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假如他们都是文圈大大

PS:我终于变相的写到亮彧【伪】了,开心开心……本章有微量曹荀,预警

PPS:你亮最后要动笔了,他的中二之魂终于要爆发了233333333

(5)鱼水故事

先帝这些日子心情有些抑郁。他盯着手机,刷了好几遍自己刚发的更新,结果发现那个次次都会来长评的人依旧没来。抬脚就想去武侯祠后院,然而走了两步才想起来,荀彧此时正在他家丞相那做客,而每到此时,他花了三顾才请回的祖宗都完全懒得费功夫搭理他。

是的,你没看错,汉昭烈帝确实正披着马甲在地府三国论坛里写文。

其实说起这事儿来,也是个巧合。

这几年来,也不知怎么了,阳间为历史人物“拨乱反正”盛行,被罗贯中吹了几百年的季汉因为其拥刘反曹的倾向自然不能幸免。其实,吹鼓吹鼓“拥曹反刘”先帝也无所谓,管他呢。但当看到一架一架以“将诸葛亮拉下神坛”、“一代奸相诸葛亮”、为题的所谓正史新小说开始占尽风头,鞭过督邮暴脾气的先帝终于憋不住了。

借着一次和隔壁老曹喝酒喝多了,先帝那是好一顿吐槽啊。关于这点,也不知道隔壁老曹是不是憋着坏水,跟先帝介绍道,有一个叫做三国论坛的地方,你可以自己写篇体现真实的小说发上去。既然那些人用小说吸人眼球,你就用小说回敬过去,这个叫做以毒攻毒。

先帝听着心里有点心动,但还是目光防备的看着笑眯眯往酒里扔梅子的老曹,说我不像你,从来没干过著书立说的事儿。

隔壁老曹不以为然,反驳道:“玄德公,你这个就不懂了。写小说就是说故事嘛,讲故事你总会吧?而且你连编故事都不用,就把你和你家丞相以前的事儿写出来就行。我们俩的关系,我能坑你吗?”

对于老曹的说辞,玄德公表示深切怀疑。然而,玄德公终于没有抵抗住老曹的诱惑,点开了三国论坛。

三国论坛是个经营得十分完备有条理的大论坛,里面除了公共的水区提问区以及论坛管理区之外,是赫赫然三个大板块——魏晋、季汉、东吴。每个版块之下还有小版块可供筛选,如正史、同人、耽美、科普等等;而在各小版块中,还有数不清的小标签……

先帝表示有些尴尬。果然是有了代沟?尤其是耽美板块中,每一篇文前面都像黑话暗号一样,一串一串神奇的名字组合,有时他需要愣很久才能反应过来那重组的双人名到底说的是谁和谁。真的挺难懂的。

先帝是个行动派,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以后慢慢搞懂不迟,他现在还是发文最重要。所以便没有带任何tag,直接申请了个账号,开始一点一点的更起来。

说起来,申请账号的时候还出了个小插曲。页面上第一栏是“姓名”,先帝眼睛一花,误以为需要实名认证,于是便打上了【刘备】二字,不想填写完毕,按下最终确定,他的用户昵称居然就真的是【刘备】。

这种特殊姓名居然不用审核,可以直接过的吗?先帝心里满满的都是问号。但既成事实,刘备就刘备吧,先帝也懒得再去改名字,把之前在文稿上写好的小说第一章发了上去。

先帝写的小说标题借用了一句后世阳间的诗句,叫“鱼到南阳终得水”,走的是正史向。而且由于先帝这格外显眼特殊的用户名,还吸引了一小批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纷纷膜拜大佬,如此神号是如何申请来的,嘻嘻哈哈的问他是不是在玩语c。

可由于先帝的文基本没有标签,日常来看的人便少,那些一开始被“神号”吸引来的吃瓜群众,也因为先帝略显朴素的文笔而走了一批。

而俗话说得好,最终留下来的都是真爱粉。即便每次更新,不会有几个赞和评论,有一个账号名为“曾许微臣水共鱼”的人却没有一次会缺席。而且每当先帝更新,他都会在三小时之内送上一段长评,这让先帝振奋不已。

那人说话谦逊,看起来对于季汉正史了解得不算太深入,但确实是季汉真爱,每一次的回复都很对先帝脾气。而且他的名字总让先帝觉得与自己的文名有一种蜜汁对仗感,更刷到了先帝的好感。有时看着文下冷冷清清的评论回复,先帝都觉得,完全是因为那个人从不缺席的长评,才抹杀了他无数次弃坑的意图,让他一更一更坚持了下来。

文更得长了,又是全然的正史背景,里面感情真挚,总算多年媳妇熬成婆,读者也渐渐积累了起来。只是最近越来越多的人或私信或评论,问先帝为什么不打上“玄亮”的标签,这文更下去,很可能成为我大玄亮圈的镇圈之作啊——虽然太清水了点。

为此,先帝还特别去查了一下,最终在同人、耽美的板块中找到了“玄亮”一标。先帝公开回复,表示自己写的是正史小说,并非同人再创作,上奏驳回,不予准奏。

想着想着,先帝又拿出了手机,打开论坛刷新了三遍——依旧没看见那已迟到了三个多小时的回复。

 

(6)邪教之约

这壁厢,于武侯祠后院,诸葛亮与荀彧的一场黑白鏖战在经历了两个时辰之后终于告终。由于诸葛亮于这两个时辰中明显的频繁走神,竟破天荒的以五子半的成绩落败。

能让卧龙先生败得如此惨烈,纵是翩翩君子也禁不住精神高涨,不顾整整两个时辰的高度用脑,扫了棋盘唤诸葛亮再来一局。

诸葛亮感到贴身放着的手机又隔着衣服震了一震,把白羽扇往棋盘上一盖,将手机取出反扣在桌案上,抱膝而坐,慢悠悠的喝了口茶,道:“文若今日不回去?”

