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舜华

爱中土,爱大王领主和密林
爱三国,爱丞相主公和季汉相府
爱漫威,爱锤基盾冬和贾尼
爱神夏,爱福华(华福)和麦雷
一脚tardis,一脚death star,又看PN小白领,又看机器宝宝夕阳红,
同好的小伙伴们记得找我玩啊!

【维亮AU】荆棘王冠

特勤司行动处处长姜X吸血鬼侯爵亮

棺材打开的那一刻,姜维才意识到,他面前的是那个五十年前恶贯满盈的吸血鬼侯爵诸葛亮。

PS:不得了啦!!!!!丞相强行脑x甜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1)

姜维笔直的站立着,他手心层层渗出汗水,让银剑的握柄湿滑难持。他的两耳嗡嗡作响,看见桌前曹真与诸葛亮的嘴一张一合,却听不进究竟说了什么。

除去最初的恐吓与刑罚,现在讯问室中的谈话已经变为了参谋会议。一个小时零七分钟,他们的说到建兴计划,说到从未在网络报纸上的严控事件,说到一年中十二个月圆之夜的宵禁。在这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姜维听到的机密,比他从前在军中几万人加起来知晓的还要多得多。

没有一件是他该知道的,他也不愿意去听。

这里坐着的那个恶魔,是他的杀父仇人,是他的种族险些毁灭了整个国家。而现在,他却坐在国家的的政治中心,用他那苍白的面容,毒蛇信子般的舌头试图指使着这个囚禁着他的国家向前退后。

姜维看出来,将军们并非在利用他,他们是离不开他。

无论这个吸血鬼的意见究竟如何,无论他到底能做到什么,无论他顺从的知无不言能给国家带来多少便利,姜维都不在乎。

只是因为这只该堕入地狱被烈火吞噬的恶魔没有资格。

 

(12)

啪!

曹真猛然暴起,他两手用力地拍在桌上,他身体前倾,居高临下把吸血鬼笼罩在他灯下的阴影之中。旁边司马懿侧头看了一眼,却还是抱着胳膊,保持了他这一个小时中一贯的举动——一言不发。

诸葛亮随着曹真的动作不受控制地后仰——两侧守卫在将军站起的一刹那便拉紧了手中银链。诸葛亮痛苦地闷哼一声,脖颈被守卫的银棍扼住,皮肤的烧灼声随之而起。银棍压得太紧,让身体甚至来不及愈合,白森森的锁骨最终暴露在外。

屋中是除了呼吸声,在没有任何动静。

终于,曹真挥了挥手。守卫应之而退,愤怒的男人仿佛失去了力气,他重新坐回椅中,疲惫地用手指压住太阳穴。

“你说的最好是对的,别用你的迷魂法玩弄别人的脑子。”曹真眼睁睁看见吸血鬼颈项上破败的伤口如被施了魔法般迅速恢复如常,洁白得如同冬天冰冷的雪。

他们保持着这只始祖吸血鬼的饥饿,从不给他吸食血液,榨取他的精神智谋,将毒药一次次注入他的身体,但为何始终耗不尽他这该死的,比野草还坚韧茂盛的生命力。与他们相比,人类不足百年的生命,脆弱得像朵温室中的花。

上天如何不公!比起羡慕,曹真心中的是嫉妒和愤恨。

“我身陷囹圄,没有必要自寻苦处。况且将军应该知道,我如今的身体,也再无法进行心灵控制。”吸血鬼从疼痛中沉重的喘息中渐渐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自嘲地轻笑。

“你最好清楚。”曹真依旧压着太阳穴没有抬头。

“曹将军。”诸葛亮低沉的嗓音又一次呼唤曹真的名字,这不容忽视的声音让曹真的本能忍不住抬头。“上回亮予曹将军去医疗处的建议,将军可还记得?”

 

(13)

曹真听见,却恍如不知。他站起身来,司马懿也随在他身后。曹真看向赵云,道:“今日辛苦子龙了。这个小子……”他抬抬下巴,点向尚手执长剑的姜维,“给他洗脑。”

姜维大惊,尚在诧异之间,手中的长剑已被守卫收去。他条件反射地想要反抗,但作为军人,服从是他的天命。

手臂被门外进来的两名军士按住,他不知所措,如不会水的人陡然掉进波涛汹涌的大江。姜维只本能地把目光投向这里他唯一能够信任,或是说还尚自信任的人。

赵云也大吃一惊。他年纪已长,但跨出一步,拦在姜维侧前方,却硬是震慑得军士不敢举动。

“曹将军,伯约才调进行动处,我有意,以后便让他顶替上北伐计划,今日事发突然,才叫伯约陪着。”赵云想了想,又补充道:“以后总还要接触,之前的保密训诫我回去亲自来做,这洗脑终是对人不好,还是莫要做了。”

“如果他真如你所说是个好小子,那就该知道服从命令,效忠国家,不该听到的就该永远从脑子里挖出去。”曹真拍了拍赵云的肩膀,“这里,我才是主帅。”

 

(14)

审讯室中,姜维在头上被套上那个黑色的布袋之前,他转身,瞳孔中印进的最后一张景象,是诸葛亮那双如血一样猩红的眼睛。

 

