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玄亮十世·架空au篇】灯明四十九天

PS:我爆肝了,为了都知道的秋风五丈原日特别出品。

PPS:完结倒数第三篇。求宝宝们给评论啊~

【感谢宝宝们提醒,我大概是大脑出现了混乱,把五丈原的日期记出了错误。。。已经改正,向丞相和大家谢罪】

(7)六七

刘备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一天。

八月二十八,秋风萧瑟。

刘备记不清大约是从几天前开始,天如同漏了一般,雨下得没完没了,秋风肃杀地砍杀地面上所有尚存的生机。落叶干枯,在地上厚厚地铺成地毯,被来来往往的脚步碾成碎片。

中秋之后,诸葛亮的身体就目之可见的一落千丈。他那天说疲惫,早早从小院中回房休息,但却从未真正恢复。

他总是疲惫,开始嗜睡,几乎不再下榻,每日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有时刘备与诸葛亮说着话,只添一杯水的功夫,就看见诸葛亮已向后面斜斜靠着睡过去。然而他又睡得轻,一根针掉地也能将他从梦中惊醒。随后诸葛亮才意识到自己又在白天陷入昏睡,这时他会垂下双眸,一言不发。

与之同时而来的,就是连绵不绝的冰冷秋雨。破碎的枝叶被秋雨泡成烂泥,空气中也带着水珠,墙壁也仿佛要被雨水浸透,颜色一天比一天深沉。被衾无论放在哪里,都湿冷得厉害。

诸葛亮从不说冷,但他每天夜里都发热。在中午短暂的放晴中褪下额头的热度,接着等待天黑后的周而复始。

他吃的也越来越少,甚至连药也吃不下去。刘备曾使劲浑身解数求着哄着诸葛亮多吃下半碗热汤饼。诸葛亮拒绝不了刘备,顺从的用了刘备喂到嘴边热气腾腾的膳食。然而不等刘备高兴半个时辰,诸葛亮就止不住的胃痛恶心,连带着将更早些硬吞下的药也一起吐了出来。自此,刘备再也不敢多叫诸葛亮吃一口东西,只能无能为力的看诸葛亮生命的火光被这秋雨秋风一点点浇灭,一点点吹散。

刘备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

刘备什么都做不了。

在雨下得最厉害的那一天,诸葛亮也整整睡了一整天。刘备就坐在一边,盯着诸葛亮的胸膛细微地一起一伏。童子也不再管他这个不讨喜的人整天赖在房中不走,十几岁的孩子几乎变成了木人,不知疲惫的在屋子的角落里站了一整天。

就在那一天的夜里,雨声停了。

就在那不见星月的夜里,刘备看见童子拿出三盏赤色的硕大灯笼爬上了县衙的瞭望台。灯笼被点亮,自左到右排座一排挂在最高处。童子执一块木板,每隔一个时辰便三次遮住灯光又移开——刘备虽然不知,但他能猜到。这是实现约定好的信号,给远处人看的信号——最后预警的信号。

雨虽不下了,但天气却变得这样冷,秋风冷得彻骨。漫长的黑夜里,三盏灯笼在高高的夜空中摆动,闪烁,如三颗硕大的星辰落到了人间。

终于,遥远的天际泛起了亮光,太阳的光芒照射过云层,把天染得血一样红。

这天,是八月二十八。

在太阳移到头顶的时候,重重马蹄车辙声震动了这个小小的县衙,精锐的白饵军队将县衙里三层外三层围住。刘备看见了十数天前最先随太守来到的尚书令和那个年轻将军——现在他知道了,这个尚书令名叫蒋琬,是诸葛亮有意叫接替百官之首的人;那个年轻冷脸的将军叫姜维,是诸葛亮最满意的学生,宝贝疙瘩似的只要一提起来就满眼都是光彩。

除此之外还有十余人刘备从未见过。他们都没穿官服,但显然也不再多费心掩饰,明眼人只需一看便知各个都是朝中重臣。他们尽皆神色穆然严肃,不少眼中都是红丝,衣衫风尘仆仆来不及休整打理。他们分成文武列作两班,静静地站在门外。

