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黑帮AU】咨询军师

PS:第二个小故事完结

PPS:大贝贝悲惨得活在了台词里

(7)

“我爹这两年来一直身体不好……”

刘琦坐在二楼的单人沙发上,手中是庞统倒给他的一杯白兰地,身上披了一条稍有分量的亚麻毯子——这无疑对于受到惊吓的人具有十分有效的安抚作用,能提供足够的安全感。

“他们告诉我,我后母联合她哥哥蔡瑁,把我爹的遗嘱改了,现在,没有人再去费心查证,我就成了最后多余的一个。”刘琦揉着眼睛,比刚来之时镇定了许多。但显然,他此时孤注一掷了。在此之前,他三次委托咨询军师,每次都能使他最终化险为夷,雨后天晴。

刘琦一口喝干了杯中酒,他垂着脑袋,看见酒杯被旁边哪里伸过来的一只手拿走,然后,他空空的手又被放满了。他原以为会是一杯重新倒满琼浆的酒杯,但实际上到手的,却是一个黑黝黝沉甸甸的金属疙瘩——一把手枪。

“这……这是什么……”他怔怔地笑了两声,“卧龙先生,别开我玩笑了。”

诸葛亮摇摇头,从手边几上抓起长颈瓶,手臂转了个圈,反倒给自己满了一杯。他道:“没跟你开玩笑。实言相告,刘公子,你与其把你的全部身家……”说着他伸长手指向地上那两个硕大的保险箱一指,“送给我,不如拿去黑市悬赏雇佣杀手,一劳永逸解决你的心腹大患。不过现在,你既然选择了我,我就只能给公子一把枪了——二十发,配备消音器,枪柄经过特殊处理,不会留下指纹,也未经过注册登记——元直出品,尽可放心。”

诸葛亮一边说一边抬头看了徐庶一眼。徐庶熟悉诸葛亮的套路,每当他开始工作,就克制不住的戏剧化,甚至又傲又狂的间歇性故弄玄虚,仿佛天下都在他的手中。但奈何徐庶偏偏喜欢诸葛亮这种神采飞扬的模样,明知他不是真正要如此建议,还是很配合的点点头,把手轻轻搭在诸葛亮的肩膀,看他折腾苦命懦弱的刘大公子。

刘琦的面部表情有些扭曲了,手中的枪似乎一瞬间变成了通红的烙铁,若不是还被诸葛亮看着,他恨不得直接扔在地上。

每到这个时候,庞统比诸葛亮还要兴奋。他们都知道,如果刘琦有这个魄力手刃后母继弟,也不会沦落到这个时候了。看着刘琦颤抖着,纠结着,庞统觉得他再不说点话,就要憋不住笑了。于是,他打开自己的便携百宝箱,从里面翻出一小管不明液体,把刘琦空着的另一只手掰开,将之放了进去。

“嫌弃枪太过野蛮的话,不如下毒。而且下毒大多是女性的选择方式,你会更小比例成为怀疑对象。”庞统道。

“我……其实……我……”刘琦期期艾艾道,“尽量还是……别出人命……”

“你想当孝子。”诸葛亮截断了刘琦的话。

刘琦没有回答,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如何选择,在此之前,他只是想要活命。但他想他是恨的。他恨后母专擅偏心,他恨继弟受宠僭越,他恨父亲摇摆庸碌。诸葛亮的陈述,他不知道是赞赏还是讽刺。

就在此时,马良从阁楼上快步而下。他身上是软软的羊毛开衫和一个小领结,仿佛马上就会背上包去到什么大学里。刘琦不知道马良究竟都有哪些本事手段,但他隐隐约约清楚,这个人……很可怕。

马良绕到诸葛亮所座的沙发背后,一手扶着靠背一手搭在诸葛亮肩上,俯身向下凑在诸葛亮耳边一阵低语。刘琦眼睁睁的看着二人嘀咕几句之后就开始用意念和眼神相互交流,目瞪口呆。

“啊,刘大公子。”刘琦还因心中困惑而放空着,忽然听到有人在叫他,抬头一看,就是马良温柔的笑,仿佛还带着竹叶的清香。

“大公子勿忧,我仲兄一定会帮你解决问题的。”马良说道。他声音天生温柔极具蛊惑性,前一秒还为此人惴惴,现在刘琦竟觉得自己在马良的安抚之下平静安心了许多。

诸葛亮看了眼不知何时被刘琦放在一边的枪与药,正色道:“公子今日请回,三日内定有脱身保全之法。今日可先回去,路途之中务必小心,须知隔墙有耳,如若发觉不对,不可迟疑,当立即联系最可信之人。公子可记明白了?”

