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散发一点负能量和思考

To anyone who concern……来源于今日亲身经历的一些感慨,或有不妥和偏颇之处,先作道歉。不作定性,也不想做什么专业的学术考证与社会研究。只是如果你也有类似的经历,可以一起来聊一聊啊~如果你不赞同,就当是看到了一个人在胡言乱语,直接离开,别管这个发神经的人。

今日与人就某一事产生不同意见,后向其提出,幸而达成共识。随后在闲聊寒暄中被给予了这样的解释:之所以此事未与你沟通,是同你不熟的缘故,很少与你说话。自从在论语课上听你与教授谈论诸葛,便觉得不是一路人,从此敬而远之,对你其他的也不了解。我听你说话时的感觉便是这样(随后附上一个表情包,上面是一人侃侃而谈,而另一人目瞪口呆)

我相信其所说是友好而无恶意的,但说我过于敏感也罢,我却因此产生了些许感慨。

从我曾经的生活经验中,似乎每当我说出自己的偶像是丞相的时候、当我还与此同时用上了十分正式崇敬的语气的时候,在很多人心中,我便和nerd与freak画上了等号。与此相近的经历,还有诸如当我引用诗词的时候、甚至有时还包括当为我国古典历史经典赞叹不已的时候。

中学同窗之中有一人,虽与我不亲近。但他的一次遭遇,也让我深有感慨。老师问他的名字是什么,他没有选择用大白话的方式以组词来介绍自己的名字,而是引用了一句诗经——因其父母在取名时,便是从这句诗中摘取出来的。但这边一说完,大多数人都发出了冷笑或者嗤笑声——或许是他们并没见过这句诗,听不懂的缘故。

我承认这位同窗也有自己的过失,毕竟不能假设所有人都读过背过。但是,什么时候无知变成了嘲笑和排挤的资本?因这位同窗的知识面很广,读过的东西多,平时说话经常出现类似的问题,所以就我所知,他并不如何广受喜爱,而厌烦的原因,“装”便成了很大一部分。

就如同我十分正式的,崇敬的爱着丞相一样。当旁人说着自己的偶像报出了当红流量小鲜肉的名字,对综艺化妆衣着无所不知的时候;你却面对偶像的问题报出了“诸葛亮”这个名字,只在说到季汉之时引经据典、激动不已侃侃而谈。所以,你成了少数派,你成了别人要跟你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对象。要知道,所有的冷漠、排挤、厌烦都是需要演化过程的。而这些的第一步,就是你在他们的眼中没有什么好感。很不幸的是,我丢掉了好的第一印象的原因是我表现出了对丞相相对深入些的研究和知识储备。

人们可以容忍个体之间有各种各样的热爱,唱歌也好、跳舞也罢、明星也好、时尚也罢。但遇到一个最不该被歧视的古之圣贤的时候,却对你敬而远之,直接隔离了与你这个人的交往,被认为不是一类人,道不同不相为谋。当听见有人滔滔不绝的说着众人皆知的明星、时尚之时,他们激动不已。而当发现你谈论着诗书典籍,就不屑的把你归类为怪胎,嗤笑着说你“装B”。

你可以对这人喜欢的人无感,也可以不和这个人做至交好友,但也不至于像我遇到的情况那样,人家离你八丈远,尽量避免和你交集说话,并经过了三四年都没和你成为普通朋友

我不知道为什么,无知、寡学会是一样那么值得骄傲的东西。更可笑的是,他们也知道自己无知寡学,他们强大的自尊又自卑让他们不允许别人知道比他们多的东西。好比说,你怎么会喜欢诸葛呢?一定又是个考古现场挖出来的货,打扰了再见。好比说,就你会背楚辞是吧?没人懂的,装什么装,秀什么秀。

我本人也不喜欢故意不必要的满嘴掉书袋以显得高人一等的人,但这些大多数人在排挤冷落嗤笑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这一小部分人或许没有去“装”,他们就是知道而无恶意的用了,他们的爱好就是你们眼中最烦人的一项学习内容,他们的知识面就是比你们宽阔?

三人行必有我师,术业有专攻,别人知道的东西或许正是你的知识空白,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遇到这一类某方面强于你的人,不是应该赞赏承认吗?为什么就因为你们“都不知道”,就这样孤立这一群本就难以找到同好的freak们?他们也并没有按着你的头去喜欢不是?你只是单纯地知道了他们的一个喜好而已。正因为此,我在高中时终于踏入欧美圈时很是欣喜,这样我在介绍自己的爱好的时候总算有个比较中规中矩的合适选项说了。

回到喜欢丞相的事上。当一个人真正的偶像是历史上的诸葛亮时,你很大程度上可以对他放下一半的心了。什么样的偶像就会有什么样的粉丝,这绝不是一句空话。当你崇敬着一个人,一个真正值得尊敬的人,那个人多多少少都会对你产生影响,让你变得越来越好。我知道丞相是忠贞的、是谦逊的、是好学的、是认真的、是开明的、是才华横溢的、是坚韧不拔的、是认定了一个目标便不会说放弃的……他的好处太多,说都说不完。而喜欢他的人,最少最少都是十分赞赏这些德行的,他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向之靠近,在即将走偏道路时,在无力前行是,丞相都会无形之中成为支持着他们、鞭策着他们前进、归于正途的力量。

所以,为什么会对爱着丞相的人敬而远之呢?这让我想到了有时,在一个都不认真上课,想着逃课的班级中,若有一人认真的记着笔记,声称好好学习,便会被许多人嘲笑不屑、甚至孤立排挤。而还原对喜欢丞相的人号称道不同不相为谋的人的本意,或许也大抵如此。

这让我想到了社会上的少数恐惧行为。即因为一部分人是少数,所以剩下的多数人便会因恐惧而欺负他们、歧视他们。我们常常在英美的高中题材影视中见到的校园暴力,他们欺负的、歧视的都是什么人呢?胖子、同性恋、书呆子、有色人种、天才、以及热爱冷门知识的nerd/freak。抛开其他形成原因,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这些人是少数派。他们不伤天不害理,小心谨慎,夹着尾巴做人,从来不影响别人的生活,但还是会被排除孤立在外。

说到现在,越扯越远,有些不知所云了。我只是想说,如果以后再有人问我偶像是谁,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说出丞相的名字;再有机会探讨丞相探讨季汉的时候,我还是会继续出声发言;再有人问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是什么的时候,我还是会说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无论多少年,也不会改变。

评论(127)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