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沙雕向】是“失声”不是“失身”啊!


是“失声”不是“失身”啊!

PS:来自正在体会“失声”的悲惨作者,然后我就硬生生拉了丞相下水【祥瑞御免】

PPS:【OOC预警】本文无真正CP(偏要说的话,那就是官配黄葛),其他的都是闹着玩,看到什么就是什么,极度洁癖勿入~

(1)

谁说到了地府就不会生病?季汉丞相诸葛亮就以身作则,以身试法,打了这些个歪理邪说一记响亮的耳光。

大约由于阳间气温骤降的原因?季汉的丞相大人在没有案牍劳形的情况下光荣的发烧了——两次——虽然是低烧。然后自以为退烧后三天满血复活的诸葛丞相顶着还略有些沙哑的脆弱声带,在不知什么诱因的激发下,兴致勃勃和姜维疯狂地促膝嗨聊了一整夜后——失声了。

(2)

好吧,也没那么严重,不至于完全失声,但想说一句清晰的话显然是具有相当难度的。

那一夜,月黑风高,红烛燃尽,修仙到后半夜的葛、姜二人决定还是原地同榻抵足一下。而到红日当头,诸葛亮睁开眼愧疚地想叫一声因自己过于霸道的睡姿而几乎要蜷缩着掉下床的姜维时,只感喉咙一阵诡异的痛痒,然后音波化为气声从唇间泄出,换来一阵停不下来的“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丞相大人暗叫不妙。

“丞相,丞相!你怎么了!?”姜维在咳嗽声中醒来,突然联系起了生前北伐后期每夜守在诸葛亮榻边的某些不良记忆,瞬间睡意全无,一个激灵,寝衣都没理好就香肩半露地从温暖的被窝中跳了出来。

“孤……咳咳咳……没……咳咳……咳咳咳……”急于表达自己没事来安抚对方的丞相大人反倒越咳越厉害,且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每一个音节发不到三分之一就卡在了喉咙里。一只手搭住姜维肩膀,另一只在身前不停摆动表示无事,只弯着腰咳到两眼都泪眼汪汪。

(3)

丞相屋里闹出这么大动静,门外自然不能平静如水。尽职尽责的子安拿着热滚滚的毛巾进来,一见此状,立即冲到了最前面:“先生?先生……你这应该是……失声了吧……”

“什么……失身???”站在门口等候丞相睡醒的昭烈帝被过于劲爆的关键词刺激得破门而入。此时榻上两人(维、亮),塌下一人(安)一齐回头看向门口,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此时,只听窗外一声捂住嘴却从指缝里钻出来的惊叫。众人去看时,只见一个新招募来自后世的府令使菇凉头顶炸着不成像的五彩烟花如同喝醉一般一路捂着嘴脱缰狂奔而去。

(4)

事情就这样失去了控制。

(5)

《三国八卦报》头版头条:某三国时期知名丞相邀弟子秉烛夜谈竟“失身”!——论小狼狗的终极魅力

董允气愤的对某嫌疑谎报军情的府令使开出通缉令,他身后王连、蒋琬、马良都人手一份《三国八卦报》笑到手抖。费祎在董允回头时就麻利地把手里的报纸扔到了桌子底下,一脸严肃的对董允表示他做的很对。

(6)

《铜雀周刊》不甘示弱,连花四个版面后续报道:据知情人士透露,自三国某知名丞相因与弟子夜谈“失身”,其主公当场破门而入。当时,弟子衣衫不整,丞相双目含泪,主公怒发冲冠。主公怒斥弟子不懂规矩,强行占据了尚未来得及起床的弟子的位置,将之推下床后,对丞相心疼不已,并禁止弟子再与丞相见面。——论新欢旧爱的修罗场

孙权放下手中的《铜雀周刊》陷入沉思:诸葛子瑜不是早就对朕说过他弟“已失身于人”了吗?怎么现在……难不成,当时真正失身的是刘玄德???

