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欢迎来到三国魔法学校

PS:大概就是HP魔法世界crossover 到了季汉吧~

无深意,没头没尾,全是沙雕段子,有神奇动物梗

全员OOC预警,CP一大堆,看到啥是啥,洁癖勿入

【黑喂🐶】

欢迎来到三国魔法学校

(1)

话说世界知名魔法学校,不列颠有霍格沃兹,普鲁士有德姆斯特朗,美利坚有伊法魔尼。而我天朝上国,当然是三国魔法学校啦!

三国魔法学校历史悠久,有比魔法石还牛批的驻颜长寿秘方,因而盛产青春貌美的老不死,学校的教授一个比一个能苟,一两千年来,为天朝的巫师界培养了一代又一代优秀的人才。

三国魔法学校注重传统,招生广告开门见山,简单粗暴,一千八百多年都没换,霸占各处头版头条,专注洗脑坚决不动摇。

当你打开《汉末巫师报》,永远都能在最大的版面,见到三国魔法学校封面看板郎诸葛亮教授穿着一身雪白的仙鹤款巫师袍,手执伪装成羽扇的魔杖:“魔法学校哪家强?三国带你来飞翔!”

那气场,那颜值,那腿,那腰,那胸,那……咳咳……

惊为天人!让人觉得要是能拥有了诸葛教授,就能拥有天下。

至于究竟一代代莘莘学子是被广告词洗脑而来还是冲着美色而来,就不得而知了。

 

(2)

三国魔法学校共有三个学院——大魏学院、季汉学院、东吴学院。三个学院任意两两组合之间都积怨甚深,塑料姐妹花,互怼第一,友谊第二。

分院仪式对于每一个新入学的小巫师都格外重要。不同于以不列颠霍格沃兹魔法学校的为代表,完全取决于学生本人个性的分院帽,三国魔法学校的分院则更加显得霸权主义、强权政治。

学生想去哪,能去哪是一方面,学院的老大想要你却是更加重要的另一方面。

硕大的乾坤四象桌上从中心分为三个部分,分别代表着大魏、季汉、东吴三个学院。大魏向北,季汉处西南,东吴朝东南。而中心交汇之处,是一个玉鼎。

分院之时,三个学院的院长会将手放在玉鼎之上,玉鼎便会开始移动,最终停在哪家的区域,学生就会进入哪个对应的学院。

这个操作有点像通灵板。但一般人不知道的是,作为一个历史如此悠久,背景如此恢弘的魔法学校,这个分院的操作却一点也不魔法。说得直白一点,其实就是看哪个院长的力气大,更能把玉鼎拽到自家的地盘。

听说最开始的时候,分院仪式上是没有玉鼎直接拽人的。但考虑到各位院长容易情绪激动,拉扯之下对于小巫师的生理和精神都极易产生负面损伤,加之对于各院长的威严形象维持也会形成极大挑战,最后才改成了不动声色拉玉鼎。

建兴届优秀毕业生姜维入学之时,当时代理院长的季汉副院长诸葛教授与大魏副院长司马教授瞬间针锋相对,剑拔弩张,最终大打出手。把东吴院长孙教授吓得立刻放手缩到观众席吃瓜,顺便给自己加了好几道防护咒。

鉴于诸葛教授与司马教授有见面必怼的不可化解之矛盾,在新生入学的第一天,两位教授便精美地相互演示了多次三道不可饶恕咒的用法,整个朱雀大厅都是阿瓦达啃大瓜的绿光,看得人目不暇接。

事件的最后,解决于诸葛教授拉住了吃了豹子胆冲进战局劝架的姜维同学,相互对视三十秒之后,姜维自己跳进了季汉的晚宴餐桌。

此后几十年,司马教授带领整个大魏学院声讨诸葛教授用无声无杖的方式对姜维施了夺魂咒,强掳小鲜肉,才让这么好一个小甜姜瞎了眼跟了季汉。不过诸葛教授表示大魏害我季汉之心不死,不值得和这种人逞口舌辩解。

具体真相到底如何,大概永远不得而知了。

 

(3)

季汉学院院长刘备教授专教草药学,但比起种植研究各类植物,他似乎更倾心于用这些植物的根茎编花,凡是落在刘教授手里的条状植物,无一幸免。

听说曼德拉草也没能逃脱刘教授的毒手。当曼德拉草被拔出来,发现自己的头上被用十八种手法编了麻花辫之后,那是它哭得最惨的一次,震碎了三国学校里所有的透明玻璃。

每给学生上完一节课,刘教授的手中便会随着下课钟声的敲响多出一件绝无仅有的植物手工艺品。小帽子啊,小鞋子啊,小穗子啊,当然,还是以扇坠子居多。

然而第二天,大家往往都会在黑魔法防御术教授——诸葛教授伪装成白羽扇的魔杖底端发现这千变万化的刘教授出品工艺品同款。

 

(4)

季汉诸葛教授教黑魔法防御术,大魏司马教授教黑魔法。

冤孽啊!

你要问谁厉害?

季汉学院历届优秀毕业生都会摇着头看着不成器不开窍的你:精通黑魔法防御术的一定精通黑魔法,但是精通黑魔法的却未必精通黑魔法防御术。谁厉害还需要问吗?

