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维亮AU】荆棘王冠

特勤司行动处处长姜X吸血鬼侯爵亮

棺材打开的那一刻,姜维才意识到,他面前的是那个五十年前恶贯满盈的吸血鬼侯爵诸葛亮。

(25)

姜维见过很多死亡。战友在他面前血肉模糊,就那么直直的倒下去。有的时候太多了,让他以为自己不会再感到疼痛。

而现在,姜维跪在雪地中,身周被血液大片的染红,像是朵绽放着的妖冶的花。赵广躺在他的大腿上,像个破败的木偶,被他拦在怀里。赵广颤抖着,胸腔疯狂的上下起伏。他的脸惨白得如同四下的雪,喉结颤动,想要说什么,或许也只是因为疼痛。他喉咙被撕开的血管像是山中温泉的泉眼,不断地向外涌着他仅剩的血液。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有“咯咯”的声音。

“阿广!阿广!坚持住!”姜维的整只手都死死按在赵广脖颈的大动脉上想要堵住血流,但显然无济于事。他看见赵广的手拼命的向上,死死扣住他大臂上的外衣,像是要把衣服抓烂。赵广的眼睛看着姜维的脸,是恐惧,是求救,是信任,是千言万语……但他此时已无法表达任何事,他连看的力气都快随着血液流光了。

“他快死了。”

诸葛亮不知何时,站到了姜维的侧后方。他居高临下,声音和四周的白雪一样没有温度,单纯的陈述着事实。

姜维听见了,但他只作没听见。

“你想要他活吗?”

传说中,十字路口的恶魔总是在人走投无路,绝望的寻求着救命稻草时带着一个过于美好的条件出现。它会微笑着,和你提出一笔合算的交易。接着耐心的等待在十年之后,带着它的地狱犬,把你的灵魂拖入业火灼烧的地狱,永生无法逃脱。

姜维在自己意识到之前,已经转过头,唇齿半开,向上看着诸葛亮猩红色的眼睛。

“现在。”他的声音比海洋深处的人鱼歌声还要蛊惑人心,“我能救他。”

恶魔提出了他的要约,一个美好到无法拒绝的要约。

“没有多余的时间,要想救他,只有现在。”

姜维的大脑停止了运转,他看见诸葛亮蹲下身,他看见自己的双臂将赵广转移到诸葛亮漆黑的衣袖遮掩下,他看见诸葛亮轻轻抚摸赵广的脸,口中轻声安慰,像是在哄孩子入睡的长辈,他看见诸葛亮低下头,梳理赵广脸颊上散乱的头发,他看见诸葛亮张开口,一直隐藏着的獠牙在这一刻陡然伸长……

“你要做什么!”他像是被一鞭子打在背上,猛地惊醒过来,突然发力推倒诸葛亮,把自己拦在赵广和吸血鬼之间。

“你要把他变成吸血鬼!不是吗?你要把他变成吸血鬼!把他变成你们这种……魔鬼!把我最好的朋友……”

姜维嘶吼着,但逐渐泣不成声。这是恶魔的阴谋,是恶魔的骗局。

诸葛亮安静地重新站起身,他没有被冒犯的愤怒,或是他早已习惯了。

“是生还是死?吸血鬼和死亡,到底哪个更好些?现在是你掌握他的命,不是我。”

姜维抱着双臂上的身体,它的血流光了,再也流不出更多了。身体主人的眼睛依旧看着姜维——他们都从小听着吸血鬼的故事长大,他们同样憎恨吸血鬼,和这个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人一样,他们一同进入军队,立誓要共同剿灭所有被吸血鬼蛊惑的余孽。

阿广……

你会怎么抉择……

身体彻底失去了鼻息,他的眼睛依旧直直的看着姜维——恐惧、期待、无助、信任……但就此定格,最后一丝光彩在姜维眼中散去,他的身体变得和周围的白雪一样冷,流淌在外的血液不再蔓延,与白雪一起被冻成了红色的冰晶。

“这是你做出的选择。”

恶魔淡然的消失在十字路口的阴霾中,没有交易失败的可惜——只不过是又一个倔强愚蠢的人。

……

与吸血鬼的战斗刚刚开始,他们没法带着一具尸体继续前进。

依照古老的传说,与吸血鬼战斗身亡的吸血鬼猎人应该以烈火送行。但姜维无法看着赵广被火焰烧成灰烬。

他将赵广埋葬在了这一片密林边际的冰雪之中——他一定会杀光那些躲藏在黑暗中的吸血鬼。

他发誓。

他会让吸血鬼血债血偿。

 

(26)

吸血鬼的老巢在更远处的庄园里,此处已经暴露,行动处不得不重新开拔。

姜维更加不要命的日夜设计作战计划,他依旧把诸葛亮留在他的帐篷,却再也没和他说上另外一句话。

他们决定在两日后的正午发动闪电突袭——虽然依旧先行放出有吸血鬼侯爵在手的消息,称双方可以在三日后交易谈判。但原来放出诸葛亮让他亲入敌军,诱敌深入的计划被废止——姜维无法再把整个北伐计划的成败放在一个吸血鬼身上。

