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黑帮AU】咨询军师

PS:我就是管不住我这不听话的手啊,一堆的坑,却又开了新坑……

PPS:黑帮设定,你亮团宠设定,荀令、你亮、大都督师兄弟关系

(1)

“叮!”

电脑中一个清脆的响声,黄豆大的小红点在屏幕上的地图中央奋力地跳跃着,不留余力的要吸引他人的注意。

“上钩了?”硕大的真皮沙发上,把自己陷入一堆柔软垫子的诸葛亮立刻坐直了身子,两只漂亮的眼睛瞬间溢满了光芒。“给我看看……嗷!”鉴于某种原因而不能动的诸葛亮伸长了右臂,用他钢琴家一样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白皙无暇的手去够旁边小书桌边正对着小红点坐在电脑屏幕前以几乎要留下残影的手速敲打键盘的白色眉毛的男人。结果还没等到男人回头,便发出一声惨叫。

庞统坐在诸葛亮左边沙发的扶手上,右手拈着一个弯成鱼钩状的细针,左手紧紧抓住诸葛亮的左手腕,而中指却还抠在那才被止血刚缝了一半的长条形伤口上。他面无表情的直视诸葛亮转过头来控诉的眼神,嘴角还嫌弃地挑了下,仿佛方才对伤员惨无人道的暴行不是他做的一样。

“看看你的爪子!”庞统恨恨地出声,右手又是精准并无情的一次下针,“我们是干咨询军师的!这个职业不是你自己独创的吗?还用我帮你解释吗?”说着又是一针。不过当他注意到诸葛亮明显咬了一下牙齿忍痛之后,还是尽量克制住心头的怒意放轻了手上的动作。

“既然要当咨询军师,就给我乖乖的躲在幕后出主意,就意味着不要亲自冲锋陷阵,不要管如果你不动手相救,那个倒霉蛋会少多少零部件。”庞统咬着牙,心疼的看着那本该和右手一样完美无瑕的手背上出现的狰狞伤痕。真是越看越心疼,越想越生气。明明对帮派近战只是一堆理论知识,居然为了救一个小喽啰从好好的掩体后面跑出来,结果混乱中被人家用匕首划了一刀。还好偏了一点,再向上三厘米就是动脉。这么完美的手,也不知道好了会不会留疤,万一划到了脸,不就彻底破相了?!这气人的家伙,也就这一张天赐的皮囊,让人舍不得对他动气。

“那不是‘小喽啰’。”诸葛亮皱着眉看庞统用那双平常无防护兑浓硫酸都不抖一下的手,像缝补丁似的给自己缝针,还依旧嘴不饶人纠正这只可恶的颜控凤凰的错误。“那是条子的小孩,才十岁,放学来找父亲才被卷进来。而且,我那不是正面战场,属于相对安全的区域。这个……”诸葛亮扬起下巴示意了一下手上的刀伤,“只是经验不足,被撞倒时的意外。”

“你怎么知道是条子……算了,你当然知道。”庞统开始剪线了。听见十岁的孩子,他灵巧的舌头停滞了几秒,眼睛不舒服的眨了眨,但转而又高傲地像只凤凰,道:“听着,福尔摩斯,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这次要是运气好,你一个月后就还能拥有一双美丽的爪子。但记好了,别留心思去‘积累更多的经验’。你自己说的,咨询军师永远保持中立,我们效忠的只有职业道德和钱,别把自己陷入得太深。”

话说得没错,但做事有经有权,诸葛亮更不爽的是这人仗着年纪比自己大几岁就用这种耳提面命的口吻,还用自己的话反击自己,将自己置于完全无法反驳的境地。

正转着眼珠要想个好方法回过去,白眉毛的男人抱着电脑挤到诸葛亮身边坐下,变相打断了诸葛亮与庞统每日一次的龙凤之斗。“士元兄,别说了。你看,仲兄之前下的饵,有鱼上钩了呢。”马良一面扬起笑脸,说得骄傲,一面和诸葛亮歪在一个沙发里,将电脑屏幕调到诸葛亮看起来最舒服的角度。

马良作为一个把国防部安全系统当游乐场所的黑客,却长着一张无比温柔、文质可亲的邻家大哥哥脸,他鼻梁上的护眼眼睛让他更像个法学院的学生。

庞统已经收拾好了诸葛亮让他又气又心疼的爪子,看向那欣喜地扬着修长白眉毛的精致男人,一个上了诸葛亮钩的饵竟让他比拿了黑客大赛冠军还要开心。不顺的气刚翻上来就被喉头锁住,差点憋出内伤——真是没天理,为什么一个个的都长得这么好看,对这么好看的人大发肝火是不应该的。

