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假如他们都是文圈大大

PS:这文大概还有一两更就能结束啦,激动٩(๑>◡<๑)۶

PS:玄亮主场,一家三口,给阿斗默哀……府官们成双成对大逆不道看热闹【有微量的费董、裔琬】

(10)父慈子孝

后主有点慌张了,他发现他干错了一件事情。当时他与“曾许微臣水共鱼”约文时定下了两个月时限,随后又去联系了协同制作出本的工作室约定两个月交文——问题不言而喻,他没有给自己留下审查的时间。

幸而反应过来的还算迅速,自半个月前,后主就锲而不舍的精神骚扰“曾许微臣水共鱼”,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自己和父亲都十分敬仰爱戴诸葛丞相,只是想好好出本关于丞相的书献给父亲让他开心。问他可不可以提前交文,即便是稿费加倍也不存在问题。

电脑那头,季汉的丞相大人已经第三遍校对过了自己的黑化中二大作,听见“滴滴”一声电脑提示音,又是后主的小号前来交涉了。

哎,若是当初陛下能对国事也如此上心该有多好?哪怕只有三分之一呢!诸葛亮不禁想到了从前。

可惜这孩子,从来都这样,只对他诸葛亮的事上心,那个上心程度还真的和他爹一脉相承,祖传配方,还颇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势头。

大把大把的权力砸过来也没心没肺似的不害怕,后来建兴九年起自己回成都养病的那三年,更是把从皇宫到相府的路都磨平了,日日不睡觉不吃饭也要看着他吃药休息孜孜不倦,就和念经一样好脾气,和现在一般精神污染磨到你没办法。后来来了地府才知道他竟然因为李邈说了自己一句坏话而一反平常那宽仁到优柔的性子,一怒之下将人杀了……

往事如烟,丞相看见电脑上真挚的语句,十分感动……然而还是出言拒绝了。

这么长时间,对于后主的独家软磨硬泡神功也算是修炼出了抵抗力。这回不仅拒绝提前,还各种找不能抗拒的因素并利用后主善于体谅不争执的惯性思维把时限又强行拖后了五天——出本这种事的尿性丞相很清楚,每次第一个时限都是弹性打了提前量的,没哪个编辑敢天真到相信写手能乖乖的按时交稿——他要彻底消磨掉后主能够用来审查文章的所有时间。

“那……好吧……”

诸葛亮看着后主的回复,脑海中都能清清楚楚看见陛下低着头无奈到可怜巴巴的样子了……哈哈哈,还是挺可爱的。

这时,先帝正好从前院今天第十八次遛弯到后院,撞见他的丞相对着电脑笑得可开心,长长的眼睛眯着,跟狐狸似的——最近也不知道丞相是怎么回事,到了地府丞相变得活泼爱玩许多是他乐于见之的好事。可自从那回荀彧来了武侯祠,丞相的狐狸笑貌似升级了,渐渐地向狐狸精的宽阔大陆一路狂奔而去。害怕,不是说那啥以后不许成精吗?

“孔明在笑什么?”先帝转到诸葛亮身边坐下,想发挥其传说中目可自顾其耳的逆天技能,窥探一下丞相电脑上是啥。

结果诸葛亮面不改色、胸有成竹、游刃有余地……盖上了他的笔记本。“主公。”诸葛亮看向先帝,语气一挑,狐狸笑还没淡去,“没什么。就是……你儿子真可爱。”

经过这么久,先帝也不像刚开始时那样提着双股剑对着窜得比兔子还快的阿斗满地喊打了。听诸葛亮这么说,还有心开开玩笑:“难道不也是你儿子?”

诸葛亮点点头。主公的话听起来还算挺正经的,阿斗确实叫了自己十几年的相父,虽是君臣,也是义父义子,这话没毛病。只是……怎么听起来那么奇怪呢?好像承认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11)家庭伦理

一个月后,热爱在春天的暖阳下死都不挪窝偏要睡个懒觉的卧龙刚起床,浑浑噩噩晃到前院,就见先帝正在撸着袖子拆快递。

“哟,主公买什么宝贝了?还是隔壁老曹又给你的哈士奇寄狗粮了?”

先帝横了丞相一眼,没多说话。

丞相最爱有事没事拿他说笑,老曹是蝉联榜首一千多年的话题;其次,便是他三年前和孝直逛狗市买的哈士奇。那只蠢狗自从到了武侯祠,直接承包了他家丞相此后一整年的笑点。主公你不是号称喜欢聪明人吗?怎么要了这么二的一只狗?哈哈哈哈哈……

额……很像狼好吗?朕的品位就这么差?不过既然丞相看了爱笑,给嘲笑嘲笑也很值得了。

“阿斗寄来的,说是写了一本你的书送给我,这是出版工作室才发来的三本样书。”先帝道。

“是嘛!陛下有心了。”诸葛亮亦是十分“惊喜”,“主公先给我一本,我必须得看看。”说着抱膝而坐,兴致勃勃的翻看起来——不错不错,和孤设想的一样完美。

先帝把快递盒子累到一边去,也自己拿了一本。书名《君臣》,装帧精美,颇有古意,封皮上是一个写意水墨的男子背影——一看就是丞相——够帅够霸气,尤其是他临渊而立,背后一条黄龙飞升盘旋。看来阿斗这回干得还不错?

