮亮维圈的镇圈大大,从来都对面基给福利说“不约”的高岭之花,姜维大大有什么理由在一天被粉丝们狂炸几万条私信的盛况之下,不在此时选择对三国slashonly“虽万千人吾往矣”?

西方国家有句话说得好:Ifyou don’t fight for your people, why do you think they should fight for you?

加之本次三国slashonly 主办方也十分贴心地考虑到了隐私问题,他们鼓励各种cos,调整本身固定年龄(注:本文私设每个人地府的样貌是根据自己确定的一个固定年龄体现的,一旦确定了以后一般就不会改。但大家都能自由调整,如果你愿意,可以调整到你三岁的外貌。)并且会在入场时免费发放假面舞会专用半脸面具,尽可能确保入场之后让你妈都认不出你来。

最后,为了勾引,啊不是,吸引你来大胆的参加,主办方还提前一个月放出风声:本次only展是有你们最爱的三国真人长腿欧巴们特许支持的,届时会有无数特别福利惊喜等着你们,一定要来哦~

于是,一时之间,盛况空前,万人空巷,无数潜伏在地下的资深三国迷弟迷妹,宅男腐女如同生化危机里的僵尸,不是,是雨后春笋一般从土里冒了出来。地府上下几千年,各界阿飘纷纷涌向三国界,造成交通堵塞,黄牛遍地,惨不忍睹。

若说姜维原本在申请摊位后还有一丝害怕掉马甲的犹疑的话,在隔壁钟士季再次不请自来只为向姜维借用绝版诸葛丞相原套衣物去出丞相cos之后,季汉最后一位大将军便彻底坚定了决心。

真真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可忍!

那件衣服是当初刚投丞相的时候,缺衣少物,丞相在军中叫人连夜用自己的一身蜀锦深衣现改好了送给他的好吗?后来回成都,姜维一裁了新衣,就立刻换了下来珍藏,根本舍不得穿。

现在你跟我说既然我也不用,不如借给你拿去展子出cos艳压群芳吊打一片……exm?钟同学请你老实交代,你到底觊觎本将军这件衣服多久了?

于是,展子姜大将军是去定了,没有选择任何cos人物,并且拒绝了隔壁钟士季的请求。丞相的衣服也是能浑穿的?呵……

姜维回到自己家中的储物室,翻箱倒柜,找到了当初两军阵前最著名的那套银白战甲。束甲戴冠,把外貌年龄从他日常的三十五六岁调成了二十一二岁,再戴上半面的麒麟面具——perfect!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谁能想到cos姜维的会是姜维本人呢?到时候展子里,说不定有上百个“姜维”,穿着一模一样的战甲,这才叫大隐隐于市。姜维对着镜子左右看了看自己的伪装,还算满意。

姜维——【计划通】get。

但到了真正开展的那一天,对自己太过耀眼的美貌以及现代女性馋涎男色的强悍都一无所知的大将军从进展子门的那一刻开始就获得了百分之一百二的回头率,并且间歇性造成小型拥堵并被字面意义的上下其手吃豆腐无数,就都是后话了。

在万众瞩目之中,三国slashonly 依约而至。姜维在季汉区的摊位后经历了一上午四个小时疯狂签名的洗礼,他咬着牙甩甩快要断掉的手,偷偷转过身,把面具掀开了个口子擦了一把汗。

与此同时,以目之所见的速度,姜维感到自己又笼罩在了一片全新的阴影之下。他转回头,挂上友善甜美的笑容,然后——咔嚓咔嚓——一边卖书一边一水的闪光灯。如果姜维此时上一下wb或者各大直播平台就会发现,他已经成为tag史上最佳小甜姜cos被首页刷屏。

“甜j……大将军~”——由于姜维扮相太好看太还原,入戏的迷弟迷妹们都不约而同叫上了cos角色名——一个妹子买了他的全套书,两只眼睛放射着狼一样绿色的光,激动的紧握双拳:“能不能跟我合个影?”

“可以啊。”姜维点头笑道,“你想怎么拍?需要我做什么动作吗?”

嗷呜!妹子心中一声嚎……这个声音!

姜维把自己的身体年龄调到了二十一岁的后果之一,就是那时他的声线还没有变得低沉,属于小狼狗萌萌的小奶音。这样的人跟你说话,试问,有谁能顶得住?