“好好好,你们就都宠着小卧龙吧,迟早出事!”庞统利落地整理好身上的白大褂,摇着头咂嘴,准备回自己的药剂室修补一下受伤的脆弱心灵。

“士元兄说笑了,难道你自己没宠着仲兄?那就算出事了你不也成了共犯?”无害的、温柔大学生般的马良笑得和他并排陷在沙发里的某卧龙一样,狡黠,坏水直冒。

庞统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好看笑颜,只觉得心脏又受到一记重击,喉头一堵,该不会是要吐血吧。“你们不会是真的亲生兄弟吧?”他嘴里嘟囔着。

庞统抬手看了下腕上手表,确认打嘴仗已然消耗掉了他所有和心爱的化学试剂亲密的时间。他叹了口气,甩甩手,脱下白大褂,套上westwood的定制西装,别上蓝宝石袖扣和领带夹,瞬间人模人样起来,光华闪耀地像只真正的凤凰。

“既然我们爱赌马的小猎物上钩了,我现在就该去马场和经理分享一壶好酒,并且请他好好‘照看’一下那只叫‘柏拉图’的小马驹了。”庞统道,“我会和客户一起待到事情结束,最多三天,回来后给你们带礼物。季常的针孔微型摄像头;孔明的窃听器;元直……元直你要什么?”庞统一面站在门廊穿鞋一面提高了声音问。

“家里酱油不够了。”徐庶两手在格子围裙上拍着面粉,从厨房走出来。

庞统一脸不可置信,歪着头盯着徐庶看。

徐庶笑了笑,道:“开玩笑的,不过家里酱油确实快用完了。”他将刚包好的饺子仔仔细细码在砧板上端了出来。“上次在地下庄子见到的说下周拍卖的那个勃朗宁。”

庞统这才从冰封中解冻,点头出了门。

诸葛亮简单清点了一下徐庶一板板端出来的饺子——即便对于他们四个人来说也过于多了。“元直,怎么包了这么多?”

徐庶解下围裙叠好,道:“上次我接的那个客户,到了关键时刻,我得过去盯着。明早的飞机。士元三天后回来,这三天里,乖乖呆在家里养伤,药记得自己按时换。不许出去吃,不许叫外卖,小心有人趁机下毒。饺子都在冰箱里,煮一下就能吃,酱汁也给你调好了,冻在边上的保鲜盒里。”徐庶喋喋不休的说着老母亲般的嘱咐,“你才帮人用计掀了三个赌场,就算是咨询军师的身份,也要严防有人打击报复。这段时间给我laylow,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出门,更重要的,不许接任何客户,听到了吗?如果实在无聊,我把你那套木头机括都叫人搬来了,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别又伤了手。”

徐庶转过头,看着自从听见不许接任何客户就死机,已然消沉成灰色的诸葛亮。用力推了推他的肩膀:“不许接任何客户,听见了吗?”

“听见了。”刚才还神采飞扬的诸葛亮此时已经变得死气沉沉了,不过他还没忘了关爱贤惠的“长兄如母”的徐庶,“记得带枪,子弹带足。现在这个年头,道上越来越乱,任何条子都不知是黑是白,哥谭市和我们现在比起来都称得上民风淳朴了。”

啊!我们家孔明怎么这么贴心!徐庶突然觉得心头涌上一股老母亲般的欣慰和温暖。“在家乖乖的啊,多吃多睡,回来给你做蛋糕,等你潜伏期过了,一定给你找个最有趣的案子。”徐庶心里满满的道,“放心,当今世上,手枪点射能拼过我的不超过十个。”

眼看四个人里两个人转眼就要走,道上迅速崛起,如同都市神话一般的卧龙先生也提不起兴致。“季常,你也有事要走?”诸葛亮心中已有答案地问向目前还和自己靠在一起的人。

马良大学生般干净精致的脸庞上布满了愧疚:“倒不是要出外勤,只是要去工作室闭关一周,帮客户加密一个移动硬盘。”

“好吧,看来往后三天,我就要孤零零地贱妾琼琼守空房了……”诸葛亮绝望地哀叹。

话音未落,真大学生马谡背着书包火车头一样冲进了这一栋立在都市群中静谧街道上的二层小楼:“怎么会,我可以过来陪先生!”