喧嚣就在这一刻停止了。院内的臣属与院外的武士都如此安静,仿佛连呼吸都尽力屏住。只有他们的眼睛,看向同一个方向——诸葛亮紧闭的屋门。

刘备此时没有资格站在院内,也没人在乎他一个看管灯火的小小县令。但他也远远地直挺挺站立,看着诸葛亮的房门,屏住呼吸,不放过哪怕最小的动静。

刘备这时才注意到这一间县衙小屋的简陋,就像间民居。他想起自己梦一般的前世,在四十七岁那年,他也站在南阳一间略显简陋的小屋门外,两只眼睛死死的注视着房门,不肯放过一丝一毫细微的动静。他激动地等待着,脑中幻想描绘着里面有一个像龙一样耀眼的年轻人在榻上熟睡的样子。他等待着,等待着,无比期待那扇薄薄的门从里面打开。就在那时,时间、空间都失去了意义,只有一个屡败屡战的将军等待着一个躬耕陇亩的书生。

现在,刘备再一次注视着一扇门等待,期待着门打开,又如此害怕门打开的一刻。

时值正午,吱呀一声,木门被从里面打开。童子从屋中缓缓走出,于门外稳稳站定,面上看不出悲喜。“先生醒了,请诸位大人进去。”他道。

两班臣属一齐敛容整衣,随童子鱼贯而入。当最后一人跨过门槛,木门又再次被关上。

刘备想要走到门前去,想要站到窗边去探听屋中动静,但他却又迈不动脚步——这本不是他该管、也不是他能探看的事。

刘备发现他的手居然在抖,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在门外的寒风中连连打转走动。双股剑跨在腰间,剑把上全是被自己手心浸湿的汗水。

他忍不住要牵马逃离这个要叫他发疯的地方,而还没到马厩就被另一彪人马截住去路——竟是太守大人亲自带人而来。

“玄德,正好拦住你了。”太守在县衙正堂没找到刘备,着急得肥硕的脸上都是汗水。他身旁人穿着宫中御史官服,正面无表情盯着这个县令刘大人。

“天子诏令,刘大人请跪下接旨。”那宫中人道,手中展开一方锦绢。

在这?就在这马厩前?

刘备从未想过自己究竟能因为什么原因在这个时节接到天子谕旨。但眼看御史不容辩驳的模样,他也不得不原地跪下,拜伏在地。

“天子谕旨,着迁章武县令刘备为豫州牧,行左将军事,统无当飞军,即日回都。章武县令着太守另择贤人接任。”

这圣旨诏令简单得不像个圣旨,甚至没有前因后果。从头至尾,就是调令一张,叫刘备飞黄腾达,即日离开这章武小县。

刘备楞在原地。

他直起身子,却发现舌头麻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刘大人还不接旨吗?”

“是。”刘备有些木然地答道,“臣刘备领旨谢恩。”

御史似乎很忙。圣旨直接被塞进刘备手中,随后那御史便转身离去。太守看着突然成了贵人一飞冲天的刘备,一边谄媚着宫中来人。想找机会和刘备寒暄讨好几句,却还是跟紧了快步走开的御史一同离去。

刘备从未想过,一道圣旨会比烙铁还要烫手。这莫名其妙掉在手中的荣华富贵让他不知所措。他不能离开章武县,他不可能在此时离开诸葛亮,但他隐隐觉察出此事与现在一切的联系。

刘备管不了那么多,他的思想不允许。他将圣旨揣入怀中,重新看向那挤满人的小屋,抬步走进院中。

这一回,没有人拦刘备。

刘备站在门前,隐隐约约听见屋中人压抑着声音说话,却不知说了什么。

过程十分漫长,天色一点一点暗了下去,然后屋内点起灯火。一道暖光打在刘备脸上的时候,刘备才发现,原来一扇窗户一直斜斜开了一条缝,大约是为了透气的缘故。而此时,他恰巧能透过缝隙看见诸葛亮斜靠在榻上的半个身子和榻前人的背影。

