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维亮AU】狼君

日常预警:舜华晚节不保制作,看不惯AU的抓紧撤退。

PS:快到过年,更文的进度却越来越慢,比树懒爬得还慢。所以好不容易更了一段,就忍不住先放出来了。保证,这绝不是平常更新一更的量,后面会尽快写出来发的,就当做上半截吧。

PSS:过度章,又没有丞相,也没什么能激动的地方,对不起哦~【下一更一定有】

(71)

正月十五日,元宵佳节期。今年的元宵,对于季汉群臣,比从前任何一年都要重要。

帝王大会臣工,欢宴之上,凡五百石以上均可携妻女及家人上殿朝拜当世天子。众人不说,但各个心知肚明。今日之宴不为犒臣子,不为见后生,为的是这空悬十六年的季汉皇后之位。

从前养在闺中无人能识,今日三言两语间,就在那年轻的帝王眼中,或有一人便会一飞九霄,光宗耀祖,荫翳门楣父兄。就在这一夜,天下父母之心,又当不重生男重生女矣。

各家女公子在堂上争妍斗艳,暗潮汹涌,人人瞩目。唯独姜维一个打叠好精神要一视同仁,微微笑着,礼仪周全。

他趁着一时无人注意,偷偷转身,掩住口鼻在衣袖后打了个呵欠,一瞥眼正瞧见李严回身对侍立在其后的女儿说些什么,发现皇帝视线,他笑着向姜维举杯敬酒。李严一直表现得从容,但从几日前便旁敲侧击若有若无的说过立后的事。

姜维喜欢李严,想着若是可以,便找机会把他就此留在成都。李严是老谋深算的角色,君上的喜爱,便是不用说也能知道得明确。丞相早早便表明了不会让独女参选,李严贵为尚书令,托国之副,一马当先变得顺理成章。他定想让女儿此时进宫,那与圣上便就此铁定了站在一边,与姜维各取所需,双方都得共赢。

李严之女远远看来,面容虽不清晰,但也依稀能见其昳丽颜色,其为大家之女,学识品行,应不会差。姜维举杯浅酌一口,他自家笑着,自开始,便绝无让李氏入主后宫的打算。他虽要拉拢李严,却也不愿意过犹不及。盛宠则娇,若即若离,忽冷忽热,才能把这个人真正的握紧在手里为我所用。

这晚宴在月初时便结束,而姜维却觉得格外冗长难熬。他揉捏着自己枯坐好几个时辰酸痛不已的腰脊,瞑目回响,却发现那一张张年轻貌美的面容,自己一个都没记住——能想起的竟是他们的父族母族,师承是谁,与谁交好——婚姻,于他是人生大事,更多的,是国家大事。

饮下的陈年窖藏后劲很大,姜维屏退了侍人从大殿出去,转着小路,无意义的闲走,脑中乱糟糟的都是人名与亲族关系,一条条线牵扯这里又拉拽那里,烦不胜烦。

姜维绕过回廊,忽见明晃晃的月色下,站在回廊尽头的人不是董允是谁?原来不知不觉间,已走到了宫门附近。今日董允与其父董和均在殿上,想来天色不早,也该收拾了回府。只是为何只有他一人?姜维心里想着便待走上前去,此时遇上董允果然天意凑巧,他正有事问他。

“阿兄!阿兄!”

一个女子的声音忽然闯入,倒叫姜维这个皇宫的正牌主人吓了一跳,脚下步子也随之停下。

“莫要风风火火的,你怎得还在宫中?没随父亲回去?”董允没如姜维一般被吓到,他口中责备,面上却带着宠溺无奈,熟极而流地转身,迎住那一路奔跑过来的少女,免得她又停不住脚撞到自己身上。

这少女姜维是识得的,今日殿上也随父兄面圣,正是董家的幺女。这样的董允与平常宫中吓得小黄门提到名字也瑟瑟发抖简直判若两人,姜维心中好笑,便起了窃听之心,抓紧宽大的衣袖,躲在庭柱之后。

“阿兄……”少女果然放低了声音:“阿姝不见了。”她声音虽低,语速却快,气喘吁吁面色微红,显然是十分着急。“阿姝出来后说身子不舒服,她不想让家人担心便推脱同我一道走。我便叫她在阶上略坐坐,自去给她寻水,想着一会儿同你一起回。可宫中夜黑,道路繁杂,我转了几圈就失了方向,好容易回来,阿姝也不知道去哪了,想是她心急,在周围走走也迷了路。”“阿兄。”少女拉住董允衣袖,“还好撞到了你,不然,不然……”她心中急迫,又经暗中惊惶,此时见到董允有了倚靠,竟忍不住盈出泪来。

宫中走丢了世家女公子,纵对董允来说,也不敢等闲视之,若被人当细作擒住,又要惹出风波。董允一面拿手帕帮小妹拭泪一面蹙眉思忖,片刻,道:“小妘莫哭,一会儿我送你先去宫外马车等着,此事就交给阿兄。我必将许公子寻到,不叫他人知道。”

“哦?董侍郎有何大事不能叫他人知道?”