“闭嘴,小五你给我老老实实回去上课!”马良一声充满威严的断喝,刚点着的火车头被浇灭了。

总之,诸葛亮已经预见自己未来漫长的三天闲得满身张蘑菇的悲惨命运了。

 

(2)

在东汉国近几十年来的多次政变之后,官方的位置变得乏力而微妙。全国各地的地底下,尽是黑道盛行。

而只要在国内黑道混的,就一定听说过近几年才异军突起的“咨询军师”的大名。

想要在黑道混到一定高度,光靠枪杆子就显得十分捉襟见肘来了,此时,各帮各派都急需有一个足够智慧的人为他们出谋划策——而这样的人,在黑帮中被统称为“军师”。

当然,每个教父级别的大帮派都有自己的私人军师,但这需要足够雄厚的人力物力财力作为基础。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被称为军师——即便他聪明绝顶。全国的军师都需经过“学院”严苛的筛选及长时间的严格的特殊培训,就如同英国人培养他们的皇室管家,他们忠诚、他们睿智、他们几乎无所不能。国中那些屈指可数的准军师在即将毕业之时便会直接被分配给各大帮派瓜分,从此在帮派中坐上那个特别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掌握帮派全部的资源和秘密,而那个帮派也会就此脱胎换骨,如虎添翼。

一个帮派,一个军师,这就是法则。试问,有谁不想拥有一位自己的军师呢?这不仅意味着名利双收,大杀四方,更是绝对权势和地位的象征。而这,也就导致了除了顶尖的几大帮派,对于其他百分之九十五的黑道人来说,“军师”比传说中东海龙宫的宝藏还要玄幻,高不可攀。

于是,咨询军师出现了。

严格来说,咨询军师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真正学院培养的军师。他们只是住在一栋二层小楼里的人,绝对中立,不属于任何一方,只看案子不看人。但他们有绝对的能力,绝对的远见,只要你肯花上一比绝对称不上友好的高昂费用,他们便能帮你策划运筹任何事情。但事情一旦结束,你便会被他们弃若敝履,他们甚至会直接从脑海里抹杀你的存在。想要再次咨询?没问题,请重新排队预约 ,递交名帖。

 

(3)

诸葛亮已经一个人在小楼二层发霉两天了。不知道是不是其他三个早有串通,直接屏蔽了他能接触到的一切社交网络——不然为什么,整整两天,甚至连一封预约的邮件都收不到?!

就在诸葛亮闲到想要开始考虑复原出一把真实好用的星球大战光剑的可行性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个男人。

彼时,诸葛亮刚挂断徐庶老母亲般的查岗电话,被督促着下楼站到太阳下模拟绿色植物进行光合作用消毒杀菌。一个拿着个皱巴巴的名片,在路口徘徊彳亍良久的男人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是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个子不算高,身材也并不魁梧,但显然久经战阵,是个老油条。他的右手走路时是垂直不摆动的,因为这样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在任何时候拔出口袋中的枪。大衣有些旧了,并不名贵,但却是经典款,舒适,耐脏,保暖。

当他面色坚定的迈进门来时,诸葛亮第一眼以为这是个条子,一个足够精干,不好糊弄的条子。但没想到,他有些犹豫的,选择规规矩矩坐在了前厅等候的沙发上。而前厅的沙发过于昂贵舒适,那个男人刚一坐下便未能保持住平衡,几乎是摔进了沙发的怀抱中。于是,他受到了惊吓般又迅速站了起来,找了个木质雕花椅坐了下来。

诸葛亮本该直接打发了这个男人,但鬼使神差,他的心猫抓似的,疯狂叫嚣着好奇与兴趣,即便徐庶三令五申,他终究还是给自己系上了个简单的领结,装扮做服务生的模样,来到男人面前。

“你好,我姓刘,刘备。”他从大衣内袋摸出一个不够精致却被捂得热乎乎的名帖,“水镜山庄的司马先生推荐我来的,说可以来委托一个咨询军师。”

司马先生?这一下诸葛亮却有些疑惑了。这个几乎在道上没有名号,光用眼睛看也不会有多少钱的人,居然会得到那个一般人抢破头也见不到一面的司马水镜先生的青眼?他到底有什么特别的?

