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黑帮AU】咨询军师

PS:这个文尽量采取单元剧形式,一个回合,一个故事。。这一更只讲了故事一半,后面会继续。

PPS:黑帮设定,你亮团宠设定,荀令、你亮、大都督师兄弟关系(虽然他们这一更没出现)

(4)

“所以,能不能请主公屈尊告知一声,咱们这个月账上剩的钱都在一夜之间哪去了?”孙乾手持圆珠笔在账本上捣捣捣仿佛手持机关枪在面前突突突,他勉强的笑容被额头暴起的青筋扭得变形。这个月还有整整十来天,过不过了?过不过了!

“咨询军师。”刘备答得简明扼要,但躲闪的眼神还是显示了把弟兄们半个月饭钱霍霍掉的些许良知,“我们目前处境艰难,寄人篱下,难以长久,重点就在于没有一位军师能够运筹帷幄,指点江山。”刘备又正式地补充道。

“但是天下能请得起军师的帮派有几个?!”孙乾觉得自己的理智要流失殆尽了,他费劲全身力气才抑制住了妄图尖叫的冲动。他尽量说服自己,刘备的抉择是十分远见卓识的,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们本月之内再也闻不到一点肉味了!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听见“军师”这个关键词,旁边砰砰打沙袋的关羽张飞停下了手。张飞抱住了被摧残的破败不堪缝补过好几次的沙袋,关羽理了理自己的胡子,抬高了脖子眯着眼睛道:“大哥,我们不必要个从没拿过枪的‘军师’来指手画脚。”张飞大概在心里脑补了一把“军师”的样子,如果真的如传说一般学识渊博朗眉星目神乎其技,然后再精通音律丹青之类的,还是很有兴趣一见的,不过看在二哥的拒绝与大哥仅见了一面就仿佛被洗脑的样子,他还是决定黑起一张他并不黑的脸。

“主公见了这位‘咨询军师’多久?他是个怎样的人?”赵云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阳光打在他的身上为他雪白的运动衫勾上了一道金边,漂亮得好似一幅画——如果忽视他手上正像拿玩具一样摆弄擦拭着一台台轻机枪与手榴弹的话。

果然还是我家子龙最乖!刘备心中激动得涕泗横流。

“他是一个很年轻的人,不过见了第一眼,就觉得是天上掉下了个神仙一样的哥哥。”一开启话匣子,刘备就收不住了,并且开始各种运用他头脑里存储量不多的墨水加以形容修辞。“我们先坐下,然后相互介绍,他问了我的来意还亲手给我倒了一杯柠檬苏打水,然后我说……”

孙乾看在眼里,感觉此刻的刘备似乎自动加载了粉红特效,他的流水账在孙乾的脑海里自动简略成了balabala,孙乾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等到刘备终于停在一个小段落上,孙乾不可控的把圆珠笔又在账本上捣了起来:“主公,就这么说吧,你们见面,一共咨询了多少时候?”

“二十三分钟。”

二十三……孙乾的眼前有点黑。

“那主公你大约说了多久?”

“额……记不清了,约莫十五分钟?或者……”

不不不,求求你了,真的不能再多了,我怕承受不了。

“主公您又说了些什么呢?”孙乾又问。

“哈,这个说来实在奇异。”刘备心情大好的回忆着当初,“我本来是想问问他怎么才能在新野区把日子过下去。结果,我看着他的眼睛刚一开口,就忘了个干净,脱口而出的全部是我心中最想问的,从来没有对外人说过的抱负理想。”

神啊!救救我吧!

孙乾颤抖着声音道:“您对他说了想要凭一己之力家国太平,海晏河清,百姓安宁,仁义治世,大同社会?”

“正是。我说了自从董卓政变以来,民不聊生,希望能有朝一日归权于政府,路不拾遗夜不闭户,风华肃然,百姓富足,安居乐业,这便是我还在这世上摸爬滚打的原因。”刘备道。

那对于您这个只能买得起二十三分钟咨询的人……“他是怎么回应的?”孙乾喘了口气,吞下了前半句话。

“他笑了。”刘备依旧深深陷在回忆之中。

“笑了……”孙乾咂摸着这句话的含义,“不是哂笑?嘲笑?嗤笑?”

“不,他真的笑了,仿佛看见了什么挺有趣的东西。就像二弟看见了春秋,你看见了账本那样……”

不不不,现在我看见账本,撕了他的冲动都有。孙乾看着造成窘境的始作俑者,续道:“除了笑之外,这位军师他还有什么应答吗?”

