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维亮AU】【短篇】生子当如替身姜

PS:事情搞大了,你姜越来越黑了

PPS:【神啊,这一更太长,分两部分吧,下一更就在今晚或明天】前情回顾(1)~(7)(8)~(12)(13)~(14)(15)~(17)

(18)

姜维轻轻转动身体,让诸葛亮整个人的大半重量都倚靠在自己前胸。然后,他心细的将诸葛亮的头用自己的肩膀垫住,利落起身,打横将他抱起,放上卧室那张被冷落了两三天的大床。

姜维为诸葛亮盖上薄毯,调节好室内温度之后,他重新走进客厅,打开方才被他直接静音的电话连线——庞统还在焦急的呼唤——这样的大失风度可见,这只凤凰是真的被对方的戛然断线吓到了。如孔明这般的人物,想绑架或是暗杀的都不在少数。

“庞先生。”姜维的声音依旧一板一眼,缓急得宜。

“是谁?小伯约吗?”隔着电话,人声总会失真,庞统心有疑惑,但直觉向最好处猜测。

“是我,庞先生。”

电话那一边立时松下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小伯约?孔明怎么了?”

“请不必慌张,庞先生。先生只是疲劳过度,血糖过低,又因精神剧烈波动才引发的短暂晕厥。”姜维全新的声音不再深沉得脉脉含情,仿佛清冽的溪水击上溪中石,既清且冷。

“有你好好照顾他我就放心了。我已经叫了公司的医疗组过去,到时候记得授权他们进来。”庞统道。

“是,庞先生,对您的帮助我万分感激。”

说罢,姜维挂断了电话。脱下西装外套,以精确到微米的准确度卷起两臂纤尘不染的洁白衬衫,向后厅藏物室走去。

方迈出两步,他微一侧头,后台爆发性的文件涌入诸葛亮的邮箱,手机,以及一切有可能通讯的设备——无一例外,均是街亭项目。姜维一眨眼,任何通讯设施都在一瞬间被屏蔽,他顺带模仿诸葛亮的言辞习惯,以其名义取消了即将奔赴而来的医疗组——告诉他们这不过是一次过度反应。

门外风雨飘摇,而门内却安稳而静谧。姜维取来葡萄糖输液所用的一应器具,无声无息的在诸葛亮沉睡的床边坐下。他如膜拜,松开先生的衬衫袖扣,然后以一套能叫资深护士自惭形秽的手法,将针管送入诸葛亮的左手静脉——姜维的每一个代码诸葛亮都了如指掌,而殊不知诸葛亮哪怕是每一根的细小血管,也在姜维胸中深深铭刻。

房中十分昏暗,姜维在输液稳定之后,就利落安静的起身,直挺挺侍立在一边。他以听觉监控着葡萄糖一点一滴进入诸葛亮体内,而他的全部视线,都一转不转,注视着他的先生。

两小时六分钟七秒,姜维检测到诸葛亮的身体状况已在逐渐好转,而脑电波波动趋于剧烈——换而言之,他心中有事,稍微好转便着急醒来。

姜维默然离去,回来时,将已经见底的第一袋葡萄糖换下。而与此同时,他又向其中加入了一针管的镇定剂。

……

先生需要更加长久的休息。

而另一个原因在于,姜维深知诸葛亮翻云覆雨反败为胜的手段,仅距事发两个小时,诸葛亮如立刻进行补救操作,仍有52.12%的可能使街亭失而复得——他不敢掉以轻心。

 

(19)

诸葛亮醒来时,是由于疲惫过度长久睡眠的失真感。他皱着眉,勉力移动酸痛无力的四肢,眼光无意识的四下逡巡,本能的想要用什么来确定这是何时,而自己所在何地。

就在此时,诸葛亮看见一站柔光在昏暗的屋中亮起,而站在灯边,是手上以一个绝对的水平拖着骨瓷托盘的年轻男人。

“伯约……”诸葛亮出口,才觉得嗓子嘶哑,口干舌燥。

“是,先生,您一定口渴了,喝些茶吧。”姜维走上前去,为诸葛亮背后垫好靠枕,把一杯清茶送到他手上。

“啊,谢谢你。”诸葛亮接过,不假思索的直接入口——果然,温度适宜,热却不烫。他抬眼看向那个扶过他就毕恭毕敬站在身边半低着头的人,微笑道:“伯约,这是你给自己设计的新实体吗?”又自上而下审视一遍,以他日常所处的普遍高颜值群体中锻炼出的眼睛,也能用十分英俊来形容——果然,非常符合他自己的审美。