(5)

鉴于季汉的诸葛教授是季汉公认的最强大的巫师——也有人说是整个三国最强大的巫师,但由于每次提出,都会遭到大魏和东吴学院的坚决反对,因而无法证实——不仅精通黑魔法防御术,更精通黑魔法,故,对他的传说总是铺天盖地。

最大,最可信,也最可怕的一个传说是:其实诸葛教授是个黑巫师。

原因在于,从来没有人见过诸葛教授使用过呼神护卫,或者换句话来说,他极有可能根本不能召唤出呼神护卫的守护神——上呼神护卫这堂课的时候,他甚至是找飞行术教授赵云来代课的!

众所周知,每个白巫师都能召唤的出来。就连脸长得就像个黑巫师的司马教授,也能召唤出一只阴森森,一看就不像一只好鸟的老鹰到处飞。

这么想起来,真是细思极恐……

这个传言,导致每一个听信了的学生,都会在诸葛教授面前两股战战,乖若鹌鹑。

其实只有季汉院长刘教授知道——他是唯一一个见过诸葛教授使用呼神护卫的人。

诸葛教授不是召唤不出来,实际上诸葛教授的守护神十分的狂霸酷炫拽。那是一条龙,一条真的,巨大的,特别可怕的,好长好长的……睡觉的龙。

打都打不起来,一直一直在睡觉。

等着这货来呼神护卫救命,还不如自己幻影移形上去阿瓦达索命。

至于为什么诸葛教授不去纠正那个黑巫师的校园恐怖故事?刘教授在询问诸葛教授时得到了这样的回答:诸葛教授声称他只是喜欢看别人被他吓得瑟瑟发抖的样子。

在那一瞬间,刘教授忽然觉得,那个诸葛教授是黑巫师的传言,其实有可能是真的。

 

(6)

占卜教授赵直,自称半仙,人送外号神棍,反正不像是搞魔法的。

有人真的从他那学会了占卜吗?

答案是否定的。

赵直上课就知道把水晶球往桌子上一摆——看吧!他说。看到啥就是啥,看不出来就不用看了,反正没天赋。因此,学习占卜的,天赋异禀的不用他教,不通四六的也只能学习在水晶球中欣赏自己帅气的脸庞。

不过比起教学生,赵直更乐于在老师之间神神道道,危言耸听。

一次盯着魔咒学教授魏延看,非说他头上张角——结果第二天,魏延就头朝下被马岱一个魁地奇蹴鞠球从扫帚上撞了下来,脑袋肿了两个多月。

一次盯着古代魔文教授蒋琬看,非说他家门口有一头死了的牛——结果第二天,蒋琬就因为上课喝酒被院长刘备抓了,丢了整整两年的工资,为了生计,要不是年纪大了,差点把自己卖进诸葛教授家里给他当童养媳。

一次盯着变形术教授张裔看,非说他只能活五十八岁——然后已经活了快三十个五十八岁张教授用最古老的箭术,把赵直钉在了占卜室的墙上。

 

(7)

变形术教授张裔俊美异常,超越性别,嗓音性感,盘靓条顺。在变形学上更是极有造诣,魔法精湛。但他最厉害的独家本领,是不仅能让自己和别人变形,还能让对魔法攻击几乎强大到无敌的诸葛教授变画风——好吧,也许张教授用的,也不是魔法。

如果说和别人相处的诸葛教授是一杯清咖啡,和张教授相处的诸葛教授就是一杯热可可;和别人相处的诸葛教授是一本史诗巨著,和张教授相处的诸葛教授就是一本言情小说。

你知道惜字如金的诸葛教授为了和张教授通信差点累死了三只猫头鹰吗?

你知道喜怒不形于色的诸葛教授曾经因为和张教授吵架而挂掉了整个大魏学院的黑魔法防御术期末考试吗?

你知道文笔被批评过于朴实的诸葛教授给张教授私信中的节选被奉为《三国情话一百条》第三吗?

你知道……

不!你不知道!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

当然,知道多了也不好。因为过于殷勤地打听诸葛教授的事容易让张教授把你归为对诸葛教授过于殷勤的那一类。而如果恰巧,诸葛教授也对你青眼有加,那么你就……好自为之吧!

你将不可避免的面对张教授绝对零度的低气压灵魂拷问——逃过这个拷问的,有史以来也不过同时能得到诸葛教授和张教授两人同时偏爱的寥寥几人而已。

“你做了什么让诸葛教授那么喜欢你?”

“如果你被变形成一头小乳猪还被人抓走烤了,你觉得诸葛教授会为你哀悼吗?”

……

多年之后,来自遥远大洋彼岸的霍格沃兹魔法学校优秀开除生纽特斯卡曼德先生在看到这段来自古老东方魔法学校的记录后,忽然感同身受,泪如雨下,急切地想和所有被张教授灵魂质问过的学生一一拜个巴子。

 

(8)

对于不会魔法的凡人——在不列颠叫麻瓜,在美利坚叫麻鸡,在大天朝叫……麻花。

怎么?

不满意?

我们美食天赋超群的季汉学院学生这个名字起得不好吗?

多好吃啊~

沙雕结束😂😂😂😂

求评论😂😂😂😂

评论(84)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