他不想再看到吸血鬼。他希望吸血鬼死绝,这辈子,都不想再沾染上这种肮脏邪恶的生物。

诸葛亮看着姜维排兵布阵,看着军帐中的进进出出,未置一词,安静的仿佛不存在。姜维就像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只剩最后一颗火星,便能突破这层薄薄的土壤,用岩浆吞没整座城市——但诸葛亮偏偏不给姜维爆发的机会。

进攻前夜,姜维抱着填满银弹的枪坐在帐篷的门口——自从夜袭,行动处便取消了夜里的睡眠,改到每日的凌晨或下午。

“你心里知道,你不该改变计划。”黑夜中,诸葛亮的眼睛红得像地狱里的火,声音低沉悠远,如同鬼魅——他没法多走动,姜维收紧了他的锁链。而姜维依旧抱着枪坐在原地,恍若不闻。

“为了你的战士好,你应该让我去诱敌。”诸葛亮轻笑一声,“我原以为你在闹小孩子脾气,却不想你是真的愚蠢。”

姜维腾地一下站起,黑夜中银光闪烁,纯银匕首割破诸葛亮的喉咙,浅浅的狭长伤口鲜血淋漓,但还没等血液湿透衣衫,伤口便看是愈合。

“我不需要你来告诉我应该怎么做!”他的手握着匕首直到指尖惨白。“吸——血——鬼——”他拖长了声音,咬住这三个字仿佛要将之撕碎。

“那你为什么还不杀了我?”

诸葛亮陡然伸出右手,一把扣住姜维带着手表的手腕,全然不顾银链的灼烧。“你既然仇恨所有吸血鬼,把你好友的死迁怒在吸血鬼身上,你为何不现在就杀了我泄愤?你知道如何做。”

诸葛亮原罪般诱人的嗓音消失了,他的眼睛是猩红的血光,他的声音是死神的威吓,他尖利的獠牙从牙床伸出,反射着白森森的光。“现在就有一个吸血鬼在你面前,还不动手!”

吸血鬼侯爵的威势是可怕的,超出人类的想象。无形的压力,让方才姜维用匕首做出的恐吓不值一提,仿佛儿童的玩闹把戏。吸血鬼从未见过的厉声质问让姜维一瞬间木然呆在了他的怒火之下,然后他本能的用另一只自由的手覆盖在手表的机括之上。

他恐惧地看着诸葛亮的脸,却终于在最后一刻找回了理智。

姜维把手指移开,他看到吸血鬼脖颈已经愈合如初的伤口。“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这种恶魔怎么都杀不死,而人类却如此脆弱?为什么……”

姜维的眼泪如断裂的珠链,大颗大颗从眼角滑落。

“如果你不想让你更多的战友死在吸血鬼的手下,就按照原计划实行,让我去诱敌。”诸葛亮放开了姜维的手,他看见姜维失去了千钧之力,颓痞的转过身,只在幽暗的灯光中投下一片浓重的背影。

“赵广不是死在吸血鬼的手中。”诸葛亮道,“他是死在你对吸血鬼的偏见之下。”

“你该承认了。”

“其实你早就想明白了,不是吗?”

 

(27)

赵广睁开眼睛,看见一片柔和的亮光。他身下是铺着绸缎的柔软到要把人吞没进去的四柱大床,四周装饰古朴庄严,墙壁上有古老的图腾。房间高大豪华到超乎想象,无一不显示着历史和房主人高贵的身份。

厚重的雕花红木屋门被推开,走进一个身着雪白长袍的过于美丽的男人。他高高的衣领直束到喉咙的最上方,顶端点缀了一颗拇指大小的红宝石。漆黑的长发在脑后垂下,发尾处以一条点缀了孔雀翎的发带收束。

男人走到赵广床榻之侧,微微一笑,美丽得如同传说中伊甸园里最温柔的阳光。

“这是天堂吗?”

“不。”

“那是地狱?”

“很遗憾,也不是。”

“我记得我死了。”

“是,你死了。但我把你的灵魂趁死神不注意偷回来了。”男人又笑了笑,“不过他发现了也没关系,他欠我一个小小的人情。”

赵广捂住了眩晕的头。他突然惊坐而起,去摸自己的脖子——包裹了厚厚一层纱布,但他确实感受到了脉搏的跳动。

“你是谁!”

赵广刚要跳起,就被男人按住了肩膀:“嘘——”男人轻声安抚,“别紧张,我既然救了你就不会害你。”

他看着赵广将信将疑,重新因为身体失力而不得不躺回床上才把双手合握在身前。

“我叫张裔,是一名巫师。我把你从坟墓带到了这里。”

“这是……你的房子?”赵广冷静下来,环顾四周。

“这座城堡吗?”张裔也随着赵广重新环顾了四周一遍,他嘴角扬起,脸上是骄傲而得意,他不着痕迹地纠正了赵广过于小家子气的用词。

“这座城堡属于我的主君。而我住在这里,管理这座城堡。”

未完待续……

【甜姜表示,他这辈子走过最长的路就是你亮的套路】

【求评论啊!!!!!】

评论(30)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