“怎么?不会是孔明输不起便要送客吧。”荀彧眉梢一挑,也说得不紧不慢。

诸葛亮没答话,依旧自顾自喝茶,眼睛却在荀彧身上扫啊扫的,仿佛什么秘密都要给他扫出来,让人格外坐立难安。

荀彧叹了口气,道:“他来了颍川。等他走了我再回去。”

诸葛亮自没了托国之重,兴复之任,一日较一日的爱使坏,看热闹不嫌事大。他眯着一双长长的凤目戏谑道:“定是来找你的吧……”

荀彧笑笑,道:“他来找奉孝。”

诸葛亮不以为然,正巧此时,子安走了进来,在诸葛亮身边一通耳语。待子安不时出去拉上门,诸葛亮忍不住笑道:“说曹操曹操到,还说不是寻你,前院说,某一人这么大晚上的,刚到昭烈庙,被主公迎进去吃茶了。”

“那自是来与玄德公相会的。”荀彧道,不去看诸葛亮坏笑。

“半月前,主公才与他喝过酒。”诸葛亮立即否定了荀彧的推论。他转眼见荀彧面色不好,也不再与他说笑,道:“你不愿见,我自不会让他知道你正在这里。”话毕,便起身要去前院。荀彧知道诸葛亮是要去与刘备打招呼串供,拱手称谢。

“你我之间,何必客套。”诸葛亮弯腰拿起桌上的羽扇,转身离去——把手机留在了远处。

荀彧来过武侯祠多次,诸葛亮不在,他也不见外,取了诸葛亮书架上的一卷琴谱下来看。

忽然,被遗忘的桌上的手机呜呜呜地疯狂震动起来,半天不停。荀彧担心莫不是什么要紧的消息,便将手机拿起,翻过来去看屏幕,想着若是什么人来信,得像个方法让人给孔明送去。

谁知,连连闪光的屏幕上,并没有紧急讯息,弹出的只是一个三国论坛的更新提醒——就在刚刚,原创文《鱼到南阳终得水》的楼主【刘备】艾特了你。

三国论坛,荀彧不能再熟悉,因为论坛的三大管理员之一,便是他自己。当初丕植两位公子要在论坛上发文写诗,不幸得知他们老爹有意向要挂职论坛管理员——毕竟人家也是喜欢在文楼里时不时发诗的男人。曹丕坚决拒绝,跟荀彧声泪俱下表示如果老爹当了论坛管理员,自己在上面发文一定会被怼死,请荀彧一定要先拿下这个位置。

荀彧心中无奈,想这孩子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被害妄想症……不过也怪可怜的,从小就爹不疼娘不爱,有阴影了,于是便干起了这个活儿。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孔明也是混论坛的人物,居然瞒得这么死……荀彧忽然联想到那个本不该过审的【刘备】用户名,还有这如此兴师动众的更新提醒,以及今日下棋频频心不在焉的诸葛孔明,荀彧他好像突然知道论坛的另一个管理员【汉室天下】以及现在这个被艾特的小号【曾许微臣水共鱼】是谁了。

荀彧脑中是方才诸葛亮调笑自己的满脸坏笑,好整以暇将手机放回原处,一边记着手中琴谱,一边等诸葛亮归来。

诸葛亮在前院没有待多久,他刚刚推门而入,便见曾经曹丕笔下冰清玉洁的敬侯胸有成竹地散发着强大的气场看着他,仿佛刚刚挖好了一个坑,正等着他跳。此时,诸葛亮感受到当初荀彧在后方镇守,孤身退敌之时大概是什么样一种风采了——王佐之才,确实很王佐。

“方才孔明手机响了,彧以为有要事,正要给孔明送去……”荀彧说到这,顿了一顿。仿佛为了印证荀彧的话,此时手机又呜呜呜震了两下。

诸葛亮何等聪明的人,为人不能不打自招,但也不用非要见到黄河才死心。“你知道了?”他道。

“那个【汉室天下】,是你吧……”

听到一口报出自己论坛中的大号,诸葛亮心中一怔,纵使荀彧看了自己的手机,上面显示被艾特的号,也只是小号之一【曾许微臣水共鱼】,莫非……

“原来你就是管理员【谦退之节】。”诸葛亮道。

荀彧没想到居然这么快,诸葛亮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份,果然洞察到让人害怕,但他也只是一惊——话都说了,原本便不指望能瞒住诸葛亮多久。

“如果孔明不想叫玄德公知道的话,便与彧定一约,只要做到了,彧发誓,必当守口如瓶。”荀彧有条不紊地笑道。

看,果然挖了坑等我跳呢……诸葛亮心道,果然这个拿人玩笑的习惯很危险。

“孔明既也是文坛中人,不如也写出一篇以季汉历史为基础的小说,长短自便,但须发表,且不能让任何人看出是你所作。”

“请令君命题。”诸葛亮道。

“题目不重要,但孔明你必须是小说的大反派,不许架空,不能落俗套用旧梗,不许用特别设定——最近听说阳间‘一代奸相诸葛亮’很红啊。”荀彧笑道。

“哈哈哈哈。”诸葛亮大笑道:“都说荀令乃翩翩君子,何时也变得如此狡黠?”

“跟你学的啊。”荀彧亦笑道。

未完待续……

评论(83)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