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季汉国庆大典——及君臣鱼水【搞事】二十问福利现场

作者插话:作为丞相生贺,加更一篇,丞相和我们季汉子民都要开开心心的啊

前情请看这里——第一更(直接戳)

庞统【顶着诡异气氛强笑】:第三题第三题,统手上题卡还有厚厚一沓呢。

丞相【如逢大赦敛容正色】:洗耳恭听。

庞统【看题板】:总体上来说,你们的君臣关系是和睦的吗?和睦或不和的原因是什么?【突然笑】这题明显可以跳过,又是一道虐狗送分题,那必然是和睦的,是吧,哈哈哈……为了我们季汉群臣墨镜还没到货,就直接进行下……

丞相【一挥羽扇】:不。既然问到,这题,亮觉得有必要答一下。

庞统【突然想多,觉得是不是自己不小心前面搞事情搞大了】:那个……孔明啊,现场直播呢……【凑近丞相小声附耳】和主公有什么不开心的,你们回宫之后慢慢吵,统保证,站在你这边!【庞·一秒站队·统】

主公【正色点头】:既然丞相也如此认为,孤也认为有些事该当说明。

简雍【黑云压城城欲摧之际垂死挣扎拉主公衣角】:玄德玄德,季汉人民内部矛盾,季汉人民内部解决。君臣吵架,那啥,殿头朝吵殿尾和。你看我们这卫星全地府转播的,给他魏他吴他晋看见了是不是得笑话咱们……

主公【恍若不闻,先声夺人】:孤和丞相之间君臣关系确实不睦。

【全场大哗,宫中府中两拨官员看对方的眼神突然都有点怪,大家默默以宫/府为界往两边挪挪座位。对此董允表示自己的位置很尴尬,而未尴尬一刹便被费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入府中一群。有人三观尽碎,表示不信不信,那啥念经——以赵云等东州老臣为主;有人心中狂笑给自己点了一百个赞——以李邈等搞事被怼人为主;有人满脑巨洞想是不是主公又惹丞相生气了——以法正简雍等不要节操者为主;有人充耳不闻毫不在意——以张裔姜维蒋琬等只在乎丞相,表示丞相去哪我去哪先帝是谁者为主……庞统捂脸,深觉这活儿干不下去了】

丞相【面不改色,口中一如上表文章,四个字四个字不带情感往外蹦】:主公素对亮有疑心,道亮抄袭子敬,谋害士元,利用主公,谗杀刘封,离间关张,妒能孝直,架空陛下,打压正方,私结曹孙,外通司马,拥兵自重,穷兵黩武,大权独揽,谋图篡位……奈无实据,尝深恨之。

主公【接口】:孤与丞相在赤壁之后便有了嫌隙,往后时时疏远,多年不见一面,渐渐离心离德。

丞相【自嘲一笑,摇头】:自主公分荆入川,便疏远于亮,缓缓分权,亮为明哲保身,多年只得一言不发……其实,即便亮说了什么,主公也是不会听的。【稍稍一停,沉痛】以致最后,永安托孤也不断试探,非逼亮表忠心不可。

主公【回忆】:尔等原不知,孤于永安帐后安排了刀斧手,一旦丞相举动有丝毫不妥便立刻斩之以绝后患。

……

……

庞统【慢慢移下掩面的手】:说……说说……完了?

主公【点头一脸真诚】:说完啦。还想听什么?【仔细思索】孤实在编不出来了。【转头看丞相笑,拉丞相手】孤与孔明配合得怎样?

丞相【羽扇掩面,笑】:主公从来都能与亮心意相通。

啪啪啪啪啪啪【全场鼓掌】:

主公与丞相不睦?这脑洞得多大哈哈哈……

还有什么能比刚才这以假乱真,感人至深的表演更“睦”的……

我们刚才真默契,give me five!【来自宫中府中的两拨人自嗨中】

费祎【得意】:休昭,你看我刚刚那个惊讶加踌躇加痛心的表情演得好不好?反应是不是很快?

董允【抬手要拍费祎,看他邀宠一样笑嘻嘻,想想还是算了】

丞相【看庞统】:你不会相信了吧?

庞统【以手抚膺坐长叹】:在上面老被你们这么搞,心脏不好,智商都吓没了。

丞相【瞥了一眼,略鄙夷,仿佛诠释了MDZZ四个字母】

庞统【智商回归,抓住丞相袖子算账】:孔明,你是不是刚才心里对我说了什么粗鄙之语?!?

丞相【羽扇掩嘴得意狡黠笑】:下一题。

庞统【摇头太息】:都是主公宠的啊,好好的人就这么学坏了……

 

 

庞统【正色】:第四题,作为季汉的开国君主和开府丞相,从你们手中,走出了季汉一批又一批人才,为季汉注入了无数新鲜血液。【官腔结束,话锋一转】那么,你们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方式来表达对人才的赏识呢?