姜维像是没料到诸葛亮如此反应,不知如何应答,只点点头,没说话。

诸葛亮把茶用过,递回去道:“好了,早有自己中意的造型和声音就要跟我说嘛,你这样,我也很喜欢。”诸葛亮刻意不去提自己对于姜维实体的禁令——他自己重新启用了也好——毕竟如果不是如此,他的身上还至少会多几块摔在地上的淤青——姜维明着不表现出来,但他确实绝不再能用刻板的人工智能程序还形容。

茶毕,诸葛亮方起混沌的大脑终于清明。一个消息像是突然冲出禁锢,砸开了记忆封锁的大门。

“伯约,我睡了多少时候?”诸葛亮皱眉。

“您睡了14小时10分钟整,先生。”

什么!

整整十四个小时?!

街亭怎么办?外面风雨飘摇山河将催,自己居然安稳的睡到了现在。而更重要的是,自己怎么会如此之久?

诸葛亮绝非轻易激动的人,越是紧急他就越发冷静。忽然,诸葛亮觉得手背上有些微麻痒,抬起来看来,竟是一个小小的针眼,到现在,只剩下一个几乎可忽略不计的红点。

“伯约。”诸葛亮沉下声音,“你给我吊了什么。”他并未真正动气,但听见这般声音,若花木也有灵,则定要瑟缩枝叶,颔首后撤。

“先生,您过度疲劳之后晕倒,身体也有了相对严重的低血糖现象,我为您注射了葡萄糖。”姜维依旧站在远处,毕恭毕敬,一动不动。

“除了葡萄糖,你还给我注射了什么!”诸葛亮的语气开始变得危险而锋利。他不喜欢有人在他面前游词矫饰,更别提,这个人还是他的伯约——他最伟大最得意也最亲近的造物。

诸葛亮的威吓声音不大,但却曾叫所有经历之人都体会到了背脊冰凉全身血液逆流的恐惧。

时间的每一秒被无限拉长,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姜维回答的声音终于响起:“镇定剂。”

诸葛亮听到答案,虽然心中早有预料,但还是怔怔端详着他,仿佛不认识他。“给我把这十四个小时里所有的通讯,资料,文件,都接到公司的办公室。其余的,等我处理完再说。”诸葛亮一面飞速着装,一面抬步边向外走。

“先生!”诸葛亮刚拿起车钥匙出门,便听到那本一直沉默侍立的人的呼唤。

他终究还是停步回头,只见姜维大步赶来,却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恭敬站住:“先生,您刚起,精神起伏过于猛烈,请允许我开车,送您去公司。”

诸葛亮轻挑眉尖,不置可否。“先生,我只送您到公司楼下,随后就回来,不会叫人看见我。”姜维见他犹豫,便又道。

罢了。

诸葛亮轻挪脚步,将手上钥匙放在身边矮柜上,提起公文包,先行下楼。

 

(20)

这是一个可怕的烂摊子。

若光是马谡操作违规,事先串标,被人举报也只能自认倒霉。而此一商界小事,不知为何惊动了国家特别调查部门。一个叫司马懿的特别探员,手持一沓准许令,拎着一台朴素无华的黑色电脑,面无表情进入了季汉集团总会议室。

“那个公司,叫天水的,查到了吗?”诸葛亮没空去管当局委派坐在角落里的司马懿,沉着嗓子问道。

庞统在一边揉着熬得通红的眼睛——说实在的,网络科技,真心不是他的强项——只能咬着牙继续在眼前的电脑上敲敲打打。

马良因为此事,连夜乘专机从国外飞回,看着会议室里或噤若寒蝉,或满脸苦色的众人,发现这会儿敢说话的大概只有自己了。“仲兄。”他道,“还没查到。这个公司就像是用魔法凭空造出来的,一点痕迹也没有。但员工,执照,登记备案应有尽有。但他们成立公司的资金来源却无从追寻。我估计,这个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并非其执行董事,而是另有其人……”

“哦?果真是这样吗?”