刘琦郑重点头:“多谢先生,多谢先生……”他连声称谢,站起身来,把毯子挂到一边,搓了搓手,转身出门。

刘琦刚走到大门口,只见庞统从楼上追了下来。“喝口水再走。”他笑吟吟递过来一个玻璃杯,“公子开车而来,就别开车回了,太易被人料到归路。回去时,尽量找人多之处。”

刘琦深以为是,多饮了两口,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去。

刘琦走到街上,一路顺主干道而行,有意去乘地铁。刚走了十分钟有余,刘琦便敏锐的觉得情况不对。他后背发毛,本能的觉得有人在跟着他。耳边响起方才诸葛亮的嘱咐,刘琦越走越快,在人流之中左右穿梭,更可怕的是,他不知怎么,举得手脚开始发麻。

他开始慌不择路了,手忙脚乱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思索再三,按下了一个人的姓名。而也就在电话接通的一瞬间,刘琦看见自己的胸口出现了一个红点,然后一声轻响被熙熙攘攘的人群盖住,再之后,他跪了下来,不可置信的看着前胸那个突如其来的小孔,然后血就这么刷地一下渗透了他的衣服。刘琦听见自己粗重的呼吸声,一切都在这一瞬间被拉慢了几十倍,人群在尖叫,在奔逃,有救护车刺耳的铃声,但他什么都管不了了,因为——他就要死了。

……

“刘公子?刘大公子?”

是谁?是谁在叫我?

“刘公子?”

眼前一片漆黑,他吸气,疼得浑身抽搐。眼皮仿佛是千钧巨岩,他费劲浑身力气,才渐渐开了一条缝,微弱的暖光立刻探了进来。

“刘公子。”

卧龙先生?

刘琦想要说话,但一吸气,浑身又是一阵剧烈的抽痛,只能被迫作罢。

诸葛亮轻轻按住刘琦,他嘘了一声,用手指点在刘琦的唇上,示意他不要说话。

“公子不要惊疑,你自然还是活着的。”诸葛亮第一句便解答了那个最重要的问题。“河豚毒素。”诸葛亮续道,“可以将心跳频率降低到每分钟一次,在公子即将离开寒舍之时,士元让你服下的。”

那杯水!

诸葛亮直接阅读了刘琦的陡然睁大的眼睛,点头表示确认。“其实在公子来咨询的时候,季常便发现公子家中便心有不轨,于网上先下手为强买了杀手,只等公子一出门便伺机射杀。本没想要这般快便行动,但择日不如撞日,我们决定将计就计。没有对公子和盘托出,只是怕公子若是知道了实情,恐怕这戏就不会如此逼真了。”

“没有办法杀死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诸葛亮道,“当时公子被送进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公子家中人表示想要当日便焚烧下葬,我便趁夜去了殡仪馆一趟,趁公子还没进炉子,和守夜人谈了一比小交易,把公子的‘尸体’买了出来。”

买?!

“是啊。”诸葛亮耸耸肩,“大千世界无奇不用,总有些人有些古怪的癖好,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场嘛……”他说得仿佛很有道理一般。

“我……在……哪?”刘琦断断续续发着微弱的气声。

“哈,险些忘了。”诸葛亮一拍手,“现在是三天之后,江夏城。公子的父亲在这给您留了一家酒店,公子还不知道吧?季常找到了被蔡氏销毁的电子地契……季常?季常?”说到这诸葛亮的眼睛偏向了一边,呼唤那人的名字。刘琦这才注意到,原来这病房之中还有一人。

马良正对着电脑敲敲打打,他听见诸葛亮呼唤,应声回答,只是人依旧没有转过来:“刘公子您的事,江夏城您父亲的旧部已经知道了,他们知道您还活着都欣喜若狂——当然,会保持保密状态。我现在要给您制作一个新身份……”马良说着回过头来,“叫什么呢?您想要叫什么名字?”

