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维亮AU】荆棘王冠

特勤司行动处处长姜X吸血鬼侯爵亮

棺材打开的那一刻,姜维才意识到,他面前的是那个五十年前恶贯满盈的吸血鬼侯爵诸葛亮。

PS:疯狂爆肝~想写的内容还是没写完,后面看再找个时间继续~

(22)

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没几个真正见过吸血鬼。五十年前,政府开启了彻底剿灭吸血鬼的计划,同时销毁的,还有所有吸血鬼的影像资料——即便是吸血鬼的录像和声音,也不能避免其蛊惑人类的危险。当时参加过战斗的人或死或讳莫如深,人们真正见到的,也就是历史书上的几张图片和文字叙述而已。

但是人们却乐于谈论吸血鬼,孩子们将他们小时睡前故事里的恶魔当做玩物。姜维在从军几年中经历的所有吸血鬼余孽的战斗里,面对的其实都是人类。有的是当真尊崇书中强大可怖的恶魔,有的是凭空给自己捏造出了一个名唤吸血鬼的神,有的则不过是为自己的作乱抢杀强扯过一面大旗。

人们常常传说姜维力战吸血鬼的战绩,但姜维只熟悉人类的残忍和疯狂,他从来不信现在还有什么真正的吸血鬼族群作乱。

吸血鬼早在五十年前就死绝了。

不……还剩下一个。那个始祖的吸血鬼侯爵,一直被重兵把守银链囚禁在石棺中。而此时,正在姜维的队伍里。

“这只吸血鬼是一个强大的战斗力。”临行之前,赵云对姜维单独嘱咐,“过去的几十年里,他帮助我们不费一兵一卒完成了数十次艰难的任务。本次北方叛乱凶恶异常,我们负担不起再让任何一名战士把自己的性命白搭进去。”赵云看见了姜维对于大胆带上吸血鬼战斗话到口边的不以为然,没等他开口便解下自己左手上的手表戴在了姜维的手腕上。

赵云在表盘侧后方一拨一按,表盖便应之而开,里面小巧的银质按钮分外显眼。“这表以生物验证,现在手表的主人是你的了。”赵云道,“按下按钮,放置在诸葛亮脊椎中的共十五枚微型纯银炸弹就会在三秒内启动,他知道后果。”

不习惯佩戴手表的手腕总觉得沉甸甸的。姜维领军一路向北,他将吸血鬼一直押送在队伍最后方。不到必要时刻,他不准备像个懦夫,以炸碎吸血鬼的每一根骨头为要挟,躲在吸血鬼的背后,让吸血鬼去完成他们人类自己的战争。

 

(23)

夜宿郊外,走过面前的那片密林,便是被那群暴徒占据的县城。

一路之上,吸血鬼果然一直安静配合。姜维心头惴惴,越往北方,越是寒冷,越是不安,尤其今夜,莫名更加手脚冰凉、汗毛倒竖。他不敢放任吸血鬼在外,也不敢假手他人,命人将吸血鬼带进他的帐篷,由自己亲自看守。

“你应该休息一会。”冬夜寂静,吸血鬼的声音像是海洋中深夜吸引水手迷失心智的塞壬。

姜维猛地抬头,吸血鬼猩红的眼睛在黑暗中幽深地有种令人可怖的光芒。“你不是也没休息吗?”他防备地审视着面前的吸血鬼,皮笑肉不笑。

诸葛亮没有在意姜维的敌意,他摊开手笑了笑:“在你们无需‘使用’我的时候,我一直都在石棺中‘休息’。”

诸葛亮走动两步,姜维见他突然逼近,条件反射将右手覆上左腕手表。然而诸葛亮却停步在姜维的作战沙盘前,四下看了看,道:“你观察地形太久了。如果明日要按照计划清晨进攻,则最好稍睡一阵,恢复体力。”

诸葛亮见姜维僵在原地,脸色有些尴尬,手还未从左腕收回,又退回原处。“我不会伺机加害于你。”他向自己身后一指,“十五个微型炸弹,上下均匀分布,就钉在我的脊柱之中,我知道。”

姜维终于呼出一口气。他从昨日半夜出发,直到现在便未合过眼,此时只觉浑身筋骨俱疲。他闭上眼,用指头按两遍一跳一跳作痛的太阳穴,脸色缓和了许多:“多谢。只是我总觉心里不安,无法入眠。”

军帐中又陷于沉寂。吸血鬼的动作很轻,魅影一般没有丁点声音。他绕着沙盘又看了一圈,突然出声:“你的布置很好。”

“什么?”

