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维亮AU】荆棘王冠

特勤司行动处处长姜X吸血鬼侯爵亮

棺材打开的那一刻,姜维才意识到,他面前的是那个五十年前恶贯满盈的吸血鬼侯爵诸葛亮。

PS:顶风更文~

       话说,吸血鬼你亮说的话,又究竟能相信多少呢?

(20)

姜维一只手死死摁住吸血鬼的肩颈,指尖逐渐被颈项上滴下来的血液沾染。他的血不是鲜红的,也没有温度,便如白瓷般冰冷的皮肤一样。血滴深红到发了黑,没有一丝生气。

吸血鬼本能地向后扬起头颅,一点多余的声音未发,甚至连呼吸都没变得急促——不,吸血鬼或许根本没有呼吸——那审讯室中愈加沉重的喘息声,来自于姜维。诸葛亮就像早已习惯被如此对待,听之任之,似乎能安静的对加诸于他身上的一切逆来顺受,又似乎早已料定你不能那他怎样,正好整以暇看你如看跳梁小丑。

这叫姜维更加感到挫败又愤怒。

姜维撤下右手的银剑,替以左手掐住吸血鬼修长的颈项,将这恶魔的脉搏握在手中收紧,再收紧。对待吸血鬼,无需仁慈。

没有血液的流动,没有心跳的臌胀。姜维手心的热度对于吸血鬼来说太高了,直到看见洁白冰凉的皮肤开始泛起淡红,看见吸血鬼开始因为窒息而在掌中无主地挣扎抽搐——哈,看来还是需要呼吸的——姜维才感到些许满足。

然后姜维抬起头,正与诸葛亮的眼神相对。

那地狱业火一般鲜红的眼睛!

姜维蓦得眼前一黑,后脑剧烈的疼痛如噩梦般再次袭来,更多的片段,更多的声音,就这么砸碎他记忆宫殿的城墙,一股脑地涌进来,之前破碎的片段被强行串联完整。他禁不住,不知自己所为何事,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只知道自己跪匐于地,两手徒劳地捂住耳朵,把身体蜷曲,想要减缓头上的疼痛。

“伯约。”

“伯约!”

“姜伯约!”

……

是谁?混沌中,姜维又听见了那个低沉柔和的声音,就像黑暗中的远灯,迷雾中的鸟鸣,正一声声呼唤着他,为他指引方向。他如同溺水之人抓住救命的稻草,去追寻,去抽离。然后,他感到如遭炮烙煎烤的后脑一阵清凉,带着不容置疑的压力,让人心安。

姜维再次睁开眼睛,疼痛消失了。他气喘吁吁,大汗淋漓,银剑委顿在地,诸葛亮单膝跪在他身前——他确实高大,即便瘦削虚弱,此时也能将姜维全部掩盖在他宽大的黑色衣袍的阴影之下——诸葛亮重重地坠着镣铐的手正按压在姜维脑后。

姜维稍稍恢复神智。这吸血鬼怎敢!他向后挣开这恶魔的触碰,一把抢回银剑,以剑尖柱地,喘息道:“你究竟……对我的脑子……做了什么……”

“我在帮你。”诸葛亮看出姜维对自己的敌意,他站起身来,甚至向后退了一步,却贴心地没有走出姜维手中银剑的攻击范围。

“你的大脑在洗脑中被损伤了,他们用强烈的疼痛刺激强迫你丢弃这段记忆不再回想,我不过事先为你刻下一个暗示,让你能循着暗示找回记忆罢了。我没想到你会排斥得这样厉害,造成格外猛烈的头痛。”诸葛亮的每一句话都像带着钩子,勾着你去相信,去倾听,去沉迷。

“这就是你们吸血鬼光用眼睛就能把人类变成你们百依百顺的血奴的迷魂法吗?”姜维扶剑起身,低头冷笑,不去看诸葛亮的眼睛。

“你不用害怕。”诸葛亮轻笑,“精神操纵需要极大的精力和体力,我被囚50年,现在的身体,早就不能支撑这样的能力了。这也就是我此时能做到的最厉害的小把戏。”他说着,又笑了几声。姜维没听见叹息,却觉得无比落寞,正因为这个吸血鬼太过平静,仿佛在叙述他人之事。

“所以,我还要谢谢你了?”姜维嗤笑。他果然抬头,去正视诸葛亮。两人对面而立,诸葛亮竟比姜维还要高上半个头。那一对猩红的眸子倒映在姜维的瞳孔中,却再没有了疼痛。

“如果你愿意的话。”诸葛亮有意摆摆手,但银锁镣铐却限制了他的动作,“我想,你定不愿被不明不白的洗脑,然后浑浑噩噩继续度日。”

“你究竟为什么帮我?目的何在?”姜维绝不相信吸血鬼能有什么好心,他不再陪着诸葛亮绕弯子打太极,直接单刀直入。

“因为你产生了疑惑,疑惑继而会变化成怀疑。”诸葛亮似乎很喜欢姜维这说话的方式,也陪着他直入主题,“你不敢相信,政府竟骗了你们五十年;更不敢相信,他们留下了最危险最穷凶极恶的吸血鬼而不杀,比之更甚,竟把这只吸血鬼纳入国家决策,参与诸多机密。你怀疑这其实是最大的阴谋,你怀疑整个大魏的高层都是内奸,迟早会让整个国家的人类都遭受灭顶之灾。因此,曹真才会坚持将你洗脑。”

“所以?你指望我相信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姜维道,“你让我知晓洗脑之事,让我回想一切细节,这样就能加大我的疑惑和怀疑,最后质疑大魏的所有,继而放出消息告知全国,让大魏上下混乱,你好渔翁得利?”