马良话音未落,竟突然被一个陌生的声音直接截断。众人具惊,看向声音来源处,使数十处目光交汇在了那个坐在角落里的司马懿探员身上。

“司马先生有何高见?”庞统不喜司马懿冷嘲热讽有话不说的样子,扯出一个迷人微笑问他。

“只怕,你们还身在局中而不知啊,哈哈哈。”他大笑着,却没什么笑意,“这建立公司的人员,想造假很容易,但钱却是假不了,也最好追踪的。这资金来源虽然经过几重辗转,不得不说,这手段实在高明,让我颇为费了一番心血,但最终却能追踪到一处叫做襄阳的地产。”

他停了一停,眼睛似有意似无意向主位上的诸葛亮一瞥,闪出一道如鹰一般的犀利光芒:“说襄阳地产诸位或许不熟,但南阳地产应该就不陌生了吧。这南阳地产在大约十年以前就变更了公司名称,然后作为襄阳地产转卖到了曹魏集团旗下。而正在十一个月前,公司股东变更,大举收购了一次股权,曹魏集团已经失去了大股东的地位。”

“那么诸位当奇怪,这新股东又是从哪得来的这一笔钱财呢?”司马懿如舞台剧上的演员,一抬手直指诸葛亮,“你们的老板最为清楚不过。这里应该有不少季汉的老人,众位都该知道,季汉成立最初,诸葛先生为了资金运营,向那位新股东先生的父亲借了3000万的资本金。而正巧,在十一个月前,诸葛先生将那比钱换给了这位新股东先生。而那位新股东听闻十分仰慕诸葛先生,无论如何不肯接受……呵呵,接下来的事,还用我继续说下去吗?”

“诸位为何不想想,即便是串标,为何会泄露出去?又为何那天水公司赶得时机如此巧妙?又有谁有这个本事双面操作,将一个新公司设立的神不知鬼不觉?”司马懿冷笑道,“诸葛先生,您作为季汉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执行总裁,是不是应该给大家一个解释啊?”

司马懿此言一出,全场立刻大哗。

有人怒道:“你如此诋毁我季汉,能拿出证据来吗!”

司马懿也不着急,把自己的黑电脑往中间大圆桌上一放:“我追踪的全部证据都在上面。”他微笑,“Help    yourself。”

众股东一股脑的围了上去。马良焦急抬头,想让诸葛亮赶紧给个说法,但却见诸葛亮一动不动,眉头深蹙,面色又微微显出不健康的白。

“是他……”不顾周围纷扰喧哗,诸葛亮不可置信的喃喃而语,“是他 !”

“仲兄?”身边是马良的呼唤,转过头去,他正扶住他的肩膀摇晃。

“季常!居然是他!”诸葛亮突然起身,抬步便走。

“诸葛先生!诸葛先生。”诸葛亮动作飞快,而显然,有一个人比他还快。各股东正惊惶的查看证据之时,司马懿向早有所料,一见诸葛亮起身便飞身追出,终于在走廊楼道里追到了诸葛亮。

“司马先生还有事?”诸葛亮微笑着问道。

司马懿暗中钦佩此人不简单,被逼到如此份上,居然还能泰然自若,不急不缓的询问。

司马懿微一侧身,附耳而言,道:“我们都清楚,诸葛先生与当初刘备先生情同鱼水,即便单独掌管季汉如此多年,也绝不会做出吃里扒外,自取利益掏空季汉的事。”

“你想说什么?”诸葛亮沉声道。

“方才,不才压下了些消息没说。这些操作,虽然使诸葛先生有了十分大的嫌疑,但是,却是作为‘人类’无法做到的。除非是——人工智能。”司马懿道:“听说诸葛先生自己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为强大的人工智能,甚至没有机器人三定律的限制,这也是国家所不能允许的。我个人对这个人工智能十分感兴趣,如果诸葛先生,想要洗清嫌疑,便将您的人工智能交给我带回局里组织研究一阵,时间不多,也就三个月,我们会将他改进的‘符合要求’之后再还给您。只要您这边拍板,我立刻便会承认是我检索失误,为您洗清嫌疑。孰轻孰重,请诸葛先生衡量。”

说罢,司马懿将一个小小的名片,塞进了诸葛亮胸前的西装口袋里。

未完待续……

评论(1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