姜维被吓了一跳。

“我说,你的布置很好,十分完备。”诸葛亮道,“依计而行,不会有所差池。”

姜维有些跟不上,他费解地看着吸血鬼。他不知道为什么吸血鬼要来安慰于他?还是又有什么自己毫无察觉的阴谋?

正说话间,还未等到诸葛亮答话,只闻远处忽然风响,然后一声惨叫撕破了凝滞的黑夜。

刹那间,大风骤起,四周树木疯狂响动,蝙蝠扑啦啦地成群遮住月亮,乌鸦群起,叫嚷声响彻天际。帐外大乱,到处都是人的脚步声,呼喊声,撞击声,然后,是枪声。

“怎么了!”

姜维陡然持枪跳起,他抢步到帐中的热感扫描监视器前——方圆两公里都没有大过一只兔子的热成像。

“到底怎么回事?赵广!赵广?”姜维飞身就要出账,在帐门前呼唤他的副处长。

就在这时,姜维只见自己眼前闪过一道黑影,然后便被一片死一样的冰凉按住了肩背和口鼻。他剧惊之下便要反抗,却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不容置疑地逼他后退。脚下顿时失了平衡,禁不住侧身翻倒滚进帐内。

这时他才看见,就在自己才站着的地方,被一道野兽一般的人形黑影扑过,尖利的指甲划过在帐篷,留下五道细长的撕裂痕迹。

姜维转过头,便看见诸葛亮两只猩红色泛着荧光的眼睛。他此时痛苦的捂住手腕,也摔在地上——原来过大的动作将他手腕上纤细的铐链拉扯到极致,瞬间勒出几厘米深的伤口。他的脚腕也一样,血肉模糊。

“吸血鬼夜袭。”诸葛亮喘息道。脸上不见了一贯的泰然自若:“是真正的吸血鬼。”他强调。

 

(24)

深夜之中一场混战,行动处出师未捷便闹了个灰头土脸。纵使精英,也没对战过真正的吸血鬼。夜战乃人类之弱势,却是吸血鬼的强项。加之突如其来,打了姜维一个措手不及。

吸血鬼夜袭是五十年前与吸血鬼的战斗中,所有老兵心中的噩梦。

所幸夜袭的吸血鬼并不多,夹杂了许多人类。且显然能力并不够强,像是新转化没有多久,比起人类的特性,有几个更偏向于兽,看见鲜血便会奋不顾身的猛扑上去狂饮,不顾生死。

行动处经过最初的慌乱,替换了为万无一失而带来的银质武器,便逐渐控制局面。

营地在两小时后恢复了安静,四处草木燃烧着,赵广脸上挂了彩,气喘吁吁行至姜维面前。他今夜拼杀得过于用力凶狠,奋不顾身——只因这巡夜放哨本是他的职责,敌军夜袭,毫无防备,他难逃其咎。

“怎么回事?”姜维手中银剑撑地,剑身之上,均是吸血鬼泛黑的血迹。

赵广是赵云的次子,于军校之中,便与姜维交好。他本同父亲一般性格温顺,不善言辞,却责任感极强。他知姜维不好当面见责,愈发愧疚难当。“是我的错。我只想着防人,不想来的却是吸血鬼。他们……太快了……”

不仅太快,还力大无比,能飞檐走壁。但赵广不愿多说,仅这一夜,就造就了三死八伤,这些鲜血和生命,都该算在他的头上。

“集合部队,清点人数。”姜维皱眉不语,四下踱步,观察留下的叛党尸体。

“处长!侦查组还少一人!”前方点兵的队长高声回报。

“找!”姜维把银剑插入剑鞘,手持满匣银弹的狙击步枪身先士卒,“按照吸血鬼的脚印和留下的血液痕……”