“他笑了之后,对我说,刘先生在追求此宏图大业之前,最应该想的难道不是努力把命保住?从您衣服上的水迹和磨损来看,您昨日经历并非偶然,想要害您之人绝非临时起意。即便您回到了您认为安全的新野区,他们还是不会放手的。如果您想要活到您大业功成的那一天,看见……‘大同社会’,我建议您相信一句老话,攻击才是最好的防守。”刘备道。他把每句话都记得清清楚楚,甚至语气都很是惟妙惟肖。

此言一出,孙乾忽然就没心思崩溃了。“蔡瑁还会赶上门来加害?!”

“上午收到消息,景升兄又被送ICU了。”刘备叹了口气,忧心忡忡,“景升兄做不了主,自然蔡瑁就会仗着他景升兄大舅哥的身份座头把交椅。风雨飘摇,咱们的安稳日子到头了。”

“这些事情,那个咨询军师是怎么知道的?你甚至只是跟他谈论了世界和平!”这一下孙乾等在座诸人,都有些细思极恐了,说不定,这个军师还真的很……邪乎。又或者,他只是信口胡诌,故作高深骗取信任罢了。

“我不知道。”刘备摇头。

“不知道?”孙乾不可置信。

“真的不知道,因为还没等我细问,二十三分钟就到了。”刘备直视孙乾,“我临走前对他说,不日就会再次拜访,他给我了个联系方式,笑着说随时欢迎。”

孙乾又有点想拿头撞墙了。“主公啊,您知道他有多贵吗?几乎是用金子刻的二十三分钟,您竟然才在最后一刻才谈到我们性命攸关的东西。而现在没有解释,没有分析,我们甚至不知道他的建议可不可取,会不会打草惊蛇。您要是再去‘拜访’……这一回不到半个小时您可就买掉了三千多钱呀!”

“半个小时三千多钱!玄德,你昨天去‘男公关’店‘那种’地方了?!”简雍刚才从外面买了酒进门就听见如此劲爆的消息,满脑子的黄色废料又开始吱吱嘎嘎运作了起来,“看不出来啊玄德,大手笔啊!他这么贵的吗?长得怎么样?屁股翘不翘?是那种贵族公子吗?这个价,都够在咱们这花楼办白金卡了。你下回什么时候去?咱俩一起啊,带兄弟也长长见识……”

“我去你奶奶个嘴儿!”刘备一把把简雍推倒在拳击垫上,简雍不明所以,但条件反射拼着四脚朝天也紧紧在胸前把酒瓶子保护得严严实实。

“人家是主公的新晋男神,aka咨询军师。”孙乾扶着额头,拖着声音道。他划拉划拉账本,抹了一把脸,对简雍道:“宪和,把酒退了去,主公见男神,见掉了我们的所有预算,从现在到月底,我们要勒紧裤腰带,加上全家去主公的草鞋编织店做工,我大概能保证你们一天两顿,每顿两个馒头一碟咸菜。”

“可是……酒水都是货物售出概不退换……”忽闻噩耗,简雍如同被雷劈了花栗鼠,有点呆呆地回答。

“那就……只能如此了。”孙乾长叹。

须臾间,刚才还对着账本心累不已的人如同忽然挑起的蛤蟆,直扑简雍,劈手躲过他手上的杜康陈酿,抬头拧了瓶盖就是一阵敦敦敦。

“你干什么!”简雍看见他辛辛苦苦买来的酒就这样以肉眼难以忽略的速度进了另一个人的肚肠,作为一只被雷劈过的花栗鼠,现在紧接着又迎接了闪电的第二次暴击。

“钱没了,命也未必保得住,今朝有酒今朝醉吧。”孙乾道。

 

(5)

七日之后的晚上,美丽的月色下,刘备的房子里一片安静。大家为了少消耗体能少吃饭,均向乌龟请教龟息之法尽量少动弹,才八点过半,众人就都已睡下。而刘备却忘不了一周前与那个咨询军师相见的梦一样的二十三分钟,思虑过多导致食物迅速消耗,辗转反侧,饿得睡不着觉,而那位年轻先生的脸却越发清晰的显现在刘备的面前。于是,刘备掏出了被他藏在衣服内袋的那张纸条,拨通了电话。

“喂,是孔明吗?我是……”

“我知道您是谁。”电话那头的人声音不大,但能听出他又笑了。

“七日前,我来隆中路拜访过您,您可还记得?我最后对您说‘君为计将安出?’”