我……

刘琦很尴尬,他此时就算想说话,也基本说不出来。但大约就在几秒后,他就发现马良并不是有心要征求他的意见。因为他看见马良对自己凝视了几秒之后,就若有所得的笑了起来:“叫山崎刘一好了,把您名中的‘琦’取一个谐音,然后刘一代表刘大公子。”

不!刘琦是拒绝的,这听起来像个岛国的名字……而显然,马良也有和诸葛亮一样读心的本事,且忽略了他的拒绝。

“太好啦,从现在开始您就是个岛国移民了!这样更不会有人怀疑。”马良笑得像个天使,但刘琦发誓,他看到了此人背后恶魔的尖尾巴。而找诸葛亮制止这个恶作剧显然更是不明智的,因为诸葛亮此时笑得特别灿烂。

“谢……谢……”即便如此,但他的命保住了,还突然有了一份家业,刘琦有些不好意思,他有意要多给诸葛亮些谢金。

“不必谢我。”诸葛亮又开始“读心”了,“当时您后母买的杀手,‘不幸’买到了元直兄,她的佣金十分丰厚。”

 

(8)

“仲兄……”

“查到了吗?”

马良扶了扶眼镜,道:“事实上,蔡氏并没有篡改刘表的遗嘱,刘表确实将幼子刘琮列为了继承人。简而言之,刘琦说了谎,利用本身的弱势与孝子的名义,骗得刘表旧部同仇敌忾。”

“他有如此手段?”诸葛亮思忖。

“或者,他真的一心认为父亲定会立他为继承人,听见了他人的名字,便以为是篡改遗嘱。”马良道。

“无论如何,”诸葛亮低声道,“把证据保留下来,这是他在我们手上的把柄。不要相信任何人,让他们惧怕才是保全我们自身的最好方法。”

“还有……”马良再次飞速敲打起键盘,“他在以为自己将死之际打的那个电话……”

“打给谁了?”

“刘备。”

刘备?

……

“是了。”诸葛亮沉思,“也称不上意料之外。”

“仲兄,奇怪的不是人物而是地点。”马良道,“电话信号显示,刘备当时所在,正是许都酒店。”

“曹操的地盘?”而那里,正在进行新一批军师的分配。

“仲兄,这个刘备,要查吗?”

“查。”

 

(9)

刘备啊刘备,看来你也不仅仅是那个我面前一口天真傻话屡败屡战的倒霉人呐……

 

【番外二】诸葛亮的电话记录(2)

来电人:荀彧

时间:22:30

“今日,我见到那个你最近十分喜欢的叫刘备的人了,师弟。”

“他是我的客户。”

“打折加私人电话?啧……师弟,遮掩不是你的风格。”

“我只是听他天下仁德的奇谈怪论找找乐子。”

“理想主义者。”

“……”

“不过我承认,他确实是个有意思的人,长得平凡又正气,像个条子……”

“你们把他弄到许都究竟要做什么?”

“绝不是‘弄’。刘备是主公的故交,他来,自然是有意图挑选一个军师。”

“别玩笑,他没那个钱。”

“莫要太绝对,师弟。他没钱,主公有。虽然我并不赞同主公与之友善的行为,如果可以,尽早除掉是上策。但主公表示,如果他能和主公结盟,主公很愿意送他一个军师。如果没看错,他对于那个姓法的军师,似乎很有好感。没有人会真正倚靠‘咨询军师’,谁不想真正拥有一位属于自己的,忠诚的,一心一意的军师呢?”

“别又想拐弯抹角让我回去。”

“尝试一下总没错。师弟,师兄是为你好,一个军师,一个帮派,这是法则。他并不适合你,也莫要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我不把希望寄托在任何人身上。”

未完待续……

评论(19)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