话未说完,姜维便停住了脚步——他身前,一个吸血鬼从黑暗中走出,那熟悉的红色眼睛在黑夜中泛着令人发毛的荧光。他手上还提着小鸡仔般掐着一个人,作战服手臂上是侦查组的图案。年轻人的面部扭曲,颈项被吸血鬼死死扣住,脖子以上涨得通红。

“放开他。”姜维推弹上膛。

“别傻了,你快不过我。”吸血鬼笑起来,露出四颗又尖又长的森白犬齿。他把整个身体都隐在侦察兵后边:“你的朋友不会想到头来死在自己人的子弹之下。”

“那你要怎样才肯放人?”姜维知那吸血鬼绝非危言耸听,微微抬起枪口,却又向前逼近两步。

“除非你们另出一个更有用的来换。”吸血鬼把手中的人拎着脖子提起,玩偶般晃了两晃,侦察兵痛苦地挣扎扭动,却发不出声音。

“好!”姜维又向前走上几步,他指头暗中勾住袖中匕首,将狙击步枪交给身侧赵广,“我……”

“我来换他!”姜维的话被另一个声音接了过去。

赵广把枪推回姜维手中,他摊开双手,缓步向吸血鬼走去。“我是副处长,而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侦查员。你放了他,我来换他。”

“阿广!你……”姜维瞪大的双眼。

赵广停步回身:“伯约,今日就是我的过失。倘若父亲在此,他也会赞成我的决定。”

赵广说罢,继续一步步向前。“我过来,你也该放人。”

“当然。”吸血鬼等待赵广又走近几步,“我们不像人类,自然信守承诺,不会干出尔反尔之事。”

他果然放下手中侦查兵。那年轻的人一获自由,方自站定,便向自己军中拔步飞奔。

电光火石间,赵广一个疾步飞奔,就地一滚,起来时已从小腿处抽出暗藏的纯银匕首,抬臂便向吸血鬼心口刺去。

哪晓得吸血鬼突变之中紧急侧身,匕首便只刺中了他手臂。吸血鬼吃痛反笑,发狂地一声嘶吼,反身便迅雷不及掩耳擒住赵广,二话不说,便张口向他脖子动脉咬下。只一瞬间,血液飞溅,染红了吸血鬼的半张苍白的脸。

“住手!”

众人都被这从未见过的残暴的鲜血淋漓怔在当场,姜维刚反应过来,便感到耳边黑影一闪,是一阵劲风带过。紧接着便是蹭的一声,他腰间银剑出鞘,黑夜中白光挥舞如同白虹贯日,眨眼间便到吸血鬼颈项。

赵广如一个坏掉的木偶,直直摔在地下,了无生机。而剑刃已割入吸血鬼的喉咙——执剑之人正是诸葛亮。

他双手尤被银锁系住,两只手以一个略显诡异的方式一齐执住剑柄。手臂搞搞抬起,夜风中飘散的黑发和扬起的袍袖遮住了他的脸颊。

“你的父亲是谁?”诸葛亮的声音顺着夜风飘送,没有一丝温度。

“咯……常……咯咯……常……房……”吸血鬼喉头一动,血液便汩汩下流,可偏偏死不了。他再想不到反抗,只木然的说着。

说完最后一个字,吸血鬼便再也说不了话了。因为颈项上的银剑挥动,彻底斩断了他的脖子。

姜维被眼中所见震得哑口无言。他飞奔抢上前去,站在诸葛亮身前:“你……你怎么……他……他是……”

“他是吸血鬼。我知道。”诸葛亮将长剑还给姜维,“我被囚之后,亲手杀死的族人还少吗?你们带我来,目的本就是为此。我说过,我会尽力帮你。”他的声音低沉清冷,冷得像冰,没有一丝温度,没有一丝生气,就如死亡本身。

未完待续……

【看我这么勤奋!求评论啊!求版聊啊!!!】

评论(3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