董氏兄妹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得一怔,两人一齐转身,只见此时最不想见到的人正步步走近。

“陛下。”二人一齐下拜。

“董侍郎请起。”姜维虚扶,让董允起身,随之,他的眼光移向那拜在董允身后的人,“这是何人?董侍郎可来为朕引荐一二?”说着,他浅笑着也抬手让董小妹起来。

“陛下。”董允再拜道:“此乃家中么妹,小字一个妘字。”

“董妘,拜见陛下。”

听见董小妹说话,姜维与董允都侧了个身。姜维转了个角度才看见被董允之前行礼时几乎挡了个严实的小妹,而董允则被身后那本该安安静静低着头的人这般大着胆子说话一惊,侧身拿眼睛去看么妹,眉头又皱了起来。

“不玩笑了。”姜维此时微微低头,直视着终于毫无阻拦暴露在自己面前的董家小妹,“朕识得你。”

少女眼观鼻鼻观心,脸颊以目之可见的速度变得殷红。

“是哪家女公子在宫里走丢了?”姜维放过那垂着修长浓密微微颤抖的睫毛的少女,转了半身抬起头来对董允正色道。

董允见姜维问得自然,便知当朝陛下已知道了大概,既然瞒不住,便也不去遮掩:“是许司徒家的长孙女。”

“许公子与小妘的情谊很好吗?”姜维笑道,“朕与董侍郎平辈论交,能叫你小妘吧。”

“啊……”董小妹轻声一呼,才反应过来原来陛下是在对着自己说话。她抬起头,努力控制气息。姜维与自家兄长很不一样,董允虽也俊朗,但温暖得如冬日阳光,而天子却是一股压制性的气息,像荒原上的头狼,令人无法呼吸。

“是,陛下。”小妹道:“都怨我粗心大意。”

“莫要担心,你且随董侍郎回府,人朕来找。”姜维说着便打了个手势,慕言几乎是立刻就鬼魅一般从不知哪个犄角旮旯趋行而出。

“休昭,令妹朕这就叫人送至宫门,朕有些事找你谈。”姜维道。

“谨遵圣意。”董允躬身道。

姜维便与董允一同站在那,等到小妹随侍卫消失在宫门之外,才道:“休昭,关于立后人选……”他顿了一顿,“相父是什么看法。”

董允一时语塞,于此事,丞相早有过嘱咐,他们这些为他人眼中的“丞相的人”迟早会被人问道。上回府中论完,其实丞相心中是有偏向的,但后来不知为什么,一日丞相回府之后,哪怕是守门的下士,也能看出丞相心绪不爽。他那日在府中叮嘱,如果哪日有人问起,尤其是陛下,莫要透露他的意向,一切以陛下喜好为主。

姜维见董允不言,也不惊讶,道:“朕知道你们不该说,但朕当真想知道相父之意。”

董允是正直君子,并非费祎那般舌灿莲花八面玲珑谈天论地无边无际,也难怪天子从他这下手。然见天子诚心相求,他当真是不知如何好搪塞,踌躇半晌,终于道:“丞相之意,是许司徒家与……微臣家。”

“果然,益州氏族。”姜维点头。他与董允不约而同,都一齐望向小妹离去的方向。姜维准头,看到董允面上的担忧之色,笑道:“那就司徒之孙吧。也是机缘巧合,看来朕今日要找的女公子,未来还是个大人物。”

董允向姜维告退之后,小妹已在府里来接的车中等候多时。“阿兄……”小妹见董允来喜道,面上还留了些未褪的浅红,“陛下……额……陛下留阿兄下来说了些什么?”

董允盯着自家从不过问自己政事的小妹,暗叹了口气,道:“陛下说到了立后。”

他停下,看见小妹眼中那有些羞涩又闪烁着光芒的眼睛,道:“陛下有意许司徒的长孙女。”

“是阿姝啊……”

眼中是小妹掩不住的失落,他不知是该心疼还是该庆幸。董允静静的听着车轮滚动的声音,半晌没说话。良久,他拉过小妹抓着直裾裙摆的手:“小妘,当今陛下他……”董允又犹豫了一阵,像是在选择词句,也像是在挣扎于为臣者不该背后议论君上。“陛下不像是个会用心于儿女私情的人。”

未完待续……

评论(2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