(15)

姜维头痛欲裂,他挣扎着翻动身体,然后咚地一声闷响,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他好像做了一个噩梦,却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昨日,他收到了特勤司行动处的调令,而这里,正是分配给他的那间全新的公寓。遮光的窗帘紧紧闭合,叫人分不清时间,屋子在中央系统的暖气中让人昏沉。

兴许是昨日太累了。

后脑仍在隐隐作痛,姜维抬手,去摸床头的台灯。

“哒”地一声轻响,便在灯泡亮起的一刹那,姜维只觉太阳穴被一根钻头钉了进去,他痛得难以站立,抱着脑袋蜷缩在地。他睁开眼睛,却看不见手下抵着的木质地板,只有一双血红的如地狱火燃烧烤炙般的眼睛。

“姜伯约……”

一个低沉的声音幽幽在耳边响起,一遍又一遍,越来越响,震得他薄薄的耳鼓几近破裂。

那双眼睛,那双可怕的,恶魔般的眼睛,硬生生砸碎他的头颅,把自己刻在了他大脑的最深处。

吸血鬼……

不知为什么,但姜维就是念着这个名字,喃喃地,没有原因。

那个声音叫着他的名字,越来越响。他想堵住耳朵,却于事无补;他想躲避那双眼睛,却无处可藏。

啊!

后脑又是一阵剧痛,无数陌生的影像片段直接冲进了他的脑海。曹真、司马懿、银剑、审讯室、洗脑、黑布袋……

姜维匍匐着。他挣扎着,爬向窗边,他如同将要溺死之人抓住了唯一一根树干,扯住窗帘,猛地一拉——

太阳直射而入,整间卧室都暴露在日光之下。

魔鬼附身般缠绕的血目和声音与脑中的疼痛一起,如秋日落叶,随风而逝,让方才的一切不知是真是幻。

原来天已经大亮了。

 

(16)

正式任职特勤司的第一天,姜维便迟到了。

费祎端详着姜维两个浓重的黑眼圈也眼中重重的血丝,啧啧摇头,道:“一夜风流,还是要注意身体啊……”

司马昭不知何时来的,正趴在桌上睡觉,对谁来了谁没来,一点也没反应。

钟会从实验室里探出头,看了姜维半晌,不置可否,给他桌上扔了一板苏打片,又缩了回去。

倒是蒋琬从二楼办公室下来,很是关心的迎向姜维。

姜维仍显得精神恍惚,他颇含歉意道:“司长,是我的错,第一天就……”

“哦,没关系,刚来总有点不适应,还是身体最重要。”蒋琬微笑道,“别理文伟胡说八道,他就是嘴里欠,人还是不错的。”

“今天还好吗?不行的话,司里目前也没什么要事,可以再回去歇息半天。”蒋琬道。

“不用,我没事。”姜维看向蒋琬,而目光触及蒋琬的眼睛之时,后脑又开始隐痛,猩红的血目再次浮现。

“姜伯约……”

他能感到那个声音并没有完全消失。

正在这时,姜维桌上的内线电话响了起来。

 

(17)

“喂,我是特勤司行动处姜维。”

“赵将军……”

“是。”

“马上就到。”

 

(18)

打来电话的是赵云,他叫姜维去他的办公室,分派机密任务给姜维的行动处。

国家一直囚着五十年前大动乱中的吸血鬼侯爵。始祖吸血鬼无法杀死,政府便将之控制囚禁。

赵云如同昨日不存在,向姜维如是解释。

国家北面的森林中,传闻时隔五十年,再次出现了类似吸血鬼的踪迹,有多个窝点,并打出了当初吸血鬼侯爵诸葛亮的大旗。

姜维的任务,便是带领行动处,以吸血鬼侯爵为诱饵,彻底剿灭这一只北方的吸血鬼族群。

这是北方剿灭计划的第一战,统称“北伐计划”。

此事为最高机密,除特勤司之外,不能再有一人知晓,否则,军法从事。

 

(19)

再次来到那间如水泥砌成的巨大棺椁的基地,是在白天。

姜维提前了半小时,他手握银质长剑,在守卫将吸血鬼带入审讯室后屏退了众人。

审讯室绝对秘密,没有任何电子设备,更没有设置闭路监控——传说五十年前,吸血鬼侯爵极度精通电子科技,其发明使用的设备比人类最精锐的科技还要提前至少十年——谁也不敢擅自留任何电子线路在囚室之中为之能伺机利用,即便他被全然掌控,重重禁锢,又虚弱无比。

厚重的银链铃叮响动,没等吸血鬼坐下,姜维便猛地用军中的擒拿手法把吸血鬼按至墙角。银白的锋刃抵在诸葛亮的颈项,剑刃所碰之处,伤口立时绽现,长长的一条,鲜血滴滴落下在如白瓷的冰冷皮肤之上。

“告诉我!吸血鬼!”姜维加大了手上的力道,鲜血愈加淋漓,“你到底在我的脑子里干了什么!”

未完待续……

宝宝们求评论嘛~有了评论才有更文的动力嘛~

评论(28)

热度(80)