(7)

《季汉侦探眼》利用地理优势,有幸采访到了本次丞相“失身”事件当事人之一,连夜排版加印整版报道:相府紧急取消丞相往后五日对外访问,大将军表示一切都是他的错。——论小狼狗的能♂力

以下为本报记者采访原文:

“不是先帝苛责,确实都是维的错。明明知道丞相之前已经两次【发了低烧】,但当时情绪太过兴奋,就没有念及丞相的【嗓子还在发炎】,只觉得丞相愿意维的陪伴,就分外满足。我们先在【相府的书房】,给丞相【看我尚未发表的赵将军小传】,然后到【丞相的卧房】,丞相的兴致很高,我们一直【聊天】直到后半夜。若是维能早些让丞相休息,也不至于有什么严重的后果。”

注:由于《季汉保密法》,季汉丞相的每日行程,生活事务均为机密,未经相府长史亲自批准不得向外泄露。因而括号中内容,均做消音处理。

姜维在接受本国媒体关于丞相嗓子失声的采访时,心里满满的愧疚,并不觉得自己有说任何不该说的话。

(8)

《相府秘辛探秘》坚决不能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运用自己的独特视角,也对“失身”事件进行了跟踪调查分析:原配伉俪情深与小狼狗后来居上的修罗场中,渔翁得利的竟是张府君!——论季汉丞相府的宫斗技巧

是的,在丞相大人暂时“失声”的日子里,昭烈帝因过度的嘘寒问暖大惊小怪被丞相因自由权受限而赶回了皇宫;而大将军由于被昭烈帝迁怒下了禁止令而丞相嘱咐其不得违抗昭烈帝圣旨也一步三回头的放弃了在相府的贴身照顾。

真正与丞相寸步不离的,是相府长史张裔。

不是说丞相平日与张府君不亲近,只是现在已经到了非他不可,没有他寸步难行的地步。

这绝非夸张。张府君有一项丞相开口说一个字,他便能准确接完整句话的绝技——就这,连昭烈帝都要自愧不如。对于以舌战群儒游说孙权一炮成名的诸葛丞相来说,强行几天不说话绝对堪称酷刑。因而现在,丞相坚定地让张裔正式成为他字面意义上的喉舌,与自己行动一致,如影随形。询问政务,训教官吏,提点工作,没有一处拉下的。

丞相专门为此给张府君写了一封长信,最后说“孤不能一刻没有你”。张府君淡定的在相府府官众目睽睽下阅读全文后回到自家小黑屋激情把这封信裱了起来,然后挂在内院墙上天天自己看。

(9)

至于同人CP圈,自听说丞相“失身”的那刻起,不管是玄亮还是维亮都炸了,每天论坛中新增文贴都在999+,季汉圈著名太太“黄葛树上开花结果”日更一万,三天内便如同打字机附体,完成了又一历史性佳作《我只把你当朋友,没想到你却想上我爹???》

嗓子稍稍有些起色的诸葛丞相本想绕到自家夫人身后给她一个浪漫的背后拥抱,却发现黄夫人正在某知名论坛追文。

“我……只把你当朋友……没想到……你却……想……咳咳咳……”丞相大人艰难的用脆弱的,砂纸般还嘶嘶漏气的声音读着标题,然后被自己的口水呛住。

“果儿写的!”黄夫人一脸自家CP发糖了和我女儿写文超棒的杂糅喜悦,兴奋的把手上的平板怼到老公面前,“就是短了点……回头和她聊聊,看能不能脑洞个番外出来。”

季汉丞相大人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自家唯二的两名女性会莫名掉入什么腐圈,整天脑补两个形容俊美的男人酱酱酿酿不可描述也就罢了,还偏偏喜欢就地取材,专门吃季汉自家的CP——更准确的说,是自己的CP。

“阿丑啊,你们……不是之前……一直喜欢……看……主公和……我的……”丞相大人艰难的提问。

“哦,玄亮啊。”黄夫人决定中途打断,拯救自家丈夫可怜的声带,“还吃啊。只不过这段时间我和果都更萌维亮了,小狼狗设定太可爱了!”

大概是愧疚于自己沉迷追文,黄夫人百忙中放下平板,回头在丞相大人脸上亲了一下:“行了吧?”然后继续举起平板,“我萌的CP突然发糖,这个梗我能玩一整年,别挡着我吃粮……”

可是我……

丞相委屈,但丞相不说。尤其在嗓子没坏之时也只能和夫人平分秋色,现在就更什么都不用说了,沉默是金吧。

(10)

是“失声”不是“失身”的误会,在诸葛亮重新能开口说话时便拨云见日,不攻自破。而上述提及所有不良报刊杂志社均已于三日前破产。


【撒泼打滚求两个评论啊~我这是冒着被祥瑞的风险啊~】

【大家看完就图一乐,切勿认真~】

评论(45)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