“你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才骗过了曹将军,甚至赵将军?”姜维质问着,剑尖直至诸葛亮左前胸心脏所在。

面对姜维的指控和利刃,诸葛亮摇头笑道:“姜伯约啊姜伯约,你为何就认定了我是骗过了众人意图不轨,就不考虑我或许是真的为了这国家和国中的亿兆黎民着想?”

“你?哈哈哈哈哈哈!”姜维仿佛听到了本世纪以来最大的笑话,他把剑尖向前再次逼近,“你当我傻吗?会被你三言两语随意蒙骗。无论你诸葛亮被囚禁多少年,哪怕被多少严刑折磨过,你也不可能被彻底驯服。不管有多少人相信了,我姜维都绝不会信!”

诸葛亮在姜维的话中愣了一瞬,他微微偏过头,将这个剑拔弩张的年轻人又重新审视了一遍。他才见过自己一面,却已比那些多少年来自大的身居高位的人要明白数倍——他们最洋洋得意的莫过于能把当初叱咤风云的吸血鬼侯爵作为自己的工具,能够傀儡般乖顺地被任意驱使。

“你说得对,我不会被驯服。”诸葛亮颔首道,“但你也要知道,我从不恨人类。反之,我热爱这一片国土,热爱国土上的人类。只要我还活着,我就愿意尽我之力,让他们过得更好。你大可放心我为大魏政府提出的任何建议,我并未夹杂丝毫有害于人类的阴谋诡计,若是不信,自可去调查五十年间的所有教令档案。我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是因为这出自我的意愿。我愿意。”

“你既然如此‘好心’,又为何徒劳辛苦,帮我找回记忆?就不怕我的怀疑会最终扰乱你‘热爱’的国土?”姜维道。

“因为我喜欢你,单纯的不希望你被洗脑洗得像个会动的人形工具。你有知道一切的权利。”诸葛亮猩红的双眸微微下移,直视进姜维漆黑的眼睛,声音越发低沉,缓慢而蛊惑,“我对格外喜欢的人类向来特别优待。”

姜维只觉得忘记了呼吸。他楞在原地,吸血鬼声音不大,却每个字都惊雷般在他的脑海中爆炸,无形之中叫他头脑一片空白,喘不过气来。

半晌,他才缓过神思。

姜维一时无措,不知该如何动作。他侧过身体,避开诸葛亮的视线,归剑入鞘,道:“今日此来,是北方又发现疑似吸血鬼族群作乱,还打出了你的旗号。我奉命带队剿灭叛乱。无论如何,你也算是他们的始祖,我便欲以你为诱饵,引他们进入我方埋伏,以便聚歼。若你真的如你所说‘爱’这个国家,便配合此次北伐行动。”

姜维特意哂笑着加重咬下了诸葛亮才出口的“爱”字,他整顿衣衫,拔步便要出门,换负责押解的行动处特工入内。

“姜维。”

姜维行至门前,被身后的声音叫住。他停下脚步,却没回头。

“我对这个国家和对国家中所有人类的爱,要远超你的想象。”吸血鬼道,“你若不信,不妨去看看五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21)

赵云一身野战军装,他飞身跃下两人多高的围墙,在巡逻岗哨和监控摄像头下形同鬼魅。他用了不到五秒,就黑开了基地的电子锁,闪身进入全基地监控记录的控制室。此刻谁又敢相信他是个年逾七旬的老人?这才是当年百万军中七进七出如入无人之境的赵子龙。

这正是诸葛亮被关押的基地。此时诸葛亮随姜维去北方执行任务,基地的守卫正是最为松懈的时刻。

赵云精准的调出前一天凌晨两点十七分囚室的监控录像,黑白的画面中,是他与诸葛亮的身影。

“军师……”旧日的称呼只停留在最初的口型便彻底梗在咽喉,赵云记得他在见到诸葛亮的一刹那便落了泪。

当初的自己才不到二十岁,便跟随在刘备身边,第一次见到了一身古老的银白色曳地长袍,高贵俊朗得仿佛不该存在于人间的吸血鬼侯爵,认他是他们的军师。此后物是人非,沧海桑田,自己白发如霜,而他也身陷囹圄。但他的容貌却一丝也未变。

“子龙,时候到了。”诸葛亮想要上前一步,他抬手,不知道是否是想要替赵云擦泪,但终究垂下两手,脚下也动了一动,又站回了原地。

“是他吗?姜维姜伯约?”赵云问道。

“我确定。”诸葛亮道,“我需要他的血。”

“那为何不直接将他捉住,或是变作血奴?”赵云口中说话却不能掩饰心中不忍。他没想到这个他一直爱重如子的年轻人会是几十年来最重要的那个人。既然不得不牺牲,作为血奴好歹能留下一条命。

“不。这是他唯一一个超我所料之处……”诸葛亮沉吟道,“我不光要得到他的血,我还要得到他的人。我要他不被精神操纵的真心投靠于我。”

……

影像转至二人分别,赵云又亲手将诸葛亮锁进石棺之中,一切仿佛都未曾发生。

是的,未曾发生。赵云取出事先制作好的替换录像,将这次简短的会面全部抹去,以后录像中记载的,只有纹丝未动的囚室。

仔细将一切回归原位,又擦去了所有指纹,赵云飞身离开基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未完待续……

【看在我冒死顶风更文的份上,求评论嘛~】

评论(2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