但渐渐地,随着书页的一张张翻过,先帝的笑容凝滞在脸上,然后缓缓消失。先帝心头闪过一个念头,皱着眉头往后狂翻,只看目录标题,直到看见第十八回——“夺权”。

先帝手一抖,“啪”得一下阖上书,大呼一声:“孔明别看!”

然而……怎么来得及?诸葛亮已经把书翻到五分之一的地方了——从前看公文比速度,先帝就从来没赢过。更别提现在看这种小说,诸葛亮会用上“观其大略”的速度加成外挂。

“主公?”诸葛亮抬头相问。

先帝仔细察言观色,没看见愠色。但……诸葛亮只要想,就是完全喜怒不形于色的大boss啊。“这个书……额……看到哪了?额……别看了吧……阿斗他……他他……”先帝解释得期期艾艾,断断续续。但心中那个恨啊,此刻赔着小心,全都化为了掌中的力气。

阿斗你个臭小子!我怎么当初真没像罗贯中写的,在长坂坡摔死你!

正在这时,忽听昭烈庙门外人报:“陛下!后……额……陛下来了!”

后主今天听说书早上能寄到昭烈庙,特地收拾得干干净净,换了一身讨他爹喜欢的“美衣服”,练习了半天笑容才打叠精神坐早班车过来。

“父皇,相父。”后主一一见礼,“孩儿的书,父皇看到了吗?”

“陛下来啦。”诸葛亮微笑,起身施礼。

后主正要上前扶住诸葛亮,问问他这些日子的身体饮食,就听见“锃”的一声宝剑出鞘。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先帝咬着牙道:“你小子还有脸来武侯祠?你怎么敢?怎么敢在书里这么写你相父?!忘恩负义的东西,看老子今天不剁了你!”

后主被先帝突如其来的发作吓愣住了,雷霆万钧的帝王之怒下,嘴唇哆哆嗦嗦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还好他是丞相亲口夸过的“智量甚大”,反应算是迅捷,一瞬之间大概猜测到是那本书中写了什么对相父很不该说的话,彻底惹怒了父皇。

但也不知道这个思维是怎么转的。明明是书中辱了他相父,后主却在他爹即将冲过来抓住他的一刹那大叫一声:“相父救我!”然后拔腿便跑,抓住诸葛亮衣袖,躲在了他高大的身形之后。

“你个小兔崽子,还敢跑?!给老子过来!”先帝怒道。

诸葛亮手臂向后,护住后主,道:“主公何必动怒?书中都是戏言,亮觉得十分有趣。”停了一停,又笑道,“况且主公骂陛下‘兔崽子’,岂不是连自己都骂进去了?”

先帝撸起袖子叉着腰,喘着粗气道:“莫说是兔崽子,今天就是骂龟儿子,老子也认了!”说着又扑上去抓阿斗,“孔明你让开!”

先帝果然是久经沙场的老手,双股出鞘,气势如虹,角度刁钻,迅雷不及掩耳。幸而诸葛亮不会被这阵势震慑,仗着先帝绝不会让自己有丝毫可能受伤,用自己拦住双股剑去路,拉住已经吓呆了的后主严严实实护在身后。“主公有话好说,别打孩子!”

……

往常宁静美丽的昭烈庙+武侯祠,今日一大早便是一片鸡飞狗跳。

“休昭,你说这一大早上的是在干什么?晨间锻炼?”费祎抱着一捧瓜子嘎吱嘎吱,看着昭烈庙前殿院子里,季汉身份最为尊贵的三个人跑来跑去,仿佛在玩升级版的老鹰捉小鸡。

董允鄙夷地看了一眼乐呵呵的费祎,啪的一掌拍在后脑壳上,费祎瓜子壳掉了一地,赶紧蹲下去捡。

张裔缓缓摇着头,用悠长好听的语调感叹道:“好一个父慈子孝的家庭伦理感人画面。”

“非也非也,愚以为更像严父慈母……还是慈父严母?额,不是,家主应该怎么分辨?”费祎话音刚落,就听见耳边风响,后脑又是一巴掌。

“哎唷~”费祎赶紧护住脑袋,瓜子也放回了腰间小袋子里,“休昭,要打傻了。”

不想蒋琬幽幽地接过了话题:“从前是看身份地位,现代社会嘛,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谁赚的钱多……”

费董张蒋四人不约而同一齐看向了那个顶着武侯祠名字的昭烈庙牌匾,以及,后院武侯祠源源不断的香火……若有所得。

“公琰,你学坏了啊~”张裔拉住蒋琬附耳过去,“没想到当初先主公在广都对你的事儿……你还挺记仇?”

“君嗣,你别……”蒋琬的脸上拂过一层微红,“就是随口说说玩笑话嘛,府君切莫乱说。”

未完待续……

评论(71)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