丞相:主公靠拉人同榻。主公在时,全季汉几乎就没有主公没睡过的。

主公:丞相靠拉人上车。不管何时,孔明都没有拉过我上车。

主公+丞相【异口同声】:回答完毕。

庞统:回答的真精辟,鼓掌。【心里感觉怎么这两人的气氛又怪怪的了?】

费祎【沉吟】:其实从莫种意义上来说,同榻和上车的意思是一样的……

董允【无比熟练抬手,费祎脑后就又是“啪”一清脆的响声】

 

 

 

庞统【偷眼看了一下下一题,目测比较和谐,松一口气】:第五题,请问主公和孔明君臣之间有姻亲关系吗?

丞相【笑】:瞻儿有幸尚公主。

主公:这样算来孤和孔明也是一家人了,说起来孤也能以亲族中的辈分和孔明相称。【兴致勃勃开算】孔明之孙尚儿要叫阿斗外公……【发现有点奇怪】不对啊,阿斗是以父事丞相……【已然说不下去】

庞统【细思极恐】:贵圈真乱……

费祎【得意忘形】:我儿子也尚公主!我女儿太子妃!这么说我和丞相是平辈论交,见面只要叫一声诸葛兄嘿嘿嘿嘿……【沉醉于畅想无法自拔】

董允【抬手】:啪——【费大人一巴掌被董大人打回原形】

 

 

 

庞统【心好累,难道就没有一道正常的题了?放弃治疗】:接下来第六题,作为君主的一方有其他比较欣赏的臣子吗?您认为对方是否是跟随过您的臣子中最杰出的?

【停顿,又研究了一下下一题】其实这一题可以和第七题综合起来问:作为臣子的一方在之前或之后跟随过其他君主吗?您认为对方是否是您跟随过的君主中最杰出的?

庞统:照例,还是主公先答?

主公【仔细研究了一下题目】【仿佛又勾起了什么不愉快的想法】【提议】:其实这两题,君臣双方倒过来问比较好。

丞相:哦?难道主公也要答自己在之前跟随过什么其他君主吗?

主公:【一脸我是攻,不是,我是主公我怕谁的表情】这有什么,君臣之间就是要坦诚相对。【意味深长转头看丞相】是吧,孔明?

孤之前投过公孙瓒,之后也投过曹操和袁绍,勉强算投过陶谦和刘表。他们中间最杰出的嘛……虽然个人不喜欢,但是不得不承认曹操算最厉害的一个了,但孤也不服他,样样和曹贼反着来。至于孔明,和曹贼相比,他是我大汉最好的丞相。才能嘛,和曹操比不合适,但绝对十倍于曹丕。【一口气答完了问题】好,现在到丞相了。

丞相【就知道这事儿是绕不过去了】【得体微笑】:亮受主公托孤之重,开府治事。所幸季汉人才济济,能与亮共赞王室。

主公【终于借机搞事发难】:丞相不用不好意思,孤来替丞相说吧。【清清嗓子】丞相欣赏的可是不少。随便点几个,好比说马季常、马幼常、蒋公琰、张君嗣、董休昭、费文伟、姜伯约……谁人更优,孤不好断言,但丞相对他们情谊都甚是感人:

蒋琬在广都做县令时,孤都不能时时见孔明,丞相却就在广都县南十九里置了一处私宅,后来还连写两封密表叫他继自己之任;

张君嗣流落到了东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快两年,丞相通过国书,硬是让孙权把他找到,然后回丞相府做长史府君一当就是八年,写给他的一封信比给孤的三封加在一起都长;

费祎就不用说了,丞相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邀其上车共乘;

还有那个姜伯约……听陈承祚说,他还是丞相亲自“掳”来的?没来得及回师就连写两封信回府赞他“凉州上士,诸人不如”,不仅迅雷不及掩耳给他封侯,更将八阵连弩,毕生所学尽相传授,干什么都带身边;

还有……

【主公还想说,但没机会说了】

【全场府官——尤其被 点名的几个——突然一齐起身,各个泪流满面,俯身施礼】:丞相知遇之恩,赏识之情,信任之重,吾等纵然万死不能报答!吾等将追随丞相左右,永不相离!

简雍【使坏,幸灾乐祸】:玄德,你搞事没搞成,赔了夫人又折兵。

主公【怒】:滚!你哪来这么多俗语。【看着丞相与众属官主臣情深,挨个安抚过去。到姜维那,显然孔明又为他心疼了,拉手温言了好久……】

丞相【安抚一圈回来坐定】【又看了一眼蒋琬】:既然主公自己提及,就不得不跟主公提一句。公琰乃经世治国之大才,当初主公将公琰放在百里小县,还大怒之下要斩,如若亮迟了一步,我季汉就将失一贤相。

蒋琬【不好意思低头,脸微红】:丞相,琬非相……

丞相【转向蒋琬】:百姓都将你与孤并称“四相”,公琰不宜妄自菲簿。

主公【动动嘴皮,想说蒋琬那事他自己也有错】

丞相【看主公】:主公有异议?

主公【一个激灵】:没有。丞相所言甚是。【刘·怂·自己请的丞相跪着也要宠完·家教严·备】

未完待续……

评论(29)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