“刘先生您好。”诸葛亮接下名帖,交换了一个绝对商业化的笑容,将手里的平板递给刘备,“这是我们这里的收费标准,您看您需要那一类的服务?”

在刘备接过平板的一刹那,诸葛亮能十分明显地看见这个男人倒抽了一口凉气——果然,他对咨询军师一点了解都没有,究竟是活在那个星球的人啊?很可能是刚听了司马先生的推荐,便马不停蹄找到了这里。

诸葛亮承认,咨询军师的收费并不友好,他这个卧龙先生的服务费用更是在价目表外需要面谈的高度。不过,天下都知道,向魔鬼许愿则需要用灵魂交换,向咨询军师许愿就必须用荷包交换。咨询军师效忠的只有职业道德和钱。如果没有钱?那就只能有缘江湖再见了。

诸葛亮看着刘备纠结踌躇的眉头,决定大发慈悲帮他减轻一些痛苦。“刘先生。”诸葛亮笑道,“如果觉得委托案子不太……额……易于接受并作出决定的话,可以考虑基本的咨询。我们的咨询是按照时间收费的,更加方便……额……合理控制一些。”

刘备迅速接受了诸葛亮友好的建议,看到了价目表的最下方,然后掐指心算。“那……我就预约二十……四,不,二十三分钟吧。”——这便是贫穷的现实与哀伤。

“好的。”诸葛亮收回了刘备手上的平板,迅速做着记录,“我们会尽快帮您安排这……二十三分钟的时间。然后,您的咨询军师会通过邮件单独联系您。”

很好,今天的任务完成,也不算违背了元直的嘱托吧?诸葛亮对于意外放了个风很是兴奋,保持着角度适宜的可亲微笑准备目送这个叫刘备的男人离去。

但紧接着发生的,让诸葛亮大概能部分理解这个人得到水镜先生的青眼的原因了……

因为刘备在转向大门之后,又突然转了回来。“请问,额……既然价格是一样的,我能不能不等待预约,直接咨询您呢?”

“什么?!”

“我的意思是……”刘备挥手在二人之间比划了一下,“请原谅我的冒昧,看起来现在,您也没有其他的工作,既然只是二十三分钟的咨询,我能不能就请您当我的咨询军师,为我咨询?”

“我?!抱歉,我只是个……”服务生……

但诸葛亮看着那个男人真诚的眼睛,莫名其妙就把后半句话吞了下去。

“好吧。既然这是您的意愿。”

——这个叫刘备的男人,不仅不按套路出牌,还有神一般的好眼光。

如果要让其他任何一个人知道,卧龙先生,江湖上被穿得神话一样的卧龙先生,居然以这样的价格,毫无等候,就为这样一个撞大运般,只能负担得起二十三分钟普通咨询的男人提供了咨询军师服务,一定会被打死吧。

对,不仅是打死不知道用了什么花言巧语的刘备,更要被打死的大概是诸葛亮本人。徐庶、庞统他们应该会被气到肺爆炸吧,现在可是诸葛亮必须的潜伏期,这样接案子高调冒头是不准备要脑袋了吗?

诸葛亮在心底里重播着徐庶临走前老母亲般的嘱咐,道了一万次歉。我真的只是太无聊了!而且,这个人一看就无权无势,只是二十三分钟的消遣,很无害,他甚至都不知道我是谁,甚至在你们回来之前我就会把他从记忆里彻底删除。不过是大海中的一片小涟漪,不会掀起任何一片波浪。

 

【番外一】诸葛亮的电话记录(1)

来电人:荀彧

时间:00:30

“听说卧龙先生最近又办成了一件大案子,三个赌场,现在大家嘴里都不会说别的,全部都在谈论着‘咨询军师’。”

“多谢师兄夸奖。”

“别把你的花言巧语用在我身上。趁着你的身份还没戳穿,事情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结束你咨询军师的胡闹,回到学院里来……”

“然后和你一样,被货物一样分配给某位手眼通天有钱有势的master(主人)?成为他们耀武扬威的炫耀工具?”

“讲道理点,我亲爱的师弟。何必把话说得如此难听?是主公,并不是主人。”

“在我看来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区别。”

“别任性。你是个‘军师’,身份已经注定了。一个军师,一个帮派,这是法则。不会有人能够容忍一个曾经属于别人的军师。”

“我不属于任何人。”

“这是忠诚。”

“再见,师兄,我要休息了。晚安。”

未完待续……

评论(51)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