“我从来不在电话里谈咨询的事,刘先生。”他语气悠长而轻松,将刘先生三个字要得格外突出。刘备都能想象出那人斜躺在月下的露台上,膝盖前靠着一本略显晦涩的书,一手拈着一杯雪莉,一手把手机举在耳边的样子。

“我这些日子,一直在防备蔡瑁。”刘备道。

“那很好。”刘备听见那人似乎舒展了一口气。

“你在为我担心?”刘备问道。

“咨询军师保持中立,不会偏向任何一方,也不会为任何人担心,刘先生。我很感谢您对我这个未曾谋面不知根底的人的信任,并接受我的建议。我很期待与您的再次见面,听您继续说您的‘天下太平,大同社会’。”他说这话时,又轻笑了一声,刘备听不出他究竟是感兴趣还是在嗤笑。

“说到这个……额……我也很期待与您再见。只是这些日子资金周转出了些差错,恐怕……”刘备顿感窘迫。

“这绝非问题。事实上,凡是 钱能够解决的,都不是问题。我有足够的耐心来等待,请您放心,刘先生,钱不是您需要担心的问题。祝您晚安。”说罢,那头的人挂断了电话。

刘备收起手机,看着窗外挂在天边硕大的圆月,他烦躁的心陡然间寻得了平静。

 

(6)

“您好,我是刘备,一月前曾经来过的,想要咨询孔明军师?”

“孔明?”庞统仔细咂摸,“您确定是叫这个名字?有过预约吗?”

刘备对眼前此人的反应有些疑惑,但还是伸手入怀,去出了那张被整齐折好的写着诸葛亮电话号码的小纸条。“没有正式预约,不过这个是孔明给我的电话,我们电话联系过。”

好家伙,私人电话,还“孔明”,这个人怕是要反,一定是一个月前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养伤时干得好事。

庞统的表情管理很是优秀,但是他藏在裤兜里的减压娃娃就没有如此好运了,此时此刻,正被庞统的魔爪摧残得不见原型。

“抱歉,刘先生,今天孔明军师不在,实在不凑巧,他前些日子跟一个案子出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说话的是才从楼梯上听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下楼来的徐庶:“不知道您愿不愿意换一位军师咨询?”

“不了。不见大贤,甚是无缘。”听见孔明军师不在,刘备脸上的失望难以遮掩,“那我过些日子再来拜访好了。”说罢转身离去。

庞统斜着眼睛观察着刘备半旧风衣下的背影:“这个人的身形做派,别是个条子吧……怎么就盯上孔明了?”

“看起来不像坏人。”徐庶道。“不过,现在这个不是重点。”

现在的重点,显然是好好收拾还在二楼睡懒觉的某卧龙!亏徐庶还心疼他昨夜熬得晚,早上把好吃好喝的送到床边,任他闭着眼睛风卷残云之后又呼呼大睡。真是给他惯的!良心都喂了狗了。

“孔明醒醒。”徐庶坐在床边,声音还保持着老母亲般的慈祥,“刘备来找你了。”

什么!

一听到这个名字,诸葛亮瞬间鲤鱼打挺坐了起来,随后,额头就被徐庶恨铁不成钢的雷声大雨点小地敲了一记。

“让你好好在家呆着不要接案子偏不听!接了就算了,还瞒着我们,还把真名都告诉人家了,你想不想好了!”徐庶怒道。

“哎呦!”诸葛亮夸张地呼痛,立刻换来了徐庶略显懊悔罪过的神情,怒火也随着关切的眼神平顺了许多。“元直,他不知道我是卧龙,没关系的。”

“知道‘孔明’就可以?咱们在道上这么多年,除了我们自家人,有几个知道你字是孔明的?!万一他要是把居心不轨,查到你……”

“元直你放心,我只是觉得这个人挺有意思而已,逗他多说说话,没有任何其他心思,我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就……”

这壁厢,诸葛亮话还没说完,徐庶还皱着眉头,庞统就登登登窜上了二楼,随着他的还有另一个熟悉却脚步沉重的人。

只见刘琦衣服凌乱,两眼泛红,一手提着一个银色的手提箱。他咣咣两声将手提箱放在地上,打开来,里面满满的是凌乱的百元大钞。尚未等诸葛亮与徐庶有所反应,也没给庞统出言说话的机会,刘琦忽然双膝一软,跪在了诸葛亮面前。

“卧龙先生!”他哭倒在地,“无论多少钱都可以!请您……请您……一定要救救我的命!我爹昨天夜里第三次进ICU了,怕是醒不过来,蔡瑁一定会杀了我给他外甥接班铺路,求求您,救救我!”

未完待续……

评论(38)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