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维亮AU】狼君

PS:【飙车预警,十八岁以下要自觉噢😏】为了把重头戏一次写完,爆肝了一万多字,整个人都快虚脱了。。亲爱的读者老爷们,走过路过,看在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多留个评论呗~么么哒(づ ̄ 3 ̄)づ

PPS:其实这一更是甜的~嘿嘿~

(96)

“我在你的命中见到了个年轻人。”单人自相对弈的棋局对面,被人填补上了,他抓起两粒棋子在手中把玩,“他来了很久了。”

“主公又什么都知道了?”诸葛亮习以为常,不在意的开口,把指尖夹着的白子顺势放回棋篓。

“派张裔去汉中,是为了将来北伐打前站。你曾经答应过他不离开成都,而此时,你正在想方设法编造个说辞哄他应了,在至多一两年后放你常驻汉中。”

“非是哄骗。”诸葛亮首先纠正了错误的用词,“是他误解了对我产生的情感,他太年轻,什么都没有见过。”

“那就直接去告诉他错了。”

见诸葛亮久久盯着面前棋局默声不答,他勾勾唇角:“你也不确定,不是吗?”

“这是崇拜。”诸葛亮道。

“我可没见过哪家的崇拜会产生除君皆不可的占有欲。包括你,尤其你习惯把自己的独占掌控与喜欢同名并称。”他停了停,又道,“即便他是君,你是臣,在他眼里他永远要仰望才能看到你的衣角。高山仰止,你高不可攀,远非他能讫及,由不得他不心惊胆战,患得患失。”

“呵。”诸葛亮无言只笑,“我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他而已。难道他不知道我无论走到何处,哪怕抛弃一切,也不能去割舍了他?”

“你想得这般明白,还对我说做什么?”

“你知道,你并不是主公对吧?”诸葛亮重新从面前棋篓中捻起一枚,看着对坐之人,目光如电。

“自然清楚。你需要脑中有一个旁观者来说话,于是便有了我。”他也捻起了棋子,“只是你为何把我选作这般模样来将话说给我听?为了一个允许?”

“我做事不需要谁的允许。”诸葛亮道。他把棋子包裹在手里,又犹豫了片刻:“也许吧。或者,还因为愧疚。”

“对谁?”

“我不知道。”诸葛亮顿了一顿,“或是说一直以来,我都不想知道。我可以做错事,但我不能让我的错再害到别人。”

棋子被扔回棋篓,人影渐渐消逝。“把你心里的都告诉他吧,你若非要用什么时间去证明也随得你。至少这样,是你去汉中最好的方法。”

子安从外面进来,正见诸葛亮手里摩挲着棋子,一人面对眼下棋局沉思。“先生,南中贡品到了,陛下设宴,来旨召先生晚间进宫赴宴。”

“择日不如撞日。”诸葛亮手中棋子终于落下,“我正要亲自给陛下递一封书信。”

宝贝们点这里,看破不说破~

(100)

姜维是在第三天上才拿了诸葛亮给他的信来相府。他羞愧于自己误会了诸葛亮,脸上还有些泛红。但此时,他眼中更多的,是疑惑和隐隐的不安。

“相父在信中说,最好半年后便亲驻汉中,归国开府。”不是疑问的语气,诸葛亮在信中,便是如此写的。

诸葛亮早知姜维会来询问,正色道:“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如今季汉坐拥荆益与江东,同伪晋划江而治。历经数年休养生息,南方已定,兵甲已足,百姓已安。当早去汉中,演兵讲武,囤积粮草,加固城防,经营赋税,及准备停当,待天下有变,即出师北伐,收复中原。”

“那相父一去,可还回来吗?”姜维的话中,不舍之情立现,却已不如当初患得患失,为之固执抵触,暴跳如雷。

“陛下若有事,可随时召臣回朝。”诸葛亮看着姜维,遥遥手中羽扇,轻笑着安抚。

“况且……”诸葛亮拉长的声音,正色续道:“陛下年已十六,又能亲政,臣自当还政于君。臣顶着‘相父’这个名字太久了,从此朝中,便不再有什么‘相父’,也不会再有辅政的摄政王。陛下宜自谋,当咨诹善道,察纳雅言,亲贤远佞,臣届时身在汉中,当深信陛下能于蜀中做好这一国明君。”

而于私来说,经历这些年月的分离,若加冠以后依旧情在我身,也能保了不会将来回头悔恨。

狼君上半篇完,下半篇后面无缝连接开启(说了这么多废话,其实就是以前的未完待续的意思)【其实下半篇就是北伐篇了,俗话说得好,不去北伐的小狼不是好甜姜~】

评论(77)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