过了一上午,姜维已经是个合照的熟练工。有的人想要一个拥抱,有的人想要一起搞怪,有的人会有些匪夷所思的场景设定,好比说……求婚、公主抱。

妹子一听之下,更是激动的脸上发红,她伸手入包,唰的一下抽出一根货真价实的马鞭,把姜维吓了一跳。她将马鞭对折,递给姜维:“就用这个!特别高傲特别不屑的挑起我的下巴看你。我装作被绑在柱子上!”【小提示:这个场景大家请看央视版三国老年姜抓到邓艾以后用马鞭挑人家下巴的场景,特别的……鼻血】

额……姜维拿过马鞭,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这年头……姑娘们的爱好……很……独特啊……

如此这般,约莫又过了十来分钟,场内的大多数人终于在胃脏和肾脏的双重考验之下进入了休息阶段,姜维也终于抽着了个空造访一趟五谷轮回之所。

姜维一路挑着人少的地方走,忽然有点后悔怎么这一回行头没有带上他的枪,早上逛展子时的无法突围还是让他心有余悸。

好容易到了厕所,姜维一推门,直接映入眼帘就是面前站了两位女士,正摘了面具补妆整理衣服。

“对不起!”走错厕所的恐慌一瞬间冻结了姜维的大脑。面具之下他的脸瞬间通红,从生到死第一次,转身就要落荒而逃。

“内个……朋友,你没走错,这是男厕所。”其中一位女士把还没理好的衣服一把捏在手里,发着十分清亮好听的男音向姜维走来,而另一位显然比姜维还要尴尬得没脸见人,背过身企图在墙角面壁降低存在感。

其实一般来说,漫展的厕所里因为cos而雌雄难辨是十分常见的事,只要解释清楚了,经历最初的惊吓,也没什么大不了。面前这两位,显然是cos了一款十分火爆的来自东瀛的三国游戏《三国志1001》中的大小乔。(注:本游戏原型是三国志11,相当经典的一款,我的私货嘿嘿)

这声音真是熟悉到化成灰都认识,来源于当初关于北伐问题常年互怼的心里阴影至今无法消除。姜维比刚开始更睁大了眼睛:“费……费……文伟?!”

眼前这位美女“小乔”也一瞬间掉落被扒马甲的恐慌,说真的,这人大概把自己的年龄调到了十五岁,还未完全发育男性化的身体体态纤细,脸型线条柔和好看,最重要的是身高比原来矮了一截,此时震惊羞赧地在180+的姜维面前仰着脸,真乃一眼万年……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姜伯约?!”费祎刚开始一掸眼就知道进来了个“姜维”,却怎么都想不到,居然是真的“姜维”。就在一秒之前他还想夸赞一把这妆容扮相真棒,比真的姜伯约那小子好看多了……额,真是打脸。

而既然费祎到了,那么另一个人就应该是……

姜、费二人同时把眼睛转向了那个企图把自己融入墙壁的端庄美女——“大乔”。就在这壁厢二人惊悚对望之时,董允眼疾手快整理好了衣服,最重要的是戴上面具。“伯约。”他道,顺便附上一个微笑。也不知二人是谁画的妆容,董允在调整了年龄之下显得十分端庄典雅,再加上那勉强的笑容,好一个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这是怎么做到的!!!

费祎cos还能理解,但是董允?!如果是费祎的提议,为什么董允没有早早打爆他的狗头?

但显然,厕所不是个谈话的好场所,三人非自愿掉马会师之后,又装作一本正经失忆了一般一起走了出去。正准备去到费祎大名鼎鼎的摊子好好坐下来互相谈个人生,刚绕进魏晋区却被眼前大厅里的一处后宫着火左右拥抱不约而同吸引了眼球。

只见一个cos了曹操装束的人十分入戏地偶遇了一只荀彧、一只郭嘉。

“文若!”那只“曹操”十分惊喜热情的上去打招呼,顺便意图附上一个熊抱。

然后意想不到的情形出现了,在拥抱还没落下之时,那只“荀彧”忽然推后挣开,然后由于猛地抬头,只听“咚”地一声撞到了那只“曹操”的下巴和鼻子。

那只曹操“嗷”地一声惨叫,他捂住鼻子高高仰起头,大概是要把鼻血倒回去。那只“荀彧”被吓了一跳,他赶忙小心的要去扶“曹操”,口中还不停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习惯何人有身体接触,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然后趁着“曹操”抬头,旁边那只“郭嘉”却不动声色的挡住了“荀彧”去扶“曹操”的去路,顺便不经意踩住了“曹操”身后过长的披风,然后……咣当一声,那只“曹操”的尾巴骨就与大理石地板做了个亲密接触。

“哎哟,你怎么摔倒了?没事吧”“郭嘉”关切的躬身问有点懵的“曹操”。“曹操”莫名感到背后一股寒气:“没事没事。”他连忙摆手,落荒而逃。

“哈!”那位“郭嘉”亲密地挂上了不习惯有身体接触的“荀彧”的肩膀,“如果说他cos的老曹哪里像的话,一定是身高。说真的,辣么长的披风,走路真的不会把自己绊倒吗?”说话间,二人转过身来,继续好心情地到处东走西看。

虽然带着面具,但即便少了半边脸,也挡不住那二人中“郭嘉”的绝世美颜。再加上二人开口说话时那不加遮掩的熟悉嗓音……

“君嗣!公琰!”姜、费、董三人心照不宣的大声呼唤起来——所谓被扒了马甲就看不惯他人有马甲,报复社会不过如此。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什么意思?能吃吗?

果然,刚刚才十分潇洒的“荀彧、郭嘉”,瞬间如被雷劈了花栗鼠,钉在了当地。

评论(39)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