一个时辰又一个时辰,不时有人开始从屋中走出。刘备想从他们的表情上做出些判断,但这些诸葛亮看中的得意臣属们只是沉着脸色,无悲无喜,没有一个给刘备留下猜测的机会。

最后只剩下蒋琬和姜维两人。刘备看见蒋琬站在床榻侧面搀扶诸葛亮,他同样面无悲喜,但眼睛却一刻不离地看着诸葛亮。姜维跪在榻前,诸葛亮向姜维伸出手,立刻便被姜维两只手牢牢握住。诸葛亮笑了,他嘴唇轻动,温柔地看着姜维,不知说了什么。姜维听罢,突然不能再忍受一般,陡然起身,拥抱住榻上这脆弱不堪的人。

刘备看不见姜维的表情,却听到了姜维的抽泣声。冷硬的将军仿佛要随着哭泣变得比榻上的病人还要脆弱,而诸葛亮抬手轻轻抚摸姜维的背脊安慰,一下又一下,这让他的拥抱依旧显得温暖而安全。

刘备就在这时,突然感到疼痛——兴许这疼痛早就有了而他却没有发现。他捂住自己的心口,用力挤压。身体正在逼迫他接受一些他精神上永远都无法接受的东西。

房门被再次打开,出其不意,刘备连连向后退了好几步——他不知不觉间站得太靠前了。

姜维与蒋琬一前一后走出屋门。蒋琬目不斜视,姜维路过刘备时,眼光冷冷地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但终究也未作停留。

“刘大人,先生请你进去。”

童子再次传令。刘备深深吸了一口气,抬步走进这仿佛离开了一整年的小屋。

“都安排好了。”诸葛亮见刘备进来,长舒了一口气道。

“你……”

“百年之后的事,早安排好了总比没安排好。你知道,这和吉不吉利无关。”

刘备知道,所以他无法真正反驳。

“刘大人今日接到圣旨了。”诸葛亮见刘备无话,也不理会,自开启了话题道。他语气肯定,完全不在相问。

“是。定是丞相的保荐。”刘备从怀中取出那被捂得温热的圣旨。

“刘大人可是明日走?”诸葛亮笑了笑,不置可否地问道。

刘备不答,却抬眼看向诸葛亮,两道目光在此处交汇。

“刘大人这是决定抗旨?”

“不是抗旨,只是想向天子陈情,请天子收回成命。如天子降旨惩治,刘备也甘愿承受。”

“为何?”

“海晏河清,天下稳定,不少刘备一人。刘备心无大志,只想守着这章武小县,做一个太平县令。”刘备低头道。

“纵使天子,也请不动你出山?”诸葛亮皱眉。

“丞相……”

“罢了。”诸葛亮没等待刘备回答。

“此事再议吧……”诸葛亮叹道,“以后再……”

话未说完,诸葛亮突然猛烈地咳了起来。这一咳就不知道停,简直要把他整个人都震碎了。诸葛亮死死拿手绢遮掩住口鼻,但好容易停下拿开时,上面却是一片猩红血色。

“知道吗?我这几日常在梦中梦见什么?”

诸葛亮气喘吁吁,他疲惫不堪,染血的手绢犹自攥在手中没有放开,但他同昏沉拼命挣扎反抗,看着刘备执意想要说话。

“我梦见我是一个躬耕山中的书生,春夏读书,秋冬狩猎,有一间不错的茅庐,屋外有几百株桑树。我会坐在水边弹琴,夜晚观测满天星斗,我还会得空做两个你说的会自己跑的小木狗,时而同一群好友能够谈天说地,饮酒作歌……”诸葛亮的眼睛越发迷蒙,眼角滑出两道清亮的泪痕,“那样的生活,该有多快活啊……”

诸葛亮终于抵挡不住一整天的劳累,他说话声越来越低,眼看就要沉沉睡去。

“孔明!”

刘备猛然上前抓住诸葛亮的手。他把头凑在诸葛亮耳边,一字一句道:“孔明,你累了就好好歇着,但记着一定要醒过来。等你醒来后……我就带你去过你梦里的生活。你一定要醒过来!”

就在诸葛亮的呼吸趋于平缓,他以为再不可能得到回应之时,刘备看见诸葛亮微微点了点头。

未完待续……

评论(27)

热度(131)

  1. 玄